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六章 异域兵书 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十六章 异域兵书 求收藏、求推荐

    夜色之中,陈德兴和吕师虎双骑并肩而行,只是穿行在扬州城的街道当。朱四九领着十余甲士,默不作声的拱卫着他们。

    此时宋军虽然战马奇缺,但是身为都统制和统领这样的高级军官,还是可以配上战马的。现在陈德兴所骑的是一匹西域种的高头大马,乃是日前缴获自蒙古铁骑。吕师虎则骑着一匹个头较矮的军马,根本充不得战马——并不是所有的马都能当成战马使用的,战马是马中的佼佼者,极度缺马的南宋一国,在籍官马不过一两万之数,可充战马者更是凤毛麟角,唯一的作用大概只是让将官乘骑了。

    街头巷尾,此时非常的热闹,十里长街,到处都是灯火通明,青楼楚馆,传出阵阵悦耳的丝竹之音,酒家食肆也都宾客盈门,飘出的香味更是把人的馋虫都勾引出来的。

    和之前及以后的王朝不同,宋朝是重商的,南渡之后,军费日增,国用匮乏,朝廷自是更重商业。无论内贸外贸还是城市的服务业,俱是繁荣异常。大城市一般也不宵禁,不过如扬州这样地处前线的城市,通常还是要宵禁的,今夜只是破例。因为两淮抚司刚刚将日前大战的犒赏发了下来,现在正是战士们纵情欢乐的时候,两淮安抚大使贾似道在某些方面还是很通情达理的。

    吕师虎虽然生于将门,也熟读兵书,精通武艺,但却一直生活在繁华安逸的临安城,这一次还是头一回来到长江以北的扬州城——这是家中长辈的安排,许是看他累试不第,知道他在科举路子上没有什么指望了。

    看到这扬州城繁华的夜景,吕师虎却是微微叹气,大敌就在城外,城中却是一片欢歌,真有一些快活一天是一天的意思啊!

    只是地处后方的临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整个大宋,又何尝不是在得过且过呢?

    吕师虎突然低声开口:“庆之……”

    陈德兴仿佛知道他想什么似的,笑着扬手,“吕世兄,事在人为,国家之事还没有到不可为,吾大宋依旧有万里之疆,千万户口。还有你我这样的武将文臣,岂会一直被北虏所侮?

    而且我已得到枢密相公的信任,操练砲军,打造发石机,自信可以用此利器摧破北虏,扭转吾大宋之不利。只是这砲军吾也是刚刚上手,还有些是闭门造车,待摸索出经验,还将编写操典,献于枢密相公。吕世兄若不嫌弃砲术乃道,可以和德兴一同摸索。”

    吕师虎看着他,“庆之,你真有把握?”

    陈德兴笑笑:“把握自是有的,只是能做到何种程度而已……这砲军用来攻城拔寨容易,用于野战也能凑合,可要将砲军练成我大宋在陆上的杀手锏却是不容易的。”

    这砲军并不是炮兵,历史上并无以发石机纵横陆上战场的砲军。

    “不过吾对砲军在水上的用处,却是颇有些把握的!”

    “水上?庆之还通水战?”吕师虎对自己这位世兄弟又多了几分兴趣。

    “自是通一些水战的,不过不是吾中华的水战之法,乃是从一本大秦国兵书上学来的。”陈德兴当然不能自己的水战本事是后世在大连海运学院玩船模时摸索到的,所以只能往罗马帝国的头上栽了。要不然又如何解释他这等年纪轻轻的武夫,突然就拿出了扭力发石机,又精通大食、天竺算学,而且还懂造船,精通水战、航海……这本领实在也太多太大了。

    “大秦?秦始皇的大秦……”

    陈德兴摇摇头,“不是,非是吾中华的大秦国,而是西域大秦,又名海西国,北朝时称普岚、伏卢尼,隋唐时称拂菻。此国乃是极西大国,历史悠久不亚于吾中华,曾经盛极一时,有沃野上万里,人口数千万,雄兵百余万,称霸极西之地。”

    吕师虎吃了一惊,“极西竟有如此大国?该不是以讹传讹吧?”

    陈德兴一笑,“吾乃是听一番商人所言,此番商便自称从拂菻国而来。”

    “此国尚在?”

    “尚在,只是不复往昔之强盛了。”陈德兴一顿,叹口气道,“昔日万里之土,如今只剩一隅之地,和吾中华何等相似?”

    “不知其国的兵书比吾中华如何?”吕师虎试探着问。他本来以为陈德兴所献的发石机乃是其父陈淮清的手笔。可是现在他猜想这架发石机可能是来自西域传入中华的书籍。

    “其国陆战的兵书吾也没有见过,”陈德兴笑了笑,“不过却见过一本水战兵书……此国乃在极西大海之之濒,此海名曰地中海,周围强国叠起,海上烽烟两千年不熄,自然善打水战了。其中还有几种战舰图样,也是颇为不俗的。”

    “那个扭力发石机是……”

    “是其国战舰之上的利器,”陈德兴大大方方的承认,“可抛射火球,烧毁敌舰。”

    吕师虎微微色变,“若是北虏得知,置于其兵舰之上,只怕吾大宋水军……”

    陈德兴摇了摇头,道:“北虏早晚会知道的,因为北虏的铁骑早就打到了拂菻国的边上,不定现在已经把拂菻国灭掉了……据临安的番商们,不少极西大国已经被北虏灭亡了。如今的北虏,已经是纵横数万里,人口上万万,带甲之士上百万的大国了。”

    吕师虎身子一抖,久久不作声。蒙古西征,灭国无数的事情,对此时的大宋高层而言并不是秘密。一方面他们可以通过往来贸易的大食国商人了解到这方面的情报;一方面派遣到北地的细作也会带回类似的消息——蒙古人的西征军中可有不少汉人工匠的,而且还有一部分汉军世侯也派兵参加了蒙古西征。比如那位跟随旭烈兀远征西方,号称在西亚攻破三百余城的郭侃便是汉军世侯史天泽派出的大将,据还是郭子仪的后代。

    过了不知道多久,才听吕师虎道:“庆之,你得到的那本水战兵书,可否借吾一观?”

    “如何不可?”陈德兴豪爽的一笑,“世兄有此兴趣,吾自当双手奉上此书摹本,只是……”到这里,他眉头一拧,“只是书中有些东西颇为紧要,须得先献于枢密相公,唔,就等上几日,待发石机样品做成之时一并献上,尔后再给世兄一观如何?”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那吾就等着一观此西域兵书了。”吕师虎神色不变,只是头。

    献上兵书也是功劳,这是陈德兴的福运,他虽然羡慕,但也不至于出手抢夺。身为吕文德从子,他也不需要这样不择手段。而且,卢兆麒那个老军头刚刚在陈德兴手底下吃了大亏,他可没有兴趣再去试陈德兴的手段。

    想到这里,他便冲着陈德兴一拱手,“庆之,今日就此别过,明日吾还要听听大食和天竺的算学是怎么回事,若有不明之处,还望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