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四章 扮猪吃老虎 求票票了

第十四章 扮猪吃老虎 求票票了

    罗罗的读者大大们,还能支持几张票票吗?

    ......

    “呜……”

    蒙古的军号突然发出了最大的鸣响,紧接着马蹄践踏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蒙古人的总攻开始了!陈德兴昂首望去,就看见无数黑色尖盔在临近正午的阳光底下起伏波动,汇成了一股洪流猛地向队形有些散乱的宋军扑去!马蹄践踏着地面,发出了隆隆的轰响,好似山洪暴发,雪山崩裂一般。

    ‘开始了么?’陈德兴的瞳孔微微缩紧,心跳猛然加速!不过是一个蒙古千人队的冲锋就有如此气势,若是这些蒙古人冲击的目标是自己,自己麾下的这千人,还能有勇气拿起刀枪么?贾似道的中军,可千万别溃于一旦啊!

    “儿郎们!结阵,举枪!”

    同一时刻,已经披上重甲的李庭芝抽出了三尺青锋,呐喊着下达军令。

    “破虏!”

    方才还好像乱成一团的亲劲簇帐军军士,在这一刻突然齐声呐喊起来,似乎被战神附了身体,哪里还有丝毫慌乱?原本散乱的阵型在一眨眼的功夫后便凝聚成了钢铁丛林一般的坚阵,无数把银枪从大阵前排伸出,在阳光底下泛出了阵阵寒芒!

    “张弓……发!”

    银枪之后,还有力弓!无数张强弓同时张开,“绷”的一阵响动,羽箭好似飞蝗一样划空而去直奔那个正在极速冲击的蒙古千人队!

    从李庭芝下令,到五千亲劲簇帐军结阵举枪射出第一波羽箭,只是眨眼的功夫,已经发起冲击的蒙古人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他们的战马的马速已经冲开了,而且还是列阵冲击,上千人的马队组成了个锋矢的形状,准备将“混乱”中的宋军大队刺个对穿,用马蹄将挡在他们面前的汉家儿郎踩成肉泥。谁知道原本瑟瑟发抖的猎物突然间变得牙尖爪利,还射出了密如飞蝗的箭簇。到了此时,这些蒙古铁骑就是想调转马头逃跑也做不到了……这不是一人一骑,而是上千骑同时冲锋,怎么可能调头就调头?

    “这是个圈套?”

    “上当了,该死的蛮子!”

    正在观战的陈德兴和也柳干同时喊了起来,不过语气却截然不同,陈德兴是喜出望外,而也柳干则是怒不可遏——这些南蛮汉儿竟然用奸计耍弄了蒙古勇士,实在是不可原谅!

    “待破了扬州,定杀个鸡犬不留!”也柳干咬着牙怒吼。他这是要替手下战死的蒙古人报仇——汉军死多少他是不心疼的,反正汉儿多得是。可是蒙古人却死不起!他麾下的蒙古精锐不过八千,死上一个都心痛。

    而且这一回要死掉的绝对不是一个两个,起码成百上千!

    锋利的羽箭纷纷穿透了蒙古骑兵身上厚厚的皮甲,不过翻身落马的却没有几个!蒙古人的皮甲可不比蒙古汉军,都是由西域和汉地北方的良将精心打造,选料也是最上乘的,而且皮甲之内还有用丝状铁线编成的锁子甲,锁子甲内还有厚厚的丝绸内衣,形成了多重复合防护。即便是宋军的羽箭能将之穿透,弓力也已经消耗殆尽,很难对甲胄之内的躯体造成致命损伤了。当然,如果换成陈德兴这样的变态肌肉男用一石的力弓来射的话,效果肯定要好很多,但是变态总归是少数……

    “举枪,刺!”

