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二十七章 天降大功 求收藏

第二十七章 天降大功 求收藏

    第三更来啦,推荐票还有吗?

    ......

    “真个有……马?”

    贾似道不大确定的又追了一问。

    “真的,相公不信,可以再使人去看。”梁崇儒梁大名士脸上的笑容也掩饰不住了。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了!他虽然因为上书呼吁抗蒙得了些名气,又进了贾似道的幕府,还得到了个书写机宜文字的差遣,但是……毕竟不是官!他这个书写机宜文字的差遣不是在抚司而是在武锐军,两者可是天差地别的。武锐军的都统制不过是刚够着横行官(从七品右武郎到正五品通仕大夫之间的十三阶)的武夫就能当的差遣,因此配给武锐军的文职幕僚就不一定要有官身了。

    而此时的文士要得个官,也是极其不易的。主要的途径就是科举、荫补、举荐三途。科举就是考个进士,难度自不待言。荫补则是拼爹,梁崇儒的爹爹生前只是个从八品的文官,根本没有资格给他赚个荫补。而举荐……那得看贾似道的心情,同时也要看两淮前线的战局如何。

    如果两淮前线报了个货真价实的大捷,身为两淮安抚大使的贾似道自然可以举荐更多的幕僚去当官。反之,两淮战事如果不利,贾似道就是送了荐表上去,也有可能被驳回。

    而之前战报不过是斩获五百来颗鞑子头,自损却过了一万!这等战绩要成大捷实在是牵强了些。但是武锐军却突然拿出四百十一颗真鞑子的首级,加上之前的五百多,往上报一千都没有什么问题的。

    斩获一千颗真鞑子的脑袋,如何不是大捷!

    只要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斩首的数字一定是于敌军真实伤亡的,通常只有敌军伤亡的几分之一。斩了一千颗鞑子首级也就意味着至少有三千鞑子被杀!而鞑子的伤亡,通常也只有蒙古汉军的几分之一。如果三千鞑子被杀,汉军的损失起码上万!

    这样两淮抚司便是用一万余条性命换了对手一万三千条性命——其中还有三千真鞑子!

    “若是真的,可是大捷啊!”贾似道咳嗽一声,换了个喜出望外的神色,“斩了一千鞑子的头,他们起码丢了三千条性命……蒙古鞑子拢共才多少人?怎禁得住如此折损?祥甫,你赶紧随梁机宜去看,若是真的,速来报吾!”

    李庭芝也是喜形于色,他虽然有个濠州知州的差遣,但是并没有上任,还在抚司当参议官,替贾似道谋划军事。贾似道虽然督军十几年,但毕竟是科举出身的文官。知兵的程度和李庭芝这样在孟珙军中出身的进士还是不一样的,战略上面他可以指挥,但是实际战役部署还是要李庭芝在负责。因而昨日一战“大捷”到什么程度,对李庭芝仕途的影响也非同可。

    若是五百余颗鞑子首级的“大捷”,大宋官家最多减他两年磨勘,可要是一千颗鞑子脑袋上去,起码就能转上两官!李庭芝现在的散官阶是正七品朝请郎,另外还有个直宝文阁的贴职(馆阁职,荣誉性质),属于京官(并不是在京为官的意思,而是宋人对承事郎以上,奉直郎以下文官的通称)中的高层,转两官就是奉直郎,算是进入朝官这个阶层了。等到两淮告捷之时,他李庭芝应该还能转上两个官,到时候就是正六品的朝奉郎,已经够资格在贾似道离开两淮后接任淮东置制使或安抚使了……

    “群玉,”望着李庭芝和梁崇儒两人离开,贾似道又将廖莹中唤到身边,“那梁崇儒做事还算仔细,这四百多颗首级当是不假……如此,昨日一役便是货真价实的大捷,可以多荐几个官了,也给梁崇儒一个吧。”

    廖莹中是贾似道门下幕僚之首,还有一个进士,散官阶和李庭芝一样。如果贾似道在军事上依靠李庭芝出谋划策,那么他在政务上便是倚重廖莹中了。至于翁应龙和梁崇儒这样未中进士的幕僚,在贾似道幕中并不是太受重视。毕竟宋朝官场的游戏规则就是以进士为高贵。若是没有个进士,就算是贾似道也很难将之拔到高位。而有了进士的出身,再沾上些军功,就很容易成为一路安抚,就是宰执的位子也不是不能一窥的。

    “另外,再去问问梁崇儒,是想继续在军中当机宜,还是想去参加锁厅试。”贾似道又道。

    锁厅试是专门面对官员的解试,通过解试便是举人(宋朝的举人不是终身的,而是一次性的,只能去参加一次省试),有资格去参加来年的省试搏个进士功名了。不过参加锁厅试的官员是不能担任任何差遣的,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分润军功了。

    廖莹中应了一声,便告退离开,刚到门口,忽有停步,提了一句:“相公,您不觉得这四百多颗首级来得不那么简单吗?”

    贾似道一笑:“自是不简单,这事要简单,大宋就不会有如今之难了!”

    “相公,是不是要使人去把来龙去脉弄清楚?”

    “李祥甫不是去了吗?”贾似道笑了笑,“他在军中多年,自然会处理好一切的。”

    ……

    “世伯乃是枢密相公倚重之人,日理万机,身子难免操劳过度。如今天气转凉,正是滋补强身的好时候儿,侄家中的生药铺子日前得了些参茸虎骨,今日正好拿来给世伯补补身子,聊表些心意。”

    陈德兴终于在抚司衙门的参议署内见到了廖莹中,行礼之后,便满脸堆笑的奉上了礼单。对于陈德兴的这番做派,廖莹中却是大感意外。他和陈德兴之父陈淮清算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如何不知道陈淮清的心气?而陈淮清的两个儿子虽然所学各有偏重——陈德兴重武,其兄陈德芳则重文——但是傲气却是和其父如出一辙,何时学会巴结上官了?

    不过意外归意外,廖莹中却没有拒绝收礼——他是奸臣贾似道的心腹,自然是贪官污吏了。

    翻开礼单一看,廖莹中更是讶异了一下。这礼物可颇重啊!人参、鹿茸、虎骨……这都不是江南所产,需要从兵荒马乱的北地或高丽购入,自然是物以稀为贵了。这陈德兴能拿出这样的厚礼,必是有所求了。

    廖莹中合上礼单,请来客落座。看着身材高大,面目威武,很有些大将风采的陈德兴,又微微一笑:“庆之世侄,在武锐军中数月,可适意否?”

    陈德兴微微一笑,知道对方还不晓得自己立了大功——今日离开军营之前,他已经很卢大安一同,将斩获和缴获的数字报给了新来的书写机宜文字知晓,还将一个倜傥风流的文士带去一个个数人头来着……估计这位姓梁的文士还在什么地方吐隔夜饭呢!

    “廖世伯,实话和您,侄在昨日之役中带着俺们武锐军的千余士卒在保障河边同鞑子血战一场,颇是有些斩获!”

    “斩获?”廖莹中一怔,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定定地看着陈德兴,“斩获了多少?”

    “北虏首级四百十一,蒙古汉军的首级有二百一十五,另外还掠得战马四十八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