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六章 找死 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六章 找死 求收藏、求推荐

    罗罗需要推荐票,大大们能支援些吗?

    ......

    陈德兴站在两排弓弩手之前,望着如怒涛一般奔腾而来的蒙古骑兵。

    什么挽狂澜于既倒,什么救华夏于末世,什么逐胡虏于漠北,这些所谓的雄心壮志,此刻在他的心头是一丝也升不起来。

    他现在关心的就是一件事情,活下去!在上千蒙古铁骑的冲击下死中求活!

    在战场之上站了半日,在生生死死之间几个来回,算是让他彻底融入了这个残酷到另人发指的时代中去了。大宋……这个让后世不少文人为之倾倒的时代,这个据是文治鼎盛,是文采风流的时代,和眼下战场之上的陈德兴是没有一毛钱关系的,和暂时归他指挥的近千武锐军战士更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这些置于死地的士卒,现在只能靠自己的武艺去搏一线生机了!

    只是这一线生机又在何处呢?对面的敌人有五千之众,其中蒙古骑兵一千,蒙古汉军步卒四千……陈德兴知道,如果蒙古骑兵驱汉军来攻,自己这千人根本禁不起消耗!活下去,已经成了奢望!

    “弓弩手,变阵……一列横队!”陈德兴突然咬了下牙,大声发令。

    什么?一列横队?这是要……听到命令的士卒军将都是一愣。

    “听吾号令,一列横队,敢违令者杀无赦!”陈德兴再次大吼。现在只能示弱与敌,摆个薄薄的一列横队引蒙古人来冲了!哪怕是死,也要多杀几个真鞑子!

    “诺,快变阵,一列横队……”

    五百弓弩手被陈德兴编成了两个部,高大领着强弓部,刘和尚领着强弩部。这两位临时的部将只是稍稍迟疑,便不折不扣地执行起陈德兴的命令。大声对各自部下的临时队将下达命令——后者都是由临时部将指定的。

    陈德兴一手举起步弓,大声吼道:“吾将亲自校射,吾箭不出,所有弓弩手皆不得发箭,违令者杀无赦!”

    “诺!”

    陈德兴顿了一下,看着对面三百步开外,正在整队的蒙古骑兵,深深吸了口气。现在又是死中求活,不,连求活都难了!求的不过是多杀几个蒙古鞑子……

    “诸君,今日愿随吾赴黄泉否?”陈德兴再怒吼。

    “愿随!”众人呼应。

    “若今生不能杀尽鞑虏,来世再与诸军捣黄龙!”陈德兴喊出的是他的肺腑之言,此刻他也不觉得能活着走下今日这地狱般的战场了,只能求来生再与鞑虏一战了……

    陈德兴心想:‘蒙元无百年国运,或许来生自己会是朱洪武军中的马前卒吧?’

    众人此刻也齐声应道:“来生再与承信杀尽鞑虏!”

    ……

    “李催安答,你的人什么时候能上?”

    就在陈德兴下了死志的时候,诸翼蒙古都元帅也柳干之子阿里罕亲率的一个千人队,已经在四千红袄甲士旁列好了战阵。不过阿里罕却没有下达进攻的命令,而是策马到了李翠仙和李雄身边。

    若能驱动汉儿去送死,阿里罕是不想让他的蒙古骑兵蒙受任何损失的……

    李翠仙盈盈一笑,冲身边的亲兵一招手,便有人拿过来一个血红色的包袱皮,在阿里罕跟前打开,里面正是卢兆麟的首级。

    “这是南蛮子的武锐军都统制卢兆麟的首级,他的武锐军已经被吾击溃,斩杀不下万人,吾军已经疲惫不堪战了。”

    斩杀万人?能有三千就逆天了!阿里罕白了李翠仙一眼,心里一阵痛骂。只是李翠仙不听命令他老爹也柳干都没辙,何况他这个的千户?

    “既如此,就由我们蒙古铁骑去践踏那些一钱汉吧!”阿里汉脸色铁青,故意当着李翠仙的面了句“一钱汉”。

    李翠仙却只是微笑,“阿里罕安答如果以为对面的南蛮只值一钱的话,还是不要去打了……要不然用一条蒙古性命去换十个一钱汉也是个亏本买卖。”

    “你……”阿里罕的脸色又青了几分,一甩手便策马而走去安排攻势了。

    这时李雄又凑到了李翠仙身边,低声问道:“三郡主,您何必去惹也柳干和阿里罕父子呢?”

    李翠仙只是冷冷哼了哼,“吾若是顺着他们父子的意思,俺们带来的6000红袄甲士死绝了都不够!”

    李雄皱眉,“不至于吧?”

    李翠仙一笑,抬起马鞭一指前方背水一战的宋军:“四哥儿,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

    “呜呜呜……”

    随着一声声凄厉的蒙古号角声响起,战场之上已经列开阵势的蒙古铁骑开始冲锋了!首先发动的是由三个百人队组成的大队,负责指挥的乃是阿里罕部下的爱将萨里蛮。虽然只有三百铁骑,但是在战场上冲起来,还是打出了雷霆万钧的气势。

    “大概折损二十骑就能解决这些一钱汉了!”在后方观战的阿里罕轻轻用马鞭敲打着自己的牛皮鞋,一边自言自语地着。“还是有些多了……李翠仙这妖女也恁可恨,也不知最后会落在哪家王爷手里?”

    “恁般薄的阵,如何禁得起铁骑一冲啊!”

    一马当先的萨里蛮一边方平手中的骑枪一边得意地想着。以弓弩手临阵对抗骑兵,最多就是两射,而自己的三百骑都身披重甲,岂是区区几百弓弩手可伤的?这些南蛮子哪里是在打仗,明明就是在找死!

    ‘二百米,一百九十米,一百八十米……一百五十米!’

    陈德兴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任何杂念了,只是专心致志在估算着距离——飞奔的蒙古马队和自己的距离。一百五十米差不多就是宋人的百步,已经是弓弩可以发挥威力的时候了。

    但是陈德兴却没有射出箭簇——虽然他有百步之外射人射马的把握,但是他身后的五百弓弩手没有!

    “承信,百步之内了,快射啊!”

    陈德兴背后传来了一声发喊,是那位名叫高大的粗豪青年。

    “吾箭不出,皆不得发箭,违令者杀无赦!”

    陈德兴只是重复了自己原先的命令。百步之外发箭,临阵两到四射,乃是自春秋战国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战术,从来就没有人怀疑过它的正确性。但是陈德兴却知道,当地面战争进入滑膛枪炮主宰的火药时代后,在欧洲出现了一支敢于承受敌人几轮齐射,将敌人放到0米,甚至是0米内再开火的步兵——身着红衫的英国步兵!而这种将敌人放近了打的战术,将英国火枪步兵变成了18世纪、19世纪世界上最令人生畏的步兵之一!

    现在陈德兴手中没有滑膛枪,只有一张步弓……但是也可以将敌人放近了再射!蒙古人的皮甲虽厚,但在三十步甚至二十步内根本阻挡不住强弓神臂的射击!

    二十步内,一次齐射,五百支箭簇,不只要有二百五十支箭簇……就足够了!

    战场之上,三百蒙古重骑疾驰如风,在他们的前方,一排宋军射士却引而未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