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三章 换命 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三章 换命 求收藏,求推荐

    罗罗要冲新书榜啦,拜求推荐票,大大们拉一把罗罗,拜求了!

    ......

    “相公,真到那一刻,就怕全军大溃啊……”

    廖莹中四下看看,发现这高台上面现在只剩下贾似道和几个心腹幕僚,才压低声音出自己心中的担忧。

    贾似道又瞧瞧布衣璞头的梁崇儒,这位扬州名士也没了士子风流,脸色煞白,如果仔细瞧一下,还能发现这位的腿肚子都有些打颤了!

    贾似道冷哼一声:“有甚好怕的?现在是背城列阵,只消过了保障河就逃得性命了!要是连这都做不到,死了也是活该……大不了再行招募,反正大宋有的是衣食无靠的苦汉子,还怕没有兵吗?”

    奸臣就是奸臣,死多少兵他是不在乎的!蒙古人在两淮杀掠了多少百姓他同样不放在心上。唯一让他上心的就是能斩下多少颗蒙古头颅。

    贾似道竖起一根手指,仿佛是自言自语地道:“不用多,只要斩了一千个北虏,今日一役就算大胜,两淮之危也必能缓解,到时自可移师京湖、四川……现在就看李祥甫的本领了!”

    ……

    “退到水中?这是甚意思?”名叫陆虎的恶汉子有些不明白陈德兴的意思,大声地问,“莫不是投水寻短见吧?俺可宁愿死在岸上也不当这个水鬼。”

    王虎、王威也是摇头,两人是山西人,都是旱鸭子,真要下了水,也得当水鬼!

    “俺看承信的法子不错,扬州保障河的深浅俺最清楚不过,俺们背后这段坡度深缓,现在又是天旱,入水七八步才到人腰这里。”

    高大是渔霸,自然知道扬州附近水系的情况。扬州城西的保障河是隋唐时候开挖的护城河,到现在已经好几百年,已经逐渐变成了扬州天然水系的一部分,不再是原来的人工河道了——事实上,这段护城河到后来还会变成扬州最有名的景观瘦西湖。

    陈德兴头,“到了水里至少能借着水势挡住蒙古骑兵的冲撞……若是远远的拿弓弩对射,俺们可不害怕,大不了以命换命!”

    卢大安咬咬牙,“对,大不了以命换命……直娘贼,打了半辈子的北虏,就没和真鞑子堂堂正正战过一场!甚蒙古铁骑,都是没卵子的缩货,就知道驱使北地汉儿送死,等俺们力气耗尽再使铁马践踏!每回都是一个路数……可上面的大官偏偏拿不出个对应的法子,真不知道那么多书读了有个鸟用?”

    陈德兴一拍巴掌,“是这么个理!俺们这里有千余弟兄,若是能一命换一命,杀掉一千个鞑子,死了也值!”

    “对,死了也值!”

    众人纷纷附和,算是一致通过。陈德兴沉吟着又道:“既然俺们还要和鞑子打,那么就该把队伍整理一下……将这千人暂且编个将,俺和程承节当正将、副将,高兄弟、陆兄弟、二位王兄弟和俺的亲随刘和尚各领一部。”

    一千人的队伍,若是毫无组织,就是乌合之众。这样的道理大家都清楚,对于陈德兴的安排也无异议。反正怎么安排都是临时的,等打完仗怎么样,还得听上边儿的。

    陈德兴看到大家都支持自己,也暂且松了口气,能将这千人的队伍掌握住,并且重新编成一将(宋军的作战单位),自己在这个尸山血海的沙场上就多了几分活命的机会!至于今后怎么样……现在哪里有功夫去想?

    就在这时,沉闷的号角声再次响起,然后便是鬼哭狼嚎一样的叫喊,那是蒙古骑兵进攻前的号令……

    ……

    “也柳干还是沉不住气啊!”

