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五章 惊变又起 求收藏

第十五章 惊变又起 求收藏

    第三更来了,推荐票还有吗?

    ......

    “相公,鞑子又要冲了!您不如先入城暂避吧。”

    蒙古骑兵再次发起冲击的时候,廖莹中便脸色发白的又来劝贾似道——他是进士出身的文官,又是福建人,几时见过这等大军列阵厮杀,万骑奔腾而来的场面?

    “有甚好慌?”贾似道却是老于行伍,自然知道现在不是可以后退的时候,一摆手道,“有我在,诸军将必奋力死战,北虏骑兵亦无用武之地!”

    这次出动的蒙古铁骑依旧是千人左右,奔踏而来,如疾风骤雨。而宋军的应对也和之前一样,以弓箭射杀,用长枪拒敌。

    “大宋,万胜!”

    欢呼之声又一次响彻周遭战场,蒙古铁骑再次铩羽而归。

    “杀鞑,杀鞑,大宋万胜!”

    听着这如雷的欢呼,谁都知道宋军的士气正在提升,而蒙古汉军诸部的气势却在下降。整个战场之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一,便是宋军中军和蒙古骑兵之间的决斗!

    陈德兴的心头突然也有了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不可一世的蒙古铁骑,要在汉家的强弓利刃前折戟了!而且……这场扬州之战,显然是蒙古人将要遭遇到的一连串失败的开始。如果他没有记错历史的话,这一轮宋蒙大战,最后将以蒙古大汗蒙哥阵亡于钓鱼城和忽必烈自鄂州退兵而告终!

    ‘那是没有我参与的历史!’陈德兴望着战场之上,被蒙古铁骑再一次践踏而起的烟尘,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了脑海之中。‘现在有了我,或许历史将会不同!’

    “杀鞑,杀鞑,大宋万胜!”

    欢呼之声,震天动地。蒙古铁骑的第四个千人队又败退了下来!照旧留下了百十具倒伏的尸体……不,不全是尸体,也有尚未断气的蒙古骑士和战马,倒在地上发出一阵阵声嘶力竭的惨叫,有些人还在用蒙古话叫骂。不过一阵密集的箭雨过后,这些人和马都同时命归黄泉了。

    “南蛮可恨!”看到自己麾下的健儿被宋军弓箭射杀,也柳干的眼睛几乎冒出了火星,大声吼叫,“今日我蒙古健儿有一人战死,来日便要南蛮百倍奉还!”

    这话不是恐吓,这位蒙古统帅素来言出必行,跟随木华黎和察罕经略中原之时就杀人无数,凡是敢于据守抵抗他的城池,在城破之后往往被他纵兵屠戮一空!

    “爹爹,还要再攻么?”阿里罕同样火冒三丈,大声嚷嚷道,“下一阵让孩儿的千人队上吧!”

    也柳干眯着眼睛往前方列阵而待的大宋儿郎望去——对方显然是精锐!可以住蒙古铁骑四阵突袭的,绝不是什么大宋殿前军,而是两淮宋军中的精华。

    当然,无论什么宋军,都不可能抵挡住相同数量的蒙古铁骑!现在这一代蒙古铁骑是蒙古帝国的第二代和第三代。他们成长的时代,蒙古已经是一个横跨欧亚的大帝国,这些人自然是被他们的父辈祖辈当成武士而不是牧民养成的。无论是骑马射箭还是肉搏,都远远强过寻常的宋军将士。也就是陈德兴这样出身将门的变态杀人狂可以和蒙古勇士一对一单挑。

    “爹爹,南蛮子打不过我们的,最多再有个七八阵就能攻破那些南蛮子了,到时候蛮子就只能任由俺们的铁骑践踏了!”

    也柳干微微头,儿子的判断和自己一样。眼前的宋军虽然精锐,但毕竟是些才放下锄头没多久的农夫,不能和从在马背上苦练武艺的蒙古健儿相比——光是体力就差了一大截!只要和他们打疲劳战耗光了他们的气力,自然就任由蒙古健儿杀戮了。

    只是……这每一阵对蒙古铁骑而言就是百数以上的死伤,再攻八阵起码要损失上千的健儿,加上之前的损失,怕是要有一千八百以上的蒙古健儿折损在扬州城外了!就算屠尽了眼前的这几千南蛮也抵不过一千八百蒙古健儿的损失啊!

    “不打了,暂且放过这些南蛮子!”也柳干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用一千八百蒙古健儿的命去换四五千宋军的命绝对是亏本买卖!

    他麾下拢共就只有八千蒙古健儿,哪怕用一个蒙古人去换三个宋军,贾似道用两万四千条宋军的性命就能把他们都送去见长生天了!而整个蒙古帝国,又有多少健儿可以去和南蛮换命?

    “不……不打了?爹爹,那岂不是白送南蛮一场胜仗?”阿里罕脸上的横肉顿时就抖起来了,“那几家汉军世侯还不要笑话我大蒙古无人?”

    “胜仗?哼,我只不打南蛮的中军而已!”也柳干大笑道,“扬州城外的数万南蛮都可以下刀子,何必盯着一块硬骨头咬?”

    “那爹爹打算先打谁?”

    也柳干一声冷哼,“不是先打谁,而是谁都别想跑!命令八个千人队分头出击,配合汉军去踏平南蛮各阵,今日定要在扬州城外杀个血流成河,来日破了扬州更要杀个鸡犬不留!”

    也柳干一声令下,七千多匹战马奔驰在扬州城外的大地上,蹄声如雷,敲击在每一个宋军将士的心底。当这八个蒙古千人队散开分头出击的时候,战场上的各支宋军就立即做出反应,同时变阵摆出了龟缩的圆阵,长枪在外,弓弩居内。各军都统和各将的正将,都大声疾呼:“坚守!坚守!鞑子骑兵奈何不了咱们的,只要守住,就是大胜!枢密相公会在天子驾前给俺们请功的!”

    与此同时,宋军中军的也分出两千五百亲劲簇帐军也开始结阵而行,坠在蒙古其中一队蒙古骑兵身后,只留下不到两千人守护中军。今日这一战,自然是贾似道和李庭芝精心策划的结果,目的便是重创南侵的真鞑子。对于也柳干可能采取的对策,也早就做了相应的安排。

    不过此时在战场之上稍稍歇息了一会儿的陈德兴和程大安等人,却被战场之上突发的变局惊得有些傻眼了。因为,一个蒙古千人队好像洪流一样朝他们所在的方向冲来!

    “承信……鞑子,真鞑子来啦!”

    现在站在陈德兴身边担任副手的是有承节郎官阶的卢大安。虽然陈德兴方才没有谁正谁副,但是两人的领导能力和鼓舞军将士气的能力实在差得太远。卢大安也是有自知之明,甘愿给陈德兴当副手的。

    “莫慌张!”陈德兴吼了一声,“不就是鞑子嘛……结阵,强弓破虏!”

    强弓破虏阵是宋军最常用的几个战阵之一,弓弩在前,刀枪盾牌居后,临阵三射,弓弩手便会后撤。

    陈德兴取出自己的步弓,扭头对卢大安吼道:“承节,刀枪两部暂且由你指挥!先将刀枪两部调入水中八步!”

    然后就大步向前,走到了已经组成了两排横队的弓弩手之前。宋军素来靠弓弩吃饭,军中弓弩手的比例高达六成。现在被陈德兴聚集起来的千人中,也有约五百人还带着弓弩,其中步弓和神臂弓各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