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二十四章 送礼 求收藏、求推荐

第二十四章 送礼 求收藏、求推荐

    “用烧酒清洗?”郭芙儿闻言一怔,秀眉淡淡蹙起,有些责怪地看了刘和尚一眼,“和尚,二哥儿年幼不懂事儿,你老于行伍怎么也不晓得刀伤箭疮医治不好是会要性命的!”

    “啊……”刘和尚一脸愕然,用烧酒清洗伤口不是郭大郎中的秘方吗——这是陈德兴亲口告诉他的。

    “娘亲,无妨的,孩儿的疮口已经结痂,不会再发炎……呃,不会溃烂的。”陈德兴连忙开口解释。他宁愿把性命托付给烧酒,也不愿交给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娘亲。

    “二哥儿,还不脱了袍子让为娘瞧瞧伤口?”郭芙儿眉头蹙得紧紧的,对儿子今天的表现似有些不满……这孩儿虽不是她亲生的,却是再贴心不过,平日最听自己的话,怎么今日有些生分了呢?

    陈德兴无奈,只得脱了袍子将一副大好男儿身展示在这位少妇娘亲面前。郭芙儿细细瞧着陈德兴背后的伤疤,眼圈儿红红,两颗儿泪珠珠顿时就在眼眶里面打起了转转。

    “真是苦了二哥儿了……这军,二哥儿就别从了罢,家里有铺子有田产,又不是揭不开锅,何苦去沙场上觅功名?二哥儿若要官,考个武进士便是了。”

    这郭芙儿起来也是个苦命女人,嫁给陈德兴的叔父陈淮安没有多少日子,丈夫和公公就双双殉了国家,虽然给她带了个孺人的封号,还给她留下一份家业,但是年轻轻守寡的日子却不好过。还好丈夫的哥哥陈淮清将次子陈德兴过继给她,继承陈淮安的香火。可是这儿子过去却不在扬州和她做伴儿,直到一年多前才从临安过来,在武锐军中当个官儿,日子过得倒也快活,没想到蒙古鞑子一下子就打到了扬州城外……

    陈德兴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位娘亲似乎对自己太热情了一些……他忙穿上衣衫,恭敬地道:“娘,孩儿哪里有考进士的本领,眼下这官身是先父先翁用性命换的,如何可以轻弃?”

    在陈德兴今生的记忆之中,一个从九品武官在大宋王朝的官海当中,连个角色都算不上,然而对陈德兴所在的这个家来,却是事关紧要的!因为他是个官,所以他的家就是官户,不需要负担差役,更不用担心地方上的胥吏欺压使坏——宋朝实行的是“官无封建,吏有世袭”,地方上的公吏,如孔目、勾押司、开拆官、行首、杂事、前行之类,多是世袭,而且多无俸禄或俸禄微薄,根本不足以养家糊口。

    而这些公吏自然不会当活雷锋,想尽办法苛敛百姓早就成了惯例。大宋朝的官老爷们中或许还有些洁身自好的清官,可是胥吏却是人人贪污受贿,可以个个都是心黑手狠的污吏!不过污吏们再黑再狠,欺压的也是没有官身的民,万万不会惹到官户头上的,哪怕这官户的主人只是官场上面最不起眼的从九品武官,也不是那些在地方上根深蒂固的胥吏愿意去招惹的……一个敢于挑战官员权威的胥吏,是百分之百会成为官场公敌的!

    郭芙儿却摇摇头,道:“何须辞官?只要辞了差遣即可,官身还是在的,以后一边读书一边持家,若能中个进士便去做文官,莫再让为娘担惊受怕了。”

    陈德兴听了这话,这才想起宋朝官场上是有不少没有任何差遣白拿俸禄的闲散官的。而且就算有个差遣,也未见得有多少事做,自己那便宜老爹不就是个很有些闲功夫可以成天读四书五经的武学博士么?