    李翠仙这时站立在了马背上,伸长头颈在张望蒙古骑兵所在的战场。

    “哼,这厮甚时候看得起汉人?”一旁,一直以笑颜示人的李雄以同样的姿势站在马背上,面孔上浮现出的却是冷笑。

    “看得起看不起有什么打紧?南边不还看不起武人?那些宋军兵将不照样拼了性命在和俺们打?”李翠仙顿了下,拧眉道,“就不晓得那些南蛮子能用几条性命换一条蒙古性命了?”

    “三比一也是赚的,全天下的蒙古人才多少?全天下的汉人又有多少?”

    李翠仙轻轻一叹,回头看着李雄,“城里的内应可联系上了?”

    “已经联络上了。”

    “好的,安排一下,我过两天进城去。”

    “进城……三郡主,这扬州要是被围了,想要进出可就不易了。”

    李翠仙轻哼一声:“能围上就见鬼了……也柳干手上才多少蒙古人?禁得起死?要想图南宋,靠蒙古人来拼命可是不成的,最后还得靠我们汉人帮着打!”

    ……

    也柳干此刻也站上了马背,观望着眼前宋军的战阵——就是两淮安抚司下亲劲簇帐军的战阵,从那些士卒的衣甲旗帜来看,到是颇为精新,比在前面的两淮诸军要强不少,只是他们的阵形就散乱的不成样子,显然是些初上战场的样子货!不定还是从临安开来的殿前军……李家打听到的两淮宋军军号中就有殿前军的名目。

    和南宋打生打死几十年的也柳干对宋军各部的强弱弊病,甚至比临安的那位大宋官家更清楚。两淮宋军人最多;京湖宋军兵最强;四川宋军最不听话;而大宋官家的殿前军(殿前马步军)则是上了战场脚发软,除了样子好看之外没有一用处,根本不能和大汗的怯薛军相比。

    也柳干环视周遭战场,宋军精心布置的战线已经被斩成两段,先前连番苦战的武锐军三阵已经完全崩溃,剩余的宋军也在蒙古汉军的压制下节节后退似乎也将要崩溃。整个战场之上的宋军,只剩下贾似道中军的这几千战士还没有投入战斗。只是这些未战已怯的宋军步卒,又怎么是自幼长于马背的蒙古健儿的敌手?在他看来,只消用两千蒙古铁骑一阵践踏,贾似道的中军就会蚁溃星散,然后扬州城外的宋军便会总崩溃,最后能逃进城的多就是十之一二,根本阻挡不住蒙古大军的兵锋。

    到时候只要驱使汉军去攻城,最多死伤万儿八千的汉儿,扬州城和两淮之地就都是大蒙古的地盘了!

    这番思量,早在今日上阵之前,就已经反复在他心头滚过,他甚至都已经能看见那一幅幅蒙古铁骑在汉人的城池中烧杀,将汉家精壮掠为奴隶,将汉家美妇占为已有,将汉家的幼儿用矛尖戳死取乐的画面!

    “元帅,各部已经列好阵势了,是不是要先遣人下马步射?”左右已经有蒙古将官前来请示。

    “不必,南蛮子的弓弩可不弱,可不能用俺们蒙古健儿去和南蛮贱种换命。”也柳干抬起马鞭一指前方混乱中的宋军,笑道,“南蛮子已经乱了,只消一阵铁骑践踏,此番就可大获全胜,令各千人队轮番冲击!把南蛮子都驱到护城河中去溺死!”

    这一次随也柳干南下的蒙古骑兵一共只有八个千人队,区区八千之众。这是用来震慑蒙古汉军和在野战中给予宋军致命一击的,可不是拿来同宋军打消耗战的……如果摆开来拼射箭,蒙古角弓可比不上宋国的神臂弓,哪怕是一比二、一比三的换命也是个亏老本的买卖。宋国的人口有数千万上万万,蒙古健儿才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