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一章 炮军 求收藏

第四十一章 炮军 求收藏

    求收藏,求推荐

    ......

    抚司后院的厅堂当中,只能听见沉重的呼吸声音,其他一时间只是鸦雀无声。

    梁崇儒的话得有些胡搅蛮缠,但是在扬州城内诸将和贾似道他们听来却不是没有道理的。陈德兴所献的扭力发石机的原理非常简单,制作起来想必也不复杂,以蒙古人控制的北方汉地工匠的水平,想要仿造是没有问题的,只要蒙古人能从战场上缴获一架扭力发石机的实物……

    而且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这架扭力发石机对于机动性强,阵形相对分散的蒙古骑兵恐怕没有多大威胁。这种军国利器主要是用来对付列阵而斗的步军的,一旦蒙古人大量制造,恐怕真的是大宋步军的末日了!

    “相公,请毁此图,请斩陈德兴!”梁崇儒看到机会,连忙大声地提议。

    他话音未落,陈德兴却呵呵笑了起来,看着梁崇儒:“今日堂上知道扭力之理的人可不少……你梁崇儒可敢以梁氏阖族性命担保,斩了陈某,北虏就不会有这个扭力发石机了?”

    梁崇儒冷哼一声,“如何不敢?陈德兴……尔以为吾等大宋之臣不晓得守口如瓶的道理么?”完,他又向着贾似道一躬到地,“崇儒愿以阖族性命担保,请相公速毁此图,速斩陈德兴!”

    廖莹中这个时候也凑到了贾似道身边,伏在贾大奸臣的耳边,低声道:“庆之此子尚有义弟二十一人,皆可为其效死力!”

    他的话其实只了一半,还有一半便是:只要有一人带着相同的图纸投靠城外的蒙古人,大宋朝还能不能熬过眼前这关可就难了……

    贾似道的脸色顿变,他如何想不透这层道理?立即换上了一副笑吟吟的面孔,一挥手道:“这是甚道理?怕鞑子仿造就不要这军国利器?吾大宋还有可以流传千古的文章道理,此乃大道,不知道要强过扭力发石机多少倍,难道因为怕鞑子学了圣人的大道去,吾大宋还要学秦始皇焚书坑儒么?”

    这个道理的真是牵强了,但是出自枢密相公贾似道之口,却是无人敢反驳一句。

    贾似道冷冷看着和他为难的卢兆麒、梁崇儒还有卢大安三人。这个时候,谁都能看出来,贾似道的立场是完全站在陈德兴一边的。谁要再找陈德兴的麻烦,就是和贾似道过不去了。

    ……贾似道整人的手段可是很有一些的……

    梁崇儒深深的吸了口气,叉手道:“枢密相公教训的是,学生……所虑不周,还请相公恕罪。”

    陈德兴闻言却眉头一皱,这梁崇儒倒是能屈能伸,看到苗头不对,立即服软……这个人不好对付,得多留神了。

    旁边的李庭芝,发出了一声响亮的低笑:“梁机宜,那你陈德兴拿来的证据可是铁证?”

    “自是铁证如山,学生和左武都是被卢大安所欺瞒。”梁崇儒一脸正色,回头一指卢大安,“卢大安,尔可知罪否?”

    卢兆麒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也指着瘫坐在地上的卢大安道:“卢大安,尔竟敢如此欺瞒老夫,老夫险些被尔所骗,害了忠良,尔该当何罪!?”

    卢大安这时已经傻了……因为他知道自己死定了,他是武官,区区从九品的承节郎。贾似道杀他如杀一狗!督军两淮,知枢密院事的贾似道是有此权力的。

    而梁崇儒,别看他只是一布衣文士,但是有前太学生和扬州名士的身份,贾似道是不会和他为难的。否则御史的弹章就要如雪片一样飞来了,太学里面那帮没事也要找事儿上书的“无官御史”更是不会放过这种扬名立万的机会。

    至于卢兆麒,虽然也是武官,但毕竟是入了横行加了遥郡还掌握一军的大官,贾似道不会为了陈德兴去死整卢兆麒的。

    所以贾似道要给陈德兴一个交代,顺便平息这场争功事件,唯一可以拿来开刀的就是他卢大安了。

    “帐前亲兵安在!”贾似道再开口时,语气已经阴森起来,从厅堂之外唤来了亲兵户卫,然后一指已经瘫在堂上瑟瑟发抖的卢大安,“给我拿下,夺去官职,且压入抚司大牢,容后重重治罪!”

    简简单单几句话,卢大安的性命算是交代了,堂上诸人都知道,这位已经是个死人,明天一早就该听到他畏罪自杀的消息了……

    处置完了替罪羊,贾似道缓缓拈着胡须,笑吟吟地看着陈德兴,满脸都是喜爱欣赏的神色。

    “庆之贤侄果然是少年奇才,先有保障河畔血战杀敌之勇,后有献扭力发石机之智。大宋有你这样的智勇双全之将,实乃是国家之大幸,官家之宏福……”

    不要钱的好话,贾似道毫不吝惜地往外抛着。四百多颗真鞑子的首级,再加上堪比神臂弓扭力发石机,大宋官家还会舍不得一个横行官吗?这可是0岁的横行官啊!日后只要稍有些运气,吕文德、夏贵如今的地位还不是闭着眼睛就能得到的?哪怕是再进一步,如孟珙一样成为一路帅臣也不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人物,已经值得贾似道拉拢了。

    “相公,”陈德兴要的可不是这等不值钱的好话,他一叉手,又给贾似道行了一礼,“下官还有建言。”

    “哦,但无妨。”贾似道道。

    “下官所献之扭力发石机乃是新创之物,制作、使用皆非易事,又无前列可循,而且还需保守秘密,以防被北虏获得。因而下官建议单独设立一只砲军,专门制作使用扭力发石机。”

    此议一出,厅堂之内的梁崇儒脸上顿时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然后就是躬身一礼,“相公,学生以为陈承信所言极是,学生建言,可令陈承信为砲军都统制。”

    这可是一军都统制啊!陈德兴听闻此言,也是一怔。他提出设立砲军,自然是想在砲军中谋一个统领一级的差遣,同时在把跟随他的弟兄都编入砲军。但是却没有想过可以一步登天当上都统制!虽然此时宋军的编制很乱,同样的都统制也是有大有。大的都统制就如卢兆麒,掌握五六千兵马,官拜横行大夫(横行官共分二十五阶,其中级别较高的十三个有大夫名号的称横行大夫),领遥郡。的都统制,往往只将着一两千人,入了横班就可以做了,哪怕没有横班的资历,一个大使臣加个权发遣的名义也是可以暂时担当的。

    不过陈德兴在军中的资历太浅,哪怕只是一个指挥一千人的都统制,还是有些大了。况且,这个砲军还要负责打造发石机,肯定要管辖不少工匠,军额不可能只有一千,而且还会有大量的经费过手,这可是个肥缺啊!

    贾似道当然知道这是梁崇儒在放暗箭,砲军都统制的差遣是肥的,但是肩膀上的担子也不轻,也容易出纰漏。比如没有能及时造出足够数量的发石机,比如发石机在战场上的效果不如预期,再比如发石机的制造方法泄漏……都可能变成能让陈德兴一栽到底的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