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一章 可愿随某赴黄泉! 求收藏

第十一章 可愿随某赴黄泉! 求收藏

    求推荐、求收藏

    ......

    宝刀挥下,血光闪过,锋利的刀刃斩破了皮甲,切入了身体,斩断了肌肉骨骼,一名身形不亚于陈德兴的红袄甲士惨叫着倒了下去。

    头盔之下,是一张年轻的面孔,痛苦的拧成了一团。

    “娘亲,救救俺,娘亲,俺疼啊……”

    又杀了一个人……是汉人!陈德兴的钢牙几乎都要咬断了。在后世也算熟读史料的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宋蒙之战竟然是一场汉人杀汉人的战争,是蒙古强盗驱使北地汉儿同南方的汉人同胞自相厮杀!

    今日一战,战场之上已经血流成河,可是却没有一滴是蒙古人的……华夏民族的悲剧,莫过于此!

    “举刀……砍!”战场之上的陈德兴根本顾不得去思考这场民族悲剧的成因,只是大喊着举刀劈砍——战阵之上的刀法非常简单,就是举刀挥砍,近两百把乃至上千把环首大刀,同时举起然后重重砍向敌人……同时也是同胞的头颅!

    而在陈德兴的对面,同时也有无数把大刀劈砍而下!

    “举枪……刺!”

    “张弓……发!”

    同一时空,刘和尚和高大两人也在大呼酣战。指挥着长枪手和弓弩手拼死作战……他们背后就是护城河,没有退路,只能死战,直到战死!

    当当当当……

    鸣金之声响起,红袄甲士们闻金而退,留下了一地尸体和被鲜血染红的地面。

    且活着……陈德兴已经战得浑身是血,拄着大刀立在那里大口喘着粗气,吸进嘴里的都是浓浓的血腥味道。

    “儿郎们,尚能战否?”陈德兴知道红袄甲士很快就会再次进攻,于是抓紧时间鼓舞士气。他用目光左右一扫,发现自己身边还能站着的战士已经不足千人,前排的士卒都已经成了血人!

    “能战!”

    众口一词!现在已经没有不战的可能了……

    “可愿随某赴黄泉?”陈德兴又一声大吼。他不认为自己能逃过此劫了,因为他发现又有一个红袄甲士的大阵朝自己这边靠了过来!敌人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了4000,而自己这边,兵不满千,后无退路。已然是必死!

    “愿随承信赴黄泉!”

    众人依旧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在他们面前只有一条通向黄泉的血路!

    “愿随承信赴黄泉!”悲壮的吼声,再一次响彻战场!

    “可愿随某赴黄泉……”红袄甲士的战阵之后,益都李家三郡主李翠仙低声重复着陈德兴的话,尔后轻轻头,“不想南朝竟有此壮士!”

    在他身旁,已经骑在马鞍上的李雄冷冷一笑,“南朝甚时候缺过壮士?岳武穆、毕再遇、孟珙、余玠……谁人不是英雄,就连老恩主昔日也在南朝为将。只是南朝的官家只知道有文章,何时爱惜这等赳赳武夫了?”

    李翠仙低声一叹,头:“此等壮士若能在吾李家帐下就好了!四哥儿,莫如让吾去降他吧。”

    ……

    战场之上,两个红袄甲士的大阵已经靠在了一起,刀枪林立,旗幡招展,杀气冲天。陈德兴深吸了口气,紧握着手中的大刀,只是等待着死神的逼近。

    就在此时,数十红袄骑士从红袄甲兵的方阵后面绕了出来,他们大部分人手中都持着蒙古式样的弯刀,还有一人举着面绣着黑色李字的红旗,当先两人却没有手持武器而且甲胄特别精美,多半是这支红袄军的主将。

    他们想干什么?想见识一下将要被杀死的敌人么?陈德兴紧紧咬着牙关,将弓箭拿在了手中,只等对方靠近些就射上一箭。

    只可惜这一行人到了陈德兴面前百步开外就不再向前,不等陈德兴张弓搭箭,一众骑士将原本走在当先的两人围在了中间。

    陈德兴凝神注视着那两人的面容,其中一人相貌普通,脸上似乎挂着微笑,看上去不是个商人便是个官吏。而另一人长得……很俏。柳眉飞扬,肌肤赛雪,双眸明丽,红唇动人。很美,很惊艳——有伪娘的意思。这年头连伪娘都上了战场,还真是个末世啊!

    这时伪娘突然开口话,声音尖细,有娘娘腔,“某乃大蒙古益都行省相公三郎李催,奉诸翼蒙古都元帅钧命,前来降尔等,尔等可愿归顺大蒙古,为大汗南征前驱么?”

    ‘还是个汉奸伪娘!’陈德兴眉头微皱,‘真不知道这些北地汉侯都吃错什么药?竟然都甘心为虎作伥!我若是投降了他们,来日怕也要拿刀子去杀汉人的妇孺,这样做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大不了就是一死……又不是没有死过!’

    想到这里,陈德兴突然狂笑起来,“真是笑煞人也!尔等堂堂汉人,认贼作父,助纣为虐,屠戮同族,还不知羞耻,竟厚颜无耻来我大宋官军,真以为我汉家儿男斩不了你个不男不女的人妖吗?”

    ‘人,人……妖?’自称李催的正是益都行省相公李璮三女李翠仙,听到“人妖”这个词儿,她的秀眉一蹙,瞪了浑身上下都是血迹,面目倒颇俊俏的陈德兴一眼。

    “尔是何人?”李翠仙问。

    “吾乃大宋承信郎、武锐军训练官,安丰陈德兴是也!人妖,可敢于某一战?”

    “哈哈哈,尔要和某交战?某可是千金之躯,怎会和尔匹夫相斗?不过某见尔也是一条好汉,不如投我大蒙古,定比尔在残宋更易出人头地。”

    这时陈德兴已经在脑海中找到了李璮的资料(当然是今生的记忆),于是大声喝道:“人妖听好了,乃父李璮,据齐鲁之地,掌户口百万,拥兵甲十万,大好基业在手,却不思行英雄之事,建王霸之业,反助纣为虐,甘为北虏走卒,将来必遗臭万年!某堂堂男儿,岂可为汉奸走卒?”

    这位陈德兴在后世大是一党员干部,除了海员业务之外就是善于讲大道理——哪回组织学习,他都是能出一番漂亮话的,这个本事现在倒是有用武之地了!

    “汉……奸?”李翠仙听了陈德兴的高论又是一怔,拧眉看了他一会儿,眼神中更多了几分欣赏。不过仍然放沉声音道,“大蒙古于我李家有再造之恩,而残宋于我有血海之仇!恩将仇报,岂是大丈夫所为?”

    完这番话,李翠仙也不等陈德兴回话,拎下缰绳,调转马头便带着亲卫骑兵离开了两军阵前。

    “四哥儿,先不要打,这帮南蛮子狗急跳墙了,困兽之斗总是最难缠的,而且南蛮子的城楼上毫无动静,恐是埋伏了强弓硬弩,还是等等看吧。”到了阵后,李翠仙拉住战马,突然回头对义兄李雄道。

    “三郡主,蒙古人那里……”

    李翠仙一摆手,冷冷道:“击破宋军战阵的功劳还不够么?也柳干就是败了也没甚好,就是把官司打到大汗那里也是俺们占理!”

    “呜……”

    低沉的号角声突然从远方传来,李翠仙和李雄同时往后望去,就看见蒙古中军的那面九游白纛,正在快速的向前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