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七章 疯子 求收藏、求推荐

第十七章 疯子 求收藏、求推荐

    “怎还不射箭?莫不是给吾大蒙古的铁骑给吓傻了?”

    陈德兴静静地站着,只是看着前方如雷般席卷而来的蒙古铁骑,一动不动。所有的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连临阵督战的大蒙古千户老爷阿里罕都在替陈德兴着急了。

    现在不射,还想等到甚时候?难道要等蒙古铁骑到了鼻子跟前再射?射完了还能走得脱?这不是在找死么?

    一连串的问号出现在阿里罕的脑海中,而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陈德兴的脑海中却没有那么多问号,他只是专心致志地在估算距离……对面的蒙古骑士越来越近,看上去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楚,甚至可以看清他们那一张张丑陋狰狞的面孔。

    个个都该死!陈德兴张开了手中的步弓。

    “绷绷绷……”

    几十声轻响,这是弓弦弹射羽箭的声音!陈德兴还未射出羽箭,却已经有宋军弓弩手忍耐不住了……

    他们虽然人人都有必死之心,但是面对数百骑奔腾而来的蒙古骑兵,还是有很多人无法遏制住心中的恐惧——世上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军队,不,这不是尘世间的军队,一定是从地狱中杀出来的修罗!

    嗖嗖……

    两支利箭就贴着萨里蛮的耳边飞过,将这位正在纵马奔驰的蒙古勇士吓了一跳!那些宋人的射士离他不过三四十步,恁般近的距离要是挨上一箭,身上的皮甲可是遮挡不住!

    他抬头向前望去,只见前方排成一列的宋人射士已经人人张弓(弩)搭箭,就是引而不射!

    这些……宋人在等甚么?

    “直娘贼,南蛮子疯了!”

    萨里蛮心中,剩下的只有这么一个念头。自家的马队都快踏到他们头上了,竟然还不射箭也不四散奔逃,这不是发疯是什么?只消一眨眼的功夫,自家这三百骑就能将这些宋人弓弩手给淹没了!

    而陈德兴并没有发现有人已经射出了箭簇,因为现在蒙古骑兵已经到了五十米开外,差不多就是宋人的三十多步。几秒钟后,他们手中的马枪就要刺入宋军射士的胸膛了。他的全部注意力,被这些好像马上就要将自己踩踏成肉泥的蒙古骑兵给吸引住了。

    他是在寻找同归于尽的对象!

    “绷!”

    陈德兴射箭了!一支锋利无比的羽箭破空而出,以最快的速度迎着当先一骑蒙古甲士的胸膛而去!

    “绷绷绷绷……”

    这回是更密集的弓弦弹射声,所有的人都射出了箭簇——这可能是他们今生射出的最后一支箭了!因为蒙古骑兵已经到了跟前,没有时间让他们射出第二箭了……同赴黄泉的时候到了!

    嗖嗖嗖嗖……

    无数羽箭离弦而去,只是霎那功夫,就同飞奔而来的蒙古骑兵撞在了一起!距离实在太近了,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将夺命的利箭射到人或马的身体上去!

    噗噗噗噗……

    利箭戳透皮甲,钻入人体的轻响随即便在萨里蛮的耳边响起,他微微感到有些奇怪,在这纷乱喧嚣的战场上,自己怎么可能听见那么轻微的声音?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就从自己的心腹部传来!

    中箭了,还是要害……这是要死了!!!

    萨里蛮的脑子里顿时就是一片空白,惶恐的感觉顿时和剧痛一起袭来,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在这一刻完全消失,连手中的马枪都拿不稳坠落在地了,只有胯下的战马依旧在向前奔驰,撞破了宋军单薄的横阵,接着踏入了水中,最后一头撞在了一支长枪上面,嘶鸣着倒了下去。萨里蛮也跌进了冰冷的水中,无力的挣扎了几下,一把环首大刀就猛地劈了下来……

    陈德兴此刻也已经扔了步弓,大刀在手,一个蒙古骑士直直冲来,陈德兴也已经红了眼睛,身子一让就让过了刺来的马枪,左手一把抓住枪杆,用力一扯,接着就是大刀挥过。噗的一声闷响,那蒙古骑士戴着皮盔的脑袋就落了下来,连惨叫也没有发出便一命呜呼!

    陈德兴劈手已经枪过马枪,任那蒙古骑士的尸身继续驾马奔驰,扬手就将马枪掷出,这一下势大力沉,另一个迎上来的蒙古骑士胸口的甲胄就如纸糊的一般,噗的一声被戳了一个对穿。那蒙古骑士的身子在马上倾倒,可是胯下的战马却依旧沿着原来的路线奔驰,直直朝陈德兴撞来,陈德兴稍稍让过,同时挥刀一砍,这匹战马的脖子上就是一个大口子,喷出的马血渐了陈德兴一身。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从修罗地狱杀出来的血人!

    “大刀手,向前!”

    “长枪手,向前!”

    在水中列阵的几百刀手、枪手这时已经反应过来,大声呼喝着冲锋!

    蒙古人的骑兵竟然被挡住了,被几百个敢于在二十步**出此生最后一箭的宋军弓弩手挡住了!不过三四百支利箭,便将三个蒙古骑兵百人队射得死伤惨重!冲在前面的一百余人,几乎都成了刺猬,失去操控的战马,顿时四下冲突,将后面的不到二百骑阻挡了一下。失去速度的骑兵和单薄的宋军射士纠缠在了一起。这些草原男儿的头脑似乎也被突如其来的重大伤亡给冲昏了。竟然忘记骑兵的精髓乃是冲击,而不是和步卒肉搏!

    在后方督战的阿里罕的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儿郎在和宋军将士肉搏,连增援或是让前方部队后撤的命令都忘记下达了。在这一刻,他心底才下意识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南朝还有多少这样的壮士,是誓死也要和蒙古战斗的,蒙古……真的能打败他们,将长江以南的花花世界占为己有吗?

    阿里罕猛地调头历呼:“冲啊,快冲啊!把前面的宋军都杀光了!”

    接着又朝身边的护卫大喝,“去给李家的妖女传令,叫红袄军冲锋!她要再敢耽误片刻,吾便拼了让大汗责罚也要拿她正军法!”

    在他身后猥集的大队蒙古骑兵,顿时散开,调头向着陈德兴他们死斗血战的方向扑去。每个人都已经紧张到了极,在他们眼中,前面正在死战的敌人不再是什么随意可以纵马践踏的一钱汉,而是和蒙古勇士一样勇猛的战士!

    “且战且退!把鞑子引到水中去……”

    陈德兴的双眸,此刻犹如身上的血迹一样都变成了赤红的颜色,手中的大刀已经砍出了好几个缺口,身上的甲胄也已破烂不堪,到处都是枪刺刀劈的痕迹。饶是如此死斗,仍然被全线压上的蒙古人逼得不断后退,在他身后,保障河的水都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

    咚咚咚咚……

    进军的鼓声突然席卷而来,陈德兴愕然抬头望去,一面李字大旗正在缓缓向前,益都行省李家的蒙古汉军开始进攻了!数千红袄甲士,正列阵而进,准备用绝对优势的兵力将还在死战的数百宋军儿郎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