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三十五章 回家 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十五章 回家 求收藏,求推荐

    陈德兴再没有想到,在扬州城内自己的宅子,竟然是如此的宽敞富丽。就在卢兆麒、梁崇儒忙着串联扬州城内诸军将门的时候,他正带着刘和尚,穿了身武官的常服,皱着眉头直奔那里。

    才转到巷口,就看见一个好大的宅院门脸儿,挂着“将军第”的牌匾。门口还有两头戴无脚幞头,身穿青色布衣,打扫尘除的家人。看见他们过来了,都一个个赶紧叉手行礼。

    门口迎出一个满脸堆笑,有张恭喜发财的面团团脸的中年人,笑吟吟的行礼,“的王季,见过官人。”

    王季……在陈德兴的记忆中却有此人,原是陈家的仆人,因为办事干练,讨了郭孺人也就是郭芙儿的欢心,代替刘和尚当了管家。

    另外,这位王季还有一个清丽可爱的女儿,今年不过十三岁,也在陈家为女使,是陈德兴的贴身使唤丫头。几日前陈德兴被蒙古铁骑撞伤后,似乎就是她在伺候照顾——就是出现在陈德兴脑海中的那位眉目清丽的古装少女,有个使唤名叫“蓉儿”。是王蓉儿,不是黄蓉儿……

    “孺人,孺人,二郎回来了,二郎回来啦!”叽叽喳喳的喊声儿从院子里面传出,陈德兴听着觉得耳熟,再一想正是王蓉儿在喊。这丫头有些疯野,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连个家碧玉都不是。就是寻常的农家女孩儿,卖身契还在郭芙儿手里捏着呢……什么?惶惶大宋朝竟然有卖身契这种落后的东东?

    实际上是有的!

    但不是整个儿大宋都有卖身为奴这种事儿。在承平时……也就是南宋人所指的北宋,是没有或是很少有的,至少在官面上不合法。但是在兵荒马乱的南宋,特别是如今的南宋末年,不仅买卖奴婢的陋习已经恢复,就连佃户也成了可以随田买卖的附属品了!而且还可以公开进行,这乃是大宋朝廷所承认的!

    当然,买卖佃户的事情在两淮是基本没有的,因为两淮连年兵火,官府为了有效抵抗蒙古入侵,自然要最大限度动员民间武力。各种武艺社、弓箭社多如牛毛,乡间百姓几乎全部被武装起来组成保甲,农闲之时就操练武艺,家家户户都备有刀矛弓箭……人人利器在手,自然不容易沦为奴隶了。

    而在江南东西两路、浙江东西两路这等在南宋来最太平的土地之上,底层民众当然是豪门巨室肆意压迫的对象了。王季父女原先就是浙东的佃户,是被“连人带田”一起卖到陈家的。此时南宋的某些地区的佃户,实际上已经沦为农奴了。

    才一进门,陈德兴便看见自己那位年轻漂亮的有些过分的娘亲已经在院子里面迎候了。只见她上身穿着件青色的窄袖短衣外套红色对襟衫,下身一席白色细褶长裙。衣裙之上还绣着花边儿,将一副丰腴诱人的好身段儿都衬了出来。头发也是精心打理过的,梳着高髻,簪插花朵。一张俏脸儿上也描了淡妆,眉目如画,朱唇淡红。这样一个娘亲,瞧着真是赏心悦目啊!

    “二哥儿,总算回来了,事情可办得顺利?”

