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五章 打炮的学问 求收藏、推荐

第四十五章 打炮的学问 求收藏、推荐

    宋朝人无疑是喜欢读书的,哪怕是在这南宋末世之中,人们还是相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哪怕是升斗民,也会尽可能让子弟去读几日圣贤书,哪怕没有考功名的天赋,多识得几个字,多懂些圣人的道理也是好的。

    但是自认为博览群书的吕师虎,实在也想象不出打砲和读书有甚关系——是打砲,不是造砲,造砲的工匠还可以去读一下《鲁班书》。可打砲该读什么书?总不成是《奇门遁甲》吧?

    吕师虎感到奇怪,下面陈德兴的一般兄弟同样是一脑袋疑问,只是不,都定定地看着陈德兴。

    “打砲要通的首先是算学,只有算好了距离、方位、风速、砲重、弦力、角度、抛物线,才能百发百中,使得俺们砲军成为枢密相公麾下克敌制胜的劲旅奇兵!”

    底下的众人都眨巴着眼睛,完全听不懂陈德兴的意思——打个砲嘛,对准了打不就行了?最多再测一下距离,咋还有恁般多的门道呢?

    “庆之,吾对算学也有些涉猎,也读过算经十书,只是不知该将何种算法用以砲术?”

    一旁的吕师虎这时很感兴趣地插话问道。

    宋朝的士人虽然有些忽略自然科学,但也不是无视。此时已经渐渐成为儒学主流的理学,也还讲究“格物致知”,要“穷天理,明人伦,讲圣言,通事故”,这“事故”便包括了草木、器用。宋朝的理学只是将草木、器用至于天理之下,视为天理的阐发应用。而南宋理学大家朱熹本人对于自然科学也颇有研究,在其所著的《北辰辨》、《尧典》和《舜典》之中,都有大量关于天文、地理方面的研究内容。除此之外,朱熹对地质学化石、否认神创论、宇宙起源、地心、大地自转、日食与月食、潮汐、雪花六角晶体形状、雨虹等的形成、地理对气候的影响、生物与人类起源、中医诊脉、农业生产结构、农作物布局及具体的生产技术等问题都有见解阐述。后世被定为科场程式的《四书章句集注》不过是南宋理学的一部分而已。

    而此时南宋的儒生,虽然已经以道德文章为第一,但是对草木、器用之学的兴趣还是高于明清的——但是儒生士大夫们的主流思想,还是视儒家经义为大道,其余皆是道……

    “吕世兄,德兴所欲用以砲术的算法并非来源于算经十书,而是源于大食、天竺和西域大秦等国。”

    陈德兴微笑着回答。他的前生是科班出身的高级海员,数学当然是不差的。但是后世的数学都是源于西方,和中国的算经十书并非一脉相承。陈德兴本人也没有读过算经十书,更不可能将自己掌握的后世数学知识用算经十书中的语言和标准阐述出来——这可是做大学问!没有多年的苦心研究,根本不可能成功。如果陈德兴有志于去当一个元代大数学家,倒是可以去干这事儿……

    “何缘不用算经十书里面的学问?”吕师虎只是好奇,并没有流露出丝毫鄙视。如果南宋的儒生和明清儒生还有什么不同,便是对外部世界并不排斥,也不是盲目自大。

    根据陈德兴今生的记忆,大宋其实是一个相当开放的国家,对外贸易极其繁荣。泉州、广州、明州、临安等处,中外客商运集,还有许多来自大食的商人定居在那里。而南宋的商人同样遍布周遭的日本、高丽、交趾、三佛齐、爪哇、占城、高棉等国。甚至还有不少宋朝商人远赴天竺、大食经商。宋朝官方对于外部世界,自然也不是一无所知。

    而且宋朝自立国之日起,便是个被动挨打的弱国,哪怕在东亚世界的国际权力结构中也不处于峰。到了南宋更成了偏安一隅的邦,所以宋儒脑袋中也没有多少天朝上国的思维——世上哪儿有向外国称臣纳贡的大天朝?

    “不瞒世兄,弟并未研习过算经十书,却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学过大食、天竺的算学,其中有些算法简单实用,正好用来教授军士。”陈德兴也未隐瞒自己不通算经十书之事,省得这个黑炭似的书生没事儿就找自己讨论一些自己听都听不大懂的高深算学。

    “哦,原来如此。”吕师虎不置可否地头,不再纠缠用什么算经去教军汉们打砲了——反正打砲也不是科举,管它怎么算,只要能打得着就行了。可问题是,打个砲真用得上算学吗?

    “诸位一定不明白砲术和算学的关联吧?”陈德兴用眼角扫了一眼吕师虎,笑吟吟道,“抛石之机古以有之,也不曾听要用算学的。然而古之抛石机也无用之于野战者,更无间瞄之法,多是以目测校射之法直射城墙,自然不需要用到算学了。”

    “庆之,你得间瞄是甚意思?”吕师虎又听到个新词,好奇地问。

    “间瞄就是砲手在无法直视敌方的情况下发石破敌!”陈德兴道,“如此便可将砲兵至于步军之后运用,以防砲军被北虏马队践踏。”

    “岂不是和弓弩抛射一样么?”吕师虎道,“弓弩抛射可无甚准头……若以发石机射三百步外之敌阵,只怕要偏得没边了。”

    “而且敌阵不是城墙,不会伫立不动等着砲军慢慢校射的,所以砲军野战,必须用到算学。另外,砲军野战还需要注重以下几……”

    陈德兴非常仔细地向吕师虎还有在坐的砲军军官们解释起了发石机野战的难——他不记得历史上有什么发石机野战的成功战例,这种武器在欧洲也是多用于攻坚或是水战的。而在陆地野战中,发石机的弱非常明显:一是过于笨重,难以移动。此时在蒙宋战场上使用的发石机都是牵引式的大型发石机,基本没有机动能力,大多是在战场上现做的。这玩意儿用于攻城没有问题,用来野战就不行了,敌人可不会给你打造发石机的时间。

    二是对于移动目标的威胁不大,可没有什么敌人会傻乎乎等着你用发石机慢慢校射的,若是轰上几发不中,人家早就挪窝了。所以发石机想要在野战中发挥威力,除了拥有一定的机动性之外,便是高水平的砲术——必须在敌军做出反应之前,将最多的铁砲轰到他们的军阵之中!

    第三则是要拥有大威力的铁砲(炮弹),如果只是抛石头的话,发石机对野战目标的杀伤力是非常有限的,很难像后世的炮兵一样,成为可以决定战斗胜败的决定性力量。

    听完了陈德兴的讲解,吕师虎深吸一口气,了头道:“没有想到这发石之机,尽也有如此多的学问,师虎今日真是开了眼界。”

    陈德兴知道对方是来偷师的,不过他也不在乎,对他而言,这发石机只是个开始而已,当下便拱拱手道:“世兄何出此言,此发石机之法实乃道,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