    不过陈德兴却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好命,因为历史如果没有改变,大宋江山将在十几年后彻底崩塌,蒙古铁蹄将会践踏大江南北,扬州城亦难幸免!到时候,自己若还是个闲散武官,只怕连家都保不住!

    “孩儿还想在行伍中觅些机遇。”

    郭芙儿眼中隐约闪过一丝不悦,随即又轻叹了口气,道:“你怎么和你爹爹一样,都想着马上取功名?难道不知这等刀枪搏出来的功名在世人在大宋官家眼中根本不值钱吗?只有读书读出来的功名才真正是上品!”

    此时虽然是乱世,但是重文轻武却早已深入人心!大宋好男儿都是文天祥、陆秀夫这样的才子,而非陈德兴这样的赳赳武夫。

    陈德兴轻轻叹了一声,苦笑道:“娘亲,孩儿如何中得了进士?”

    进士一科,在南宋最是高贵,历代宰相都是进士出身。但是相应的便是进士难得,文进士三年一举,不过五六百人。武进士并非定期开科,人数更少,而且注重策论(不是真正的战阵之学,而是军事辩证法)轻武艺,考得其实还是文章好坏!陈德兴虽然熟读兵书,但是却写不出那种文采风流的好文章,因而是考不中武进士的。

    “若无进士,如今的九品官身也就够用了。”郭芙儿微微摇头,蹙眉道,“便是如岳武穆、余樵隐一般又能如何?”

    岳武穆是岳飞,在宋孝宗时已经平反昭雪,而余樵隐则是几年前被逼死的余玠,现如今还在遭受一轮又一轮的清算,生前所得的官爵职务都被一一削夺,连家属亲信也在遭受迫害。

    不过在余玠曾经任职的扬州,为其鸣冤叫屈者依旧不少。而在扬州诸军将士看来,余玠之所以如此倒霉,就是因为起于行伍而非进士出身——余玠曾经是太学生,因为犯法逃亡而投军,后来虽转文资,但终究被视作武将。而一个宋朝的武将爬得太高通常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娘亲笑了,孩儿如何敢和岳武穆相比?”虽然心里无比变扭,但是陈德兴还是恭敬地管这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叫娘亲。因为此刻他已经想起,这位“娘亲”是很有几个身家的,而金钱财物正是他现在所急需要的!

    没错,已经接受自己魂穿重生这个残酷现实的陈德兴准备要开启自己在南宋的官场之路了!而以他前生在大型国有航运公司的远洋散货轮上当二副的经历,自然知道一些官场窍门……哦,应该是旧社会的官场窍门!

    “不过也请娘亲放心,孩儿不会再如今日这样冒奇险了。”陈德兴微笑着,“孩儿打算备上一份厚礼,明日去拜见廖世伯。”

    廖莹中和陈淮清交厚,陈德兴可以厚着脸皮叫他一声世伯,在陈德兴的官场窍门中,这层关系便能助他脱离时时刻刻会送了性命的险境!

    “廖群玉么?他肯帮忙?”郭芙儿皱眉道,“他虽然和大官人(指陈淮清)交厚,但是来了扬州之后也没有帮过你。”

    不是没有帮,而是没有真正尽力去帮!而之所以没有尽力,则是因为好处没有到位!

    ‘真不知道老变态是怎么做官的?’陈德兴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自己的亲爹——虽然不孝,但是骂得的确有理!在旧社会做官是少不得送礼的,而送礼最怕的则是没有门路……有礼没处送才是官场第一大悲剧啊!陈淮清是廖莹中的好友,这可是直通贾似道的门路!如果礼物到位,现在陈淮清早就是贾似道的幕僚,凭着老变态的武艺兵法,还怕没有平步青云的机会?他要是平步青云了,自己又怎么会落得一身是伤?

    想到这里,陈德兴脸上已经满是笑容,“娘亲,廖世伯自然是肯帮忙的,只是俺们也该拿出些诚心,诚心到了,这忙自然是能帮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