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三章 故人之后 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十三章 故人之后 求收藏、求推荐

    “……给朝廷上表章报功吧,就且先按照陈德兴给出名单报上去……哦,卢大安用不着功劳了,他活不过今晚的,且把他名下的首级叫卢兆麒去分了吧。另外,让人临摹一分扭力发石机图一并送去临安,请官家赐个佳名,什么扭力发石机也忒难听了。这陈德兴的文采真是不及他老子一成,就是官运好得出奇,也不知道能不能长久?”

    贾似道低声了几句,回头朝侍立在身后的廖莹中笑道:“真没想到陈君直能教出这等跋扈的儿子,还好遇上了某这个量大的,要是换个量窄些的阃帅,恐怕不由分就斩掉了。只是今日给他一个权发遣都统制,来日不晓得会不会害了陈君直一门……”

    廖莹中脸上露出了奉承的笑容,“陈君直能有相公这样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若不如由学生走一趟临安,请陈君直来辅佐相公吧。”

    提到让陈德兴的老爹出山,贾似道脸上的笑意中也多了几分无奈,摇摇头道:“他是个一心要做官的,这一还不如他儿子,吾大宋如今就是能做官的人太多,能做事的人太少,能做事又肯做事的人更少……”

    “相公,如果不请陈君直来,待来日大军西进,参议署该让谁来领衔?”廖莹中问道。

    贾似道并不能亲自指挥大军,现在全是靠李庭芝参赞。不过两淮一旦告捷,李庭芝就会留守扬州,到时候贾似道身边还需要一个通晓军事,且能文能武的良才辅佐。

    贾似道思索了一下,又道:“请江古山吧,他当年是和孟忠襄齐名的,在西边是有基础的,也是知兵的,带吾的亲笔信去吧。”

    “学生定不辱命。”廖莹中顿了一下,压低了声音,“相公,学生走后,和故人之后的联络,该交给谁?”

    提到故人之后,贾似道脸上笑意就全然不见,只是皱着眉头不话。廖莹中也把眉头拧了起来,看来这位故人之后也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

    贾似道猛的一甩衣袖,“……这故人之后,是极其机密之事,只能由你我二人知之!……若是让临安的官家知道吾与那故人之后还有联络,吾这枢密相公也就到头了!”

    贾似道抬头看着庭院里阴沉的天色,只是喃喃自语:“这故人,也是可惜了,多好的机会啊……对了,群玉,这次你还是不要去临安了。”

    “学生不去的话……难道让应龙走一趟?”廖莹中皱眉问。

    “应龙不行的,还是叫梁崇儒去吧。”

    “梁崇儒?他如何去的?他连个官身都没有呢,到了行在如何替相公活动?”

    贾似道笑了笑,“没有官身正好,老夫是不指望有官的御史台能把丁青皮搬到的。另外,让吕家那人去砲军当个管办机宜文字……这打造发石机的本事可不能只有陈德兴一人掌握!”

    ……

    这个时候,在扬州城内卢兆麒的宅子里头,卢兆麒也负手站在庭院当中。他背着腰,似乎一下子苍老了不少。

    今日在抚司厅堂发生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有多大自不待言。以堂堂一军之主,居然没有斗倒一个的训练,还眼睁睁看着这训练一步登天,也掌了一军!虽然这新建的砲军是没有办法和老牌子的雄胜军相比,但是宁欺白头翁,莫嫌少年穷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这陈德兴不过二十岁,已经有了这样的成就,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三四十岁的陈德兴搞不好就是一路安抚了!到时候安丰卢家,还有活路可走吗?

    背后突然传来轻轻的声响,卢兆麒漫然回头,就看见自己的女婿,可以用玉树临风形容的梁崇儒站在身后。

    “老泰山,抚司使人来告,卢大安名下的首级可以由您分配。”

    卢兆麒一笑,“他们已经当大安是死人了!”

    梁崇儒淡淡地道:“老泰山,卢大安不会白死的!”

    卢兆麒只是深深看着自己的女婿,最后摇摇头,“不白死还能怎么样?枢密相公正是看中他的时候,你真以为老夫还有办法搅和了打造发石机的事情?”

    梁崇儒重重的哼了一声:“老泰山,您何时见过如此跋扈的大宋武将可以善终的?”

    卢兆麒摇摇头,“那也得升到正任官后,官家岂会嫌一个承信郎跋扈?”

    梁崇儒看了一脸忧恼的岳父一眼,嘿嘿一笑,“一个承信郎也动不了安丰卢家的……老泰山不必烦恼,枢密相公只是用陈德兴之勇,用完了就该嫌他跋扈了。”

    卢兆麒看着女婿,半晌才道:“易夫,今日之后,枢密相公还会把你当自己人么?”

    “如何不会?”梁崇儒拈着须髯,淡笑道,“吾在临安太学中故交颇多,枢密相公若是想真正在政事堂里面做主,还得靠吾等士子以正言逐奸佞。只要帮助枢密相公把这事办妥了,即使这科不中,下一科也能高中的。到时候,还怕一个跋扈的武夫?”

    “如此就好。”卢兆麒长出口气,目光中充满期待地看着女婿,“易夫,吾的几个儿子没有一块读书的料,都是不成器的武人,将来的卢家就要靠你遮护了。”

    ……

    扬州城,卧虎坊,陈家将军第。

    厅堂之内,红烛高照,两桌便宴,已经到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酒席之上,是二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个长得恁叫一个凶恶,吓得那个负责端盘子端水待客的王蓉儿萝莉嗖嗖的直抽凉气儿。

    二哥儿怎么整日和这等粗野汉子往来啊?

    “哥哥,真没想到您恁般快的就当了一军都统制了,二十岁的都统制,虽然有个权发遣,而且眼下都统制的名号也越来越滥,但总归是个了不得的大官了!俺陆恶虎这回服了,这辈子就跟定哥哥了!”

    在酒席上大声话的正是那个叫陆虎的校尉,前几日还嚷嚷着要拿十个首级去连升四个官,便是知道这升官背后的潜规则有多黑!没想到陈德兴不仅保住了弟兄们应得之官,还顺带捞了一个权发遣砲军都统制!

    要知道这官难得,差遣更难得,一个好的差遣更是难如登天!这等官场厮杀的手段,如何不叫陆虎和一般弟兄们卖账?

    陈德兴的脸上却没有多少喜悦,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这般兄弟,最后把目光停在了话的陆虎的恶人面孔之上。

    “恶虎,你的可是真的?”陈德兴的语气淡淡的,不过却自有一种威严。

    陆虎虽然长相鲁莽,不过心思却有细的时候,知道眼前这人是他这辈子富贵的希望。连忙一叉手,正色道:“但凭哥哥吩咐。”

    陈德兴头,道:“明日开始,你跟我读书。”

    “读……读书!?”陆虎瞪大了眼珠子,定定看着陈德兴,“哥哥,俺恶虎又不打算考状元,读甚鸟书?”

    陈德兴一哼,“方才还但凭吩咐,现在怎的就不听了?”

    “听的,听的……哥哥叫俺读书,俺就读书!”陆虎连忙改口。

    陈德兴又环视了一圈周遭的弟兄,道:“各位兄弟很快都是官了,但是你们自己是甚出身,肚子里有多少货,自己都清楚吧?这官你们可做得好?要知道扬州城里面不知有多少人等着找毛病,看笑话呢!所以,从明日开始,你们哪里都不许乱跑,都给吾老老实实呆在军营里面,练武、读书,听吾安排去做事情!可明白了么?”

    周遭自是众口一词:“但凭哥哥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