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三十二章 二十二兄弟 求收藏

第三十二章 二十二兄弟 求收藏

    第二更来了,还有推荐票吗?

    ......

    “和尚、高大、恶虎兄、二位王兄弟、顾哥儿,在座诸君,我等的第一杯酒,当敬昨日战殁的四千武锐军兄弟和卢右武。”

    此时此刻,月明星稀,凉风徐徐,扬州城内,十里长街,琼花楼上,陈德兴一身绿色窄袖官服,站在席间,举着酒杯,向如约而来的二十一位同生共死的兄弟如是道。

    是的,是二十一位,包括陈德兴在内,一共是二十二人,单单少了卢大安一人。经过一个白天,陈德兴率领千余武锐军溃卒,在保障河边背水一战,击破北虏千余骑兵,斩真鞑子首级四百余级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扬州城。昨日出阵的诸军将领自然是闻风而动,都憋着股力气想抢到一份足够大的功劳!

    虽然赵宋立国以来便崇文抑武,坚定不移地奉行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国策,将一干武夫压制的死死的。但是到了南宋末世,随着蒙宋战争连续不断,国家的财政又濒临破产。大宋的官家和文官们渐渐的已经失去了对武人的绝对控制——以文驭武的关键,还是大宋朝廷能拿出足够的财帛喂饱一帮骄兵悍卒,使之不以三军主将为衣食父母。可是自绍定、端平以来,会子滥发,褚币贬值,军中厮杀汉们实际上的军饷已经大不如从前。这大宋的军将,自然也没有过去听话好指挥了。

    而且,此时的蒙古帝国实行的又是分封体制。虽然汉人在蒙古帝国的地位不高,不如蒙古人、色目人受信任。但是一干蒙古汉军世侯却实实在在的是一方诸侯,拥有自己的军队、地盘和百姓!

    整个北方汉地,真正由蒙古帝国直辖的地盘并不太多,大部分土地都是几十家汉军万户世侯的天下。其中地盘最大的益都行省相公李璮占有了差不多整个山东半岛,拥兵七八万之众,官位、地盘、军队都可以传给子孙,俨然一国君王。而他的父亲李全昔日率众归宋的时候,不过得了个正七品的武翼大夫,待到据有山东二府九州归宋也不过是升到了广州观察使(正任官)。

    相比之下,大宋武夫们的地位的确有些低下了,现在朝廷发下的财帛又大不如前,若是文官们再压制得太凶些,率众叛国的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的!

    如今四川的局势大坏,便是由于朝廷肃清余玠在四川的旧部和党羽而起——四川的军头们又是叛乱又是投降的,差不多把川北防线给拆了,全然没有当年高宗皇帝斩杀岳飞,清洗岳家军时的顺服了……

    这也是贾似道为了怎么分配几百颗斩首的功劳而头疼,又不肯出面强压陈德兴的原因。要是换成北宋天下承平的时候,有哪个武人敢让贾似道这个级别的帅臣头痛,直接用军法斩了都没一定!昔日北宋名臣韩琦不就随便挑了个罪名斩了狄青部下的勇将焦用的吗?

    陈德兴敢明目张胆拉山头也是基于眼下的形势。要是他不幸穿越到文治鼎盛的北宋,他敢忤逆韩琦、文彦博这样的名臣试试?明天不定就是一个军法从事去挨刀子了。

    而今日赴宴的诸人,都已经知道陈德兴在为他们的官位奔走,还预备和扬州城里的两淮将门上一,都流露出了感激的神色。如今的大宋虽然有官满为患,但是对于一帮没有任何背景的赤佬军汉来,官还是很难得到的。哪怕他们在战场上立了功劳,斩获了北虏的首级,多半也会被上官吞没,他们多能得些日益贬值的褚币去吃顿好的……这大宋朝的会子真是越来越不值钱了!陈德兴今日在琼花楼内的两桌酒席,竟然要价六百多贯(会子)。一个战士和蒙古人血战一日所得,还不够在扬州城内吃顿好的,这样的光景,让陈德兴想到了六百九十年后的民国末年,同样是国之将亡,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啊!

    不过所不同的是,如今的大宋,还拥有全世界最发达的手工业,江南、浙江、福建、广南等路,还拥有全世界最繁荣的工商业城市。而且,如今的大宋,还有全世界最先进、最发达的造船业!就凭这一,陈德兴便有挽狂澜、扶天倾的信心!

    将手中一杯琼花露洒在地上之后,陈德兴看看左右,要挽狂澜、扶天倾可不能孤家寡人一个。这里的二十一人可都是和他一起在战场上打过鞑子,吼过共赴黄泉的!

    “诸位还记得昨日在保障河边所言吗?”

    “记得!愿随承信赴黄泉!”名叫高大的军汉第一个吼了起来。

    “愿随承信赴黄泉!”其余人等也跟着吼道。

    陈德兴头,道:“诸君愿以性命相托,某自当与诸君共富贵!此次,某便拼得性命不要,也为在坐诸君一人谋一个官身!”

    “俺们愿为承信效死!”这回是顾大力这个走江湖卖艺的出身的汉子嚷了一声。陈德兴准备替他争取的官阶是从九品承信郎,和陈德兴现在的官位一样。虽然是最的官,但却是他这等军汉梦寐以求的,如何不感激涕零?

    “俺们愿为承信效死!”

    二十一人再次齐声高喊!不用,肯定将酒楼内的客人们吓了一跳。不过这正是陈德兴想要的……能得二十一条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还砍过真鞑子脑袋的厮杀汉效死,已经足够让扬州城内的那些将门忌惮上几分了。

    现在督军援蜀的安丰将门领袖吕文德,不就是因为有一群伐木烧炭的好兄弟帮衬,才得现在的地位么?今日的陈德兴,难保不是又一个吕文德!

    对了,陈德兴和吕文德、夏贵好像还是同乡,都是淮西路安丰军人士……

    陈德兴微微一笑,冲在坐诸人叉了下手,道:“诸位看得起陈某,愿意追随陈某去做一番事业,实乃陈某之信。而陈某不敢让诸君效死,但求与诸君结为异姓兄弟,共患难,同富贵,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这是……要和古人拜把子了!来自后世的陈德兴是深知干部的重要性,没有好的干部,什么事情都很难做成,而没有干部,那么事情连做都没有办法做!而且陈德兴还知道要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的道理。这个时代的军中,结义兄弟和拜老头子是很流行的。陈德兴现在就准备采取这个方式,将自己的团体草创出来。

    “俺们愿和承信结拜!”

    “承信就是俺们的大哥!”

    “今后俺的性命就是大哥的啦!”

    下面一干武夫哪里会拒绝和陈德兴结拜?他们的官,他们的前程,他们的富贵,除了陈德兴还有谁能给?而陈德兴也立即趁热打铁,让琼花楼的厮儿取来了香烛雄鸡,就在这琼花楼上和一众赤佬军汉喝了血酒,拜了把子,结成了所谓的琼花楼二十二兄弟。

    而这二十二兄弟中的大哥,自然是年纪不大的陈德兴本人——当大哥是可以不看年纪的,不过接下去的兄弟却是按照年龄大排列,分别是刘和尚、高大、陈硕、陆虎、顾大力、王威、齐塔、谢有田、王虎、谢有房、王陆飞、谢有财、王水飞、曾阿宝、于保、曾阿全、严济民、陆六、曹安、朱四九、谢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