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十六章 败了,还是胜了? 求收藏

第十六章 败了,还是胜了? 求收藏

    一大早起床就更新,有票票鼓励吗?

    .....

    “相公,相公……莫非是败了?”廖莹中是初上战场,此刻已经面无人色,连话都不利索了。而在他身旁的另一位门客幕僚梁崇儒,更是被眼前这幕惊得连话语都不出来了——这扬州城,莫非要保不住了?

    贾似道却冷冷一笑,抬手指着不远处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的无头尸体,“五百五十二颗北虏首级已经砍下来了,如果会是败?”

    那些尸体是之前冲击亲劲簇帐军的蒙古人留下的,一共五百五十二具,都是货真价实的真鞑子,脑袋已经割了下来送进扬州城内,用盐腌好了。此外,还有一百余匹没有什么大损伤的战马被宋军掳获。这样的战果在蒙宋战争开始以来的历次战役中,绝对能排进前十,不,至少是前五!一直以来,蒙古人都惯于驱使汉军送死,想斩下真鞑子的首级可不容易。只是为了取得这样的战果,宋军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

    但是贾似道并不在乎!

    “斩下的首级已经有五百五十二,真鞑子的死伤必倍于此数,其攻破吾兵五阵亦不可能毫发无损,此战鞑子的损失必在一千五百之上,已是大捷!而吾军溃卒退到保障河边便会死战,城墙上还有神臂弓相助,损伤不会超过万人的。”

    用一万宋人的性命去换一千五百蒙古人,这个交换比在后世人们看来肯定是不值得的。但是在眼下,无论是蒙古大汗蒙哥,还是大宋官家赵昀,都不会认为贾似道做了赔本买卖。

    至于打杀多少蒙古汉军,对于蒙古和大宋两方面而言的意义都不是很大。只要蒙古人还控制着北方汉地,总归会有数不尽的汉军供其驱使的。而宋军损失的万人,在高高在上的蒙宋两国的大人物看来,同样不值一提。在南宋末世当中,还有比大宋旗下的汉家儿郎更不值钱的人么?

    不过在扬州城西面的保障河畔,一干死里逃生的厮杀汉们的心情,却没有被战场之上的喧嚣慌乱所影响。对他们这些厮杀汉而言,只要扬州城一时不丢,他们便能有一阵子好快活了!

    虽然大宋崇文抑武,战场上的厮杀汉从来不在高高在上的文士们眼中,但是临安城的官家却也晓得赤佬军汉们都是拿命在搏富贵,对于下层军将的赏赐,从来都是不吝啬的。只要能斩下北虏的首级献上去,官不一定能有,但是钱财是不会短少的。至于两淮之役最后打成什么样,可不是这些拿着刀枪在战场上搏命的底层军将需要操心的。

    而方才那一轮厮杀,斩杀的红袄甲士不下二百,斩杀的蒙古鞑子更是过了四百,蒙古人和红袄军退得匆忙,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哦,是一地的功劳等着众人收取呢!还有些气力的军将们,这会儿都喜气洋洋的拎着刀子在割脑袋呢!

    这可是整整六百多颗脑袋!自端平年蒙宋交兵以来,何时有一将宋兵砍下过恁般多的敌首?

    这样的功劳报上去,不吃上一辈子,三五年总是不愁了。

    “承信,承信,大捷啊!大捷……”

    不一时,刘和尚、卢大安、高大等几个临时的副将、部将都喜气洋洋的聚集到了已经卸了盔甲,席地而坐正浑身疼的陈德兴身边。

    “儿郎们如何?殁了多少?伤了多少?”陈德兴抬起头,也不问斩首的数字,而是问起部下的损伤。

    老军汉卢大安微微头,似乎很欣赏陈德兴的所为——为将者不能只想到功劳而不顾麾下将士,虽然兵法上有慈不能掌兵一,但是人心总是肉长的……

    “总共有一千一百九十三人随承信参战,殁了四百三十一,重伤一百一十二,轻伤和无伤者有六百五十。”

    回答问题的是高大,他从军之前是扬州城的渔霸,就是垄断渔业的黑社会头子,能当头子的人,自然有一定的领导和组织能力,也晓得要笼络下面的人心,所以在别人计算斩首和缴获的时候,他却在统计参战军将和伤亡数字。

    “承节,和尚,高大,陆虎,王威,王虎……你们都还好吧?”陈德兴关切的目光一一从他们身上扫过。一番苦战下来,这六个人居然都没有折损!不过却是人人带伤。

    “还行,轻伤而已。”

    “没事,只是破了皮。”

    “就是中了两箭……”

    “承信,俺没什么大碍。”

    “俺毫发无损,那些狗鞑子老子一只就能捏死一个,没甚了不起的!”

    最后这句话是那个叫陆虎的恶汉子的,这家伙的确是少有的凶悍,一口大刀舞起了六七个人都甭想近身!

    陈德兴头,正色道:“俺们是厮杀汉,该知道刀伤箭伤都要好生医治……俺家有个秘方,先将伤口洗净,再用烧酒擦拭,最后用蒸煮过的布条包裹。大家回营后就照这个办法处理伤口吧……”

    “承信,俺们都是上老了战场的军汉,怕鸟刀伤箭伤啊!”陆虎这恶汉似有些不耐烦,“还是赶紧功劳怎么分吧?枢密相公可是有令在先,斩十个北虏首级就能转四个官的……俺可斩了不止十个北虏啦!俺现在是进武校尉,转四官便是个成忠郎啦!”

    “你这恶虎怎就知道升官?参战的兄弟那么多……有功劳该大家分的!”卢大安有些皱眉,这个陆虎也是卢兆麟的亲兵队将,勇倒是勇的,只是这为人真不咋样,喜欢争功……

    “俺不管,俺只要官,有了官才能吃香喝辣,承信,你是不是这个礼?”

    陈德兴笑了笑,一挥手道:“放心吧,短不了你十颗鞑子头的。”

    “承信……俺们手里的首级可还有夏太尉一份的,城墙上放箭的是夏太尉的兵!”卢大安一指城墙上那面夏字大旗。

    夏太尉使就是夏贵,并不是真正的太尉,只是下面的人拍马屁叫叫罢了。夏贵现在官拜吉州刺史、河南招抚使、知淮安州兼京东招抚使。他的吉州刺史可不是一般的官,而是所谓的“正任官”。在宋朝武官的等级中,正任官已经接近了峰,刺史之上还有团练使、防御使、观察使、承宣使和节度使等五阶正任官,这正任官殊不易得,素有贵品之称。而正任官之上,则是武官理论上的最高阶太尉。

    不过现在是武将们爬太高就危险的宋朝!当个从五品的刺史,拥着数万精锐,坐镇一方实际上已经是武人的极致了。再往上升的话就该遭猜忌了,到时候给个枢密副使的破差遣圈养起来,哪里还有现在这等逍遥?所以这位夏贵对功劳什么的兴趣并不高,要不然今日就该他出城督军了……

    陈德兴思量了一下,已经想通了关节,微微一笑:“无妨的,夏太尉那边用不着担心,他老人家是不会要太多功劳的。”

    其实也不敢要,今天是贾似道在外冒死督军,他在城里端坐!贾似道指挥的四万几千宋军苦战一天才拿下几颗鞑子头?夏贵要是敢夺了陈德兴他们的功劳拿出四百多颗鞑子头,贾似道要能放过他就不是奸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