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三十八章 够用就好 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十八章 够用就好 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十八章这是宝贝!

    廖莹中端坐在几案后头,只是不住的打量着眼前的“画作”,一脸苦笑不得的表情。这哪里是画,明明就是一堆线条拼凑成的船和……

    “庆之贤侄,这是什么?”廖莹中指着一张扭力发石机的图纸,一脸的疑问。三层浆座战舰的图纸他还能看出是条船,就是浆忒多了,也没有翼轮,而且船艏部下方还有个长长的尖角,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但是那张扭力发石头机的图纸,他就实在认不出是什么了。

    “这是发石机。”陈德兴轻轻敲打了一下发石机的图纸,郑重地道,“此乃军国利器,对我大宋来,当在神臂之上!”

    “在神臂弓之上!!”廖莹中吸了口气,实在不敢置信,“庆之贤侄莫打诳语,神臂弓乃是吾大宋以步克骑的利器,此发石机……可制骑兵?”

    廖莹中凝视着这扭力式发石机的图纸,这架发石机的样子实在有些奇怪,没有用来牵引的绳索,不知道如何将石头发射出去?

    “此发石机不能克骑兵,但是可克步兵,可守坚城,可击敌船。有此利器,吾大宋步军当如虎添翼,吾大宋城池当固若金汤,吾大宋水军当可纵横江海!”

    陈德兴侃侃而道,着这架扭力发石机的好处,很有一后世推销员的意思。不过……话回来,他并没有信口开河,而是实事求是。这架扭力发石机的确是一件可以扭转大宋陆上军事劣势的利器!

    如果没有真正上过这个时代的战场,陈德兴一定会想当然的认为大宋步兵最大的敌人是纵横欧亚的蒙古铁骑。但是经过日前扬州城下一战,陈德兴已经知道,所谓蒙古铁骑根本不是什么克服不了的难题——大宋自立国以来,就处于北方游牧民族的严重威胁之下,如何克制骑兵一直就是军队的头等大事。早就总结出了一套有效的步克骑的办法。虽然宋军步兵在野战中对上蒙古铁骑还是有劣势的,但是宋人有多少?蒙古人才多少?哪怕是十比一的交换率,成吉思汗的子孙也是不禁死的!

    如果蒙古人真的要靠他们的铁骑攻打南宋,二十多年的战争打下来,蒙古人大概已经绝种了!在蒙宋战争的战场上,真正让大宋军队陷入困境的不是蒙古铁骑,而是被蒙古铁骑驱使的北地汉儿!用后世的话,就是汉奸!因而要保住属于华夏民族的残山剩水,要把蒙古人从中原大地打出去,主要的对手不是蒙古铁骑,而是数量庞大的汉奸步军……

    而要对付汉奸步军,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洋枪洋炮当然是最理想的,如果再加一支规模的骑兵和拿破仑时代的欧式陆军战术,一路扫到蒙古高原绝了蒙古人种也没有问题!

    但是制造洋枪的钢铁从哪里来?陈德兴这几日已经研究过宋军制式的环首刀了,根本不是钢刀,甚至连熟铁刀都算不上,脆了一些,也不够坚硬。

    陈德兴猜想可能是因为宋朝的铁匠不知道如何去除铁矿石中的硫和磷,也不知道如何向铁水中加入适当的碳。因此炼出了高硫、高磷、低碳的铁。如果去除了硫和磷倒是可以算熟铁了,能拥有不错的锻造性能,可以打造出高质量的刀身,也能用来打造滑膛枪的枪管。只是这样的炼铁工艺改革并不容易,陈德兴毕竟不是学冶金的,虽然懂得些原理,但是要他真的将原理付诸实行,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而且有了熟铁,也不等于能立即造出滑膛枪。有了滑膛枪,也不等于立即可以大量生产装备部队,并且让宋军学会相应的战术。

    所以陈德兴干脆另辟蹊径,拿出了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扭力发石机加铁砲。哦,宋朝的铁砲并不是火枪,而是一种填装了火药的炸弹!有类似于后世的手榴弹,不过却因为**的质量不好,因此铁砲的个头一般比较大,投掷起来比较费劲儿,一般都用抛石机投射或直接从城墙上丢下去。在日前扬州城外一战中,宋军就没有动用火药武器。

    根据北宋编纂的《武经总要》中的记载,宋朝**非常复杂,除了硫磺、硝石(焰硝)、碳(竹茹、麻茹)之外,还有大量的黄蜡、松脂、清油、桐油、浓油等油脂,用这个配方生产出来的火药只能用来生产燃烧弹而不是炸弹。而到了南宋,火药配方已经有所改进,但是和后世的颗粒火药还是不能比的,虽然可以勉强生产炸弹,但是用来充当发射药似乎有些困难。所以这些会燃烧或是会爆炸的“铁砲”大多是由发石机抛射的。

    但是在蒙宋战场上使用的发石机却都是巨大而笨重的人力牵引式发石机。没有轻便型的扭力发石机,这就造成了南宋的火药武器很难在野战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而西方人早在古希腊时代就发明出来的扭力发石机却可以造得比较轻巧,当成一门原始型的野战榴弹炮来使用。

    “贤侄的意思是,这种发石机极为轻便,可以用于野战,可以装在战船之上?”廖莹中听了陈德兴的一番解释,也意识到了扭力发石机配合铁砲使用的价值——可以直接将铁砲投到敌步兵方阵的头上!步兵作战,全靠密集战阵,要是有上百枚的铁砲落在一个蒙古汉军千人队的头上,这后果就可想而知了……

    “正是,此发石机并不是用人力牵引绳所,而是以扭力发石……哦,道理非常简单,待吾演示于世伯一观。”

    陈德兴觉得和廖莹中不清楚,于是就取下了挂在房中墙壁上的一张软弓,又多取了一根弓弦和一支羽将。然后他将多出的一根弓弦也安装上了弓身——便是一张弓装了两根弦。又取出一支羽箭,折了箭头,插入两根弓弦之间,再反复转动,直到两根弓弦拧成麻花状再也无法转动,又将着断的箭头按在箭杆上,然后又抽动了一下箭杆,使之可以被弓身阻挡,最后又突然放手。

    “绷!”的一声轻响,那支被折去箭头的羽箭在两根弓弦扭力的作用下飞速弹出,却被弓身阻挡,但是箭头却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向前飞出,最后落在了几丈之外的地面上。

    “世伯,您可看明白了?”陈德兴收好弓箭,笑吟吟地看着廖莹中。

    “宝贝!这是宝贝……是军国重器啊!”廖莹中怔了一下,然后一下就吼了起来,脸上更是堆满了狂喜的表情,仿佛已经看到了蒙古汉军的步兵方阵被无数从天而降的铁砲炸了个七零八落。“有此利器,两淮之役定当报捷,日后西援川蜀也当大获全胜……庆之,你这下又立了大功,谁再想夺你前日之功,别老夫会帮你做主,便是枢密相公也会出来主持公道的!”

    陈德兴闻言一愣,露出了极其惊讶的表情,“世伯,您甚么?有人想夺某家之功?”

    廖莹中头,哈哈一笑,“老夫今日就是为此而来,不过现在好了……有了这个发石机,这等人只能自取其辱!庆之,快随老夫去抚司衙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