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四章 要打炮,先读书 求收藏

第四十四章 要打炮,先读书 求收藏

    第二更,拜求推荐!

    ......

    扬州十里长街旁边,原先属于武锐军的大营盘子,今儿开始就一分为二了。最靠东面原来武锐右军的营盘,包括一个面积颇为可观的校场,全都归了新鲜出炉的砲军所有。这里原来是可以安置两三千人的大营,现在就给陈德兴麾下的六百几十人使用。至于余下的一千三百余军额,还需要些时日才可以募集起来。虽然只有六百多人,但也是堂堂一军的架子,各级将佐自是不能少的。当日琼花楼上和陈德兴义结金兰的二十一人,都是换了武官的袍服,腰悬宝剑,据案而坐在砲军都统制的大堂之上,等候着刚刚从抚司衙门领到了正式的将令,成了一军之主的陈德兴给他们安排差遣。

    而在陈德兴之侧,还多了一个头乌纱软帽蹼头的文官,不是白面书生,而是个筋骨如铁的黑脸汉子,正用凌厉的眼神打量着陈德兴的这些义兄弟。

    陈德兴抬起右手,指着这位黑脸膛的汉子,对他的一干弟兄们道:“这位是我们砲军的管办机宜文字,官拜从政郎的吕慕班,也是某家的安丰军同乡世交,某家在临安时就常和吕世兄往来,不想今日能同在枢密相公帐下效力,真是三生有幸啊。”

    姓吕,安丰军人士,和将门出身的陈德兴是世交——堂下几个在军中厮混多年的军汉的心头都冒出了另一个吕姓的大人物,安丰将门首领吕文德!

    这个吕慕班就是吕文德的从子(侄子),名师虎,慕班是他的字,取义仰慕投笔从戎的班超。不过安丰吕家的子侄投笔从戎的不多,弃武从文的却不少。可惜也大多是科场失意,吕师虎也不例外,一个从九品的从政郎还是靠吕文德的功劳萌补而来的。只是眼下单靠萌补出身的文官,如果没有特别的机遇,是很难爬到高位的,哪怕有个名叫吕文德的叔叔也没用——能萌补当官的主儿,谁没有好爹好爷好叔伯?要是都能飞黄腾达,那就不是唯有读书高的宋朝,而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晋朝了。

    所以即便是萌补入仕的文官,都不会放弃文章经义和科举正途。如今开府两淮的贾似道便是先萌补入仕,再中的进士。不过这个进士是极难考取的,整个大宋读书人数以百万,能够金榜题名的,每一科不过五六百。别是没有多少文章底蕴的将门子,便是诗礼传家的衣冠世家,出个进士都是非常了不得的大喜事。

    因而在科场失意了几回之后,这位望之不似文人的吕师虎就只好再从军功路子上往上爬了。如今是乱世,宋朝又实行以文驭武的国策,文官们取得军功的机会自然不会太少。如贾似道的父亲贾涉便是萌补入仕后,靠着军功一路升到淮东置制使兼知楚州的。虽然军功路子上升的文官总不如科举出身的文官清贵,但也好过把文资转成武阶去带兵……

    “某等拜见机宜。”

    堂下的“陈家班”兄弟,自是不敢怠慢安丰吕家出身的吕师虎,全都恭恭敬敬起身行礼。陈德兴也是满脸堆笑,将自己是这些弟兄一一介绍给了吕师虎。最后还一拱手笑道:“吕世伯,你能屈才来弟这个草台班子,真是让弟喜出望外啊!今后这砲军,便是侄和世伯同掌了。”

    陈德兴的话得客气,还按照安丰将门内部的辈份称吕师虎为世伯。但吕师虎却不会糊涂到去染指人家尸山血海里拉出来的队伍,这也不是他来砲军的目的。当下也哈哈一笑,叉手道:“庆之,你哪里话来,某家一介书生,只懂些文章字句,军务上的事体是一窍不通的,能做好机宜文字的本分,就已经烧高香了。而且你我年纪相仿,世伯我是不做的,都快把我叫老了,还是兄弟相称吧。”