    宋军的一线军官们再次下达命令,一杆杆长枪猛然向前刺出,发出噗噗噗的渗入的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轰轰”的撞击声——这是披着皮甲的战马撞在了宋军士兵的血肉之躯上面!巨大的冲击力,顿时就让几十个人体被撞飞起来,重重落在了密集的宋军人堆当中!

    “这是……”陈德兴猛的吸气,浑身上下就是一阵颤抖——这具躯体在被他“接管”之前,就曾被蒙古铁骑给撞飞过!那是在一场规模的前哨战中。

    “绷绷绷……”又是一阵弓弦响动,宋军的弓箭手射出了第二波羽箭!他们中间并没有神臂弓手,使得都是**斗的步弓,虽然杀伤力不及神臂弓,但是射速却快了不少,而且在近距离上的威力绝对不比神臂弓差。这一回,从马上跌落下来的蒙古人明显多了不少!

    “住了!”卢大安则是一声兴奋的大喊,“中军的军阵没有破,鞑子的第一阵要退了!”

    陈德兴举目望去,蒙古人的骑兵果然风也似的散开退去,留下了上百具倒卧的尸体,还有不少人中箭带伤而退,并没有和宋军步兵纠缠肉搏。

    ‘果然退了!’陈德兴了头,脑子里面闪出了老变态陈淮清的教导——骑兵乃是靠冲阵破敌,一冲不破,如风而散,结阵再冲!一名骑兵,连人带马怕是有千斤之重,高速奔跑下的冲力就是最强的杀手锏!至于同步兵肉搏,则是头脑发热下的骑兵才会做出的举动。

    “鞑子折了百人!”卢大安是沙场老卒,只是远远一看,便得出了结论,“还有几十个带着箭伤而退,这一阵是大捷了!”

    一千骑的冲锋,伤亡了一百几十……对于总兵力多达八千的蒙古铁骑而言根本微不足道。但是蒙古元帅也柳干的脸色却铁青似黑,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进退维谷之中。

    八千蒙古铁骑可以震慑数万蒙古汉军的原因在于蒙古铁骑的赫赫威名!如果现在选择放弃便是坠了威风,战场上可有几万汉军正在观望……要是在他们眼皮底下灰溜溜的撤退,接下去还怎么驱使这些汉儿?

    “爹爹,调益都李家的兵士去耗南蛮子的力气吧!”一个满脸都是横肉的青年策马到了也柳干身边,此子乃是也柳干的长子阿里罕,自幼便随父亲在汉地征战,自然知道要驱使汉儿在前的兵法。

    “哼,李翠仙那妖女会听你的?”也柳干冷冷道,“你没看见红袄军都不打了么?”

    阿里罕扭头往红袄军所在的地方望去,果然没有什么动静,只看见好几千红袄甲士列阵在和数量远少于他们的宋军对峙。

    “该死!”阿里罕顿时就火冒三丈,“他们在做甚,就不怕大汗降罪?”

    “他们破阵杀敌有甚罪?俺们八千铁骑踏不破几千南蛮的步卒还有脸面去大汗驾前告状?”

    “爹爹,这如何是好?”阿里罕的眉毛拧成一团,“要不让勇士们下马步射?”

    “糊涂!南蛮子的长处就是弓弩!”也柳干瞪了儿子一眼,上马冲击,下马步射本是蒙古铁骑最基本的战术,击破女真,纵横欧亚,可谓无往不利,但是对上南宋军队却不好使了。

    宋军以步兵立国三百年,早就总结出一整套以步克骑的战术战法,而且两淮子弟皆长于乱世,由他们组成的军队都是相当坚韧,只要领兵将领自己不慌乱,军心士气足够,是完全可以对抗大量骑兵冲击的。因而蒙古征伐南宋的真正杀手锏,乃是驱使北地汉儿组成的汉军,以汉制汉,但是蒙古铁骑也不能太怂了,原本然可驱使不动……

    “让右翼第二千人队冲!”也柳干咬咬牙,“让勇士们轮番冲击,无论如何都要冲垮南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