    俏娘亲郭芙儿笑吟吟地道:“若是能转上几个官再得个优差就不妄那份厚礼了。”

    陈德兴连忙行礼,道:“娘亲,廖世伯已经许了孩儿一个武锐军正将的差遣,而且武锐军在昨日一战中损失惨重,急需整补,没有几个月上不了战场的。”

    郭芙儿抿嘴一笑,道:“这倒不错,几个月后,北虏多半退了,到时候又能过太平日子了。二哥儿,正将下面至少七八百人……可是个肥差,等到差遣下来,别忘了再送一份厚礼给你廖世伯。”

    陈德兴讶然,自己这俏娘亲倒会做官,要是自己的亲爹有她这等本事便好了。

    俏娘亲一笑,伸出玉手拉着陈德兴便往厅堂中走,“二哥儿,现在时候不早了,定是饿了吧?家里正好有些酒菜,先吃了吧。”着话,她又对那个跟在身边清丽可爱的丫头道:“蓉儿,快去吩咐厨房开饭。”

    “奴奴晓得了。”丫头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陈德兴一眼,忽地一笑,就转过头风也似的往后厨跑了去。

    陈德兴望着离去的倩影,心这丫头的年纪……也就相当于后世的初中生吧?真是鲜嫩啊!

    一旁的俏娘亲却用有些幽怨的眼神瞟着陈德兴,忽又莞尔一笑,“二哥儿,蓉儿这丫头不错,莫如今晚上就让她陪房吧。”

    这可是个未成年的少女啊!陈德兴扭过头看着风姿绰约的郭芙儿,心里想着,‘你才是好女人啊……’

    郭芙儿似乎从陈德兴的表情上发现了什么,忽然收起笑脸媚态,白了他一眼,又叹道:“二哥儿,你也不了,该是时候娶亲了,临安的大官人可有安排?若是没有,我这个当娘亲的就要为你操办了。”

    话间,母子二人已经进了厅堂。这栋宅子是陈德兴的祖父陈虎山所留的,虽然显得有些陈旧,但仍然不失宽敞气派,陈德兴前世的那套三室两厅加在一块儿,都没有这间吃饭的厅堂大。不过宅子虽大,伺候的仆役女使却没有几个。除了王季、王蓉儿父女之外,便是王季的浑家王阿刘和两对上了年纪的夫妻。都是跟随过陈虎山的老仆,两个男仆都在六十岁上下,须发皆白,筋骨倒还结实,都有些武艺。两位老太太则是陈家的厨娘,做得一手宋朝风味的扬州菜。

    厅堂之中,已经摆好了一张圆桌三把椅子——这是给陈德兴、郭芙儿和刘和尚坐的。陈德兴是一家之主,郭芙儿是有皇封的外命妇,而刘和尚因为跟着陈德兴从军已经不是陈家之仆,还救过陈德兴的性命,自然可以和故主同桌而坐。

    桌子上面已经摆了下酒的凉菜,不是冷荤,而是精心腌制的咸甜果蔬,用梅红匣儿盛着。陈德兴知道这些吃食不是自家厨房所作,而是着人到街上买来的。此时的扬州城不但是两淮安抚司的所在,还是两淮地区的经济中心,商业繁荣,户口重多,衣食住行都极为方便。除了凉菜,酒也已经摆了上来,乃是扬州城有名的琼花露,飘着浓郁的芳香。

    郭芙儿亲自替陈德兴和自己斟了杯酒,又将酒壶递给了刘和尚让他自斟自饮,然后便接着和陈德兴话。

    “二哥儿,可有中意的姑娘么?告诉为娘,为娘找媒婆去。”

    陈德兴看了看眼前的俏娘亲,轻轻叹了口气,道:“娘亲,孩儿还年轻,尚未建功立业,不如再过几年吧。再,孩儿的兄长也没有成亲呢。”

    原来古人结婚未必是早的,和后世差不多,也同受教育程度有关。那些饱读诗书的士子往往晚婚,三十大几还孑然一身的大有人在……估计都是想先得个功名再娶上一门好亲!此时的宋朝似乎是个一切围绕科举进行的社会,只要金榜题名,便会有大好的亲事送上门。

    不过从军的将门子却是大多早婚,现在毕竟是乱世,上阵杀敌可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要是不早生一窝儿子出来,随时就要绝后的!

    郭芙儿闻言却蹙起了眉头,道:“二哥儿,你莫不是也和大哥儿一样,想要去考功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