    陈德兴只是微笑,双手连连虚按,示意他的一班兄弟坐下来,“……吕世兄的学问,某家在临安就听家尊起过,还关照某家到了扬州后要时常向世兄请教学问的。”

    吕师虎只是苦笑着摇头,“吾有甚学问?不过是些无用的文章经义,并非是济世的实学。如庆之献上的发石机,吾不仅做不出来,连样图都看不懂,还望庆之可以不吝赐教。”

    听这意思,他似乎是来学习打造发石机的。

    陈德兴算是摸到了对方的底牌——这个要求他可以满足,安丰吕家也是大宋的将门,如果学会打造使用扭力发石机对大宋也是有好处的。至于将来会不会和安丰吕家在战场上见面,陈德兴根本不担这心思。真要有这一天,自己的砲兵早就是炮兵了!

    而且这扭力发石机真要用好了,也是很不容易的!

    想到这里,陈德兴一笑,不再和吕师虎废话,而是目光在堂下一扫,沉声道:“堂下可有会做木工、铁工的兄弟?”

    他这一问,堂下的二十余人都是一愣,随后便有六个人立了起来。陈德兴目光一扫,认得那几人分别是齐塔、陈硕、谢千一、陆六、于保、严济民。

    “都会些什么手艺吧。”陈德兴笑着问道。

    “弟齐塔,从军之前是铁匠,能打造诸般兵器。”话的是个高大魁梧的青年,面貌也颇是粗豪,很有两膀子力气,能开一石的硬弓,原来是打铁练出来的。

    “弟陈硕,从军之前是木匠。”陈硕是个又高又瘦的青年,长得很黑,还有一对微微凸出的鱼眼,多半是个近视,看人的时候总是眯着。

    “弟谢千一,是铁匠铺子的学徒。”这是个粗壮的少年,最多十六七岁,同样是膀大腰圆,就是个子有些矮,不到五尺。

    “弟陆六,是个船匠,也能做些木工。”陆六是个中年男子,脸上尽是沧桑凄苦,原是真州(仪征)打造渔船的匠人,家人都在真州城外居住,而昨日传来了真州被鞑子攻打的消息……

    “弟于保,也是船匠出身,还跑过船。”扬州地处水乡,渔业和水运发达,自然有不少人干过造船的营生,现在话的这个黑不溜秋的伙子一看就知道是个靠水吃水的。

    “弟严济民,从军之前当过木匠。”这是个长相忠厚的青年,生得一双大手,指节粗大,一看就知道是做过活的。

    陈德兴微笑,“甚好,有六个兄弟会铁木手艺,看来右军的架子可以搭起来了……本官的意思,砲军之下当分左右两军,左军操砲,右军造砲。左军皆是战士,右军则是匠人。”着他又将目光转向刘和尚,“和尚,右军统领暂时由你来做,右军之下设木工将、铁工将、组合将、火药将等四将。齐塔、陈硕、谢千一、陆六、于保、严济民等兄弟皆在右军为将佐,具体的差遣容后再议。今日下午,你们先随本官和吕机宜去都作院、造船场挑人吧。今日上午,本官先和你们砲军野战之诀窍。”

    这些诀窍,其实都是陈德兴闭门造车琢磨出来的,好不好用还得慢慢摸索。

    “某等遵令。”

    刘和尚和六个被到名的兄弟,都躬身行礼,另了将令。一旁的吕师虎则目光灼灼地看着此六人,也不知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陈德兴则将目光投向堂下众兄弟,只是一笑,“众兄弟,你们可知道砲军是如何作战的,可知道砲军杀敌建功的诀窍是什么吗?”

    底下的军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茫然。一旁的吕师虎也有些好奇地看着陈德兴。

    陈德兴语气平平常常,只是笑着:“砲军打仗不是靠勇气武艺,而是靠学问!要在二三百步外将铁砲抛到北虏的头上可是个大学问!所以,自今日开始,你等除了练武和做事,还得跟着吾读书!”

    读书?打砲和读书还有关系?吕师虎闻言却是目瞪口呆,定定地瞧着以弱冠之龄便掌一军的陈德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