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三十三章 军头们 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十三章 军头们 求收藏,求推荐

    贾似道的抚帅节堂之内,此时有数名锦袍汉子,正按剑据几而坐。这些人都是汇聚扬州的诸军都统制,虽然都是手握重兵的一军之主,但是在督军多年的贾似道面前,却都摆出服服帖帖的样子,恭听将令。

    节堂之中,一片令人喘不过气来的肃杀。

    贾似道是进士出身,又是大宋官家赵昀最宠爱的贾贵妃(虽然已经死去多年,但是却留下一女,乃是赵昀唯一存活的后代,无比痛爱)的弟弟,以文士掌军事,在两淮、京湖等地督军抵抗蒙古十八年,早就磨练出了一股狠厉之气,在军中很有些威望。如今大宋的财政已经濒临破产,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用丰厚的军饷赏赐笼络将士,下面的带兵官们自然也就容易养成势力,一个个都桀骜起来了,也就是贾似道这样的人物还能镇住场子。这也是大宋官家赵昀对他信任有加的主要原因。

    但是这场子,终究是越来越难镇了!

    这个时候,贾似道只是目光淡淡的,从在座每人脸上缓缓看了过去。

    吉州刺史、河南招抚使、知淮安州兼京东招抚使夏贵。军中宿将,今年已经六十有二,须眉皆白,不过腰板仍然挺着笔直,一双眼睛半睁半闭。此公是淮西安丰军人,和同乡吕文德并列为两淮将门的首脑人物。眼下淮东、淮西诸军都统制大多是他的晚辈旧部,运河以东诸军也都受其节制。而且他所带的守淮诸军一直以来和山东李璮的人马打个没完,虽然不是什么大阵仗,但是却让军队一直处于战时,所以算是两淮诸军中的劲旅。这一次夏贵便是亲自带了一万大军自淮安赴援扬州。

    只是夏贵的资历实在太老,从军四十多年,功劳、官位都已经足够了,根本没有什么打硬仗的劲头了,不过争功的心思也淡了下来,昨日一战根本没有带兵出城,自然没有脸面去争功劳。虽然他的人在保障河对岸的城墙上用神臂弓支援了陈德兴的人作战,但是夏贵却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左武大夫、道州刺史、雄胜军都统制卢兆麒,五十许人,身高体壮。这是昨日战死的卢兆麟的族兄,同样也是安丰一系的将领。不过他的雄胜军却已经暮气沉沉,既不雄,也难胜!就连新募集的武锐军,都比他们打得好!不过打得不好不等于不要功劳……倒不是为自己,而是替安丰卢家的子弟在争!毕竟昨天随卢兆麟战死的武锐军军将当中,就有不少人是姓卢的!

    宣正郎、宁淮军都统制李和,四十多岁,也是早年追随赵葵从军,参加过围剿李全和端平入洛等战役的老将,不也有些暮气沉沉了。他所将的宁淮军也一样满是暮气,在战场上提不起多少劲头了。但是对一个遥郡官——就是在武官阶后面加一个刺史之类的名号,和夏贵这样的“正任刺史”是不能比的——还是很有些兴趣的。

    宣正郎、敢勇军都统制程大元,四十许人,生得矮精悍,淮东通州人士,从军二十多年,正是建功立业的年纪。

    正侍郎、雄边军都统制范胜,年过五旬,从军三十余年,也是两淮将门一脉,同吕文德、夏贵、卢兆麒、程大元还有范胜等人抱成了一团。

    以安丰一系为核心的两淮将门,现在隐隐就是一个军阀集团了!不过这个集团一直以来对贾似道还算恭敬。

    而在夏贵正对面坐着的,则是李庭芝和两淮抚司亲军都统制韩震、副都统姜才,此二人都是濠州人,但不是两淮将门的核心人物,是被李庭芝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的官阶都是右武郎,算是刚刚挤进横班(横行官),正是意气风发,想干一番事业的时候。昨日一战,他们俩指挥的亲劲簇帐军打得不错,斩获了五百多颗鞑子首级。可惜却被异军突起的陈德兴盖住了风头。

    想到陈德兴,贾似道就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年轻人的勇略、智谋都算得上成。可惜脾气总有些倔了。恐怕还需要打磨一番,才可当大任!就不知道官家会怎么提拔他了,万一真的给了个横行官……这可就和节堂之内的诸军都统制差不多了,谁还能压住他?还是找个老军头去打磨他一番,受挫折才好使用……

    贾似道微微摇头,咳嗽一声,打破了节堂当中的宁静,看着众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他才淡淡一笑:“诸位,昨日一役虽然是个大捷,斩获了一千颗鞑子首级,但是北虏却没有退兵的意思,方才有哨探来报,北虏已经分兵渡过运河,看来是要袭扰宝应州和通州一带了。看这样子,还会继续分兵四掠,不定还会驱赶扬州左近的百姓来扑扬州城……都是老套路了,总之就是百姓吃苦!吾等守土之臣还是得多想法子快些击溃了北虏为上啊。”

    “相公,欲早日击溃北虏,还需尽早整补扬州诸军。”李庭芝接过贾似道的话头,继续道,“昨日一役,诸军皆有折损,又以武锐军为最,足足损了四千将士!连都统制卢右武都殉了国……现在应该尽快选一良将执掌武锐军,然后再募兵补齐军额。”

    贾似道头,目光环视诸将,最后落在了战死的卢兆麟的从兄卢兆麒身上,淡淡道:“左武,卢右武是你的从弟,武锐军中也多有安丰卢家的子侄。这一次和陈德兴一起立下大功的卢大安也是安丰程家的族人。这武锐军都统制一职,吾看暂时还是由你代理吧。”

    ……

    “诸位弟弟,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先歇息吧!待到诸位弟弟的差遣、官职下来,某家再和诸位去琼花楼痛饮!”

    这个时候,陈德兴已经回到了军营,豪爽的冲着二十一个新认的兄弟一叉手,然后就摇摇晃晃往自己居住的厢房走去。刘和尚和一个年纪很轻,样貌颇为朴实憨厚的汉子对视了一眼,便轻轻跟了进去。

    “和尚,四九……是你们吗?”

    陈德兴一屁股坐在了榻上,一边脱着自己的靴子,一边借着洒进窗户的月光,打量着跟进屋子里的两人。

    那样貌朴实的青年叫朱四九,泗州盱眙人,看名字就知道是劳动人民出身,今年只有十七岁,一年前到扬州投在了武锐军中,是陈德兴手把手教会他使用武艺的,因而也被陈德兴看成自己人,在昨日的战场上相遇后,就给他安排一个临时队将,现在更是要提拔他做官!

    只见朱四九取出火镰上油灯,厢房里面顿时一片昏黄,然后又走到了门口,才回头道:“大哥儿,俺今晚就守在外面,您放心睡吧。”

    他要替自己守门……有那么严重?陈德兴揉了揉太阳穴,还是有些晕乎,琼花楼的酒度数不高,可是后劲却不,从刘和尚手中接过碗凉茶喝了一口,才感到稍稍清醒了一些。

    “和尚,出了甚事情?”他看着一脸凝重表情的刘和尚问。

    “大哥儿,”刘和尚也改口叫陈德兴大哥儿了。“你没有发现卢大安不见了么?”

    陈德兴一笑,“和尚,有什么就吧。”

    刘和尚皱着眉头道:“这卢大安今天下午就被雄胜军的人叫去了,和他一起去的还有新来的机宜梁崇儒。”

    “梁崇儒?”

    “他是雄胜军都统制卢左武的东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