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七章 陈木匠 求收藏,求推荐

第四十七章 陈木匠 求收藏,求推荐

    “西域大秦国的兵书……”

    两淮安抚司的节堂之中,贾似道负手,重复了一句他刚刚听的话语。

    而告诉他这个消息的不是旁人,正是砲军管办机宜文字吕师虎。这个长相粗黑的文官,此刻就伺候在他的身边,低声道:“相公,下官觉得那陈德兴所言非虚,他的本事多半来自这本大秦国的兵书……现在只怕北虏也得到相同的兵书,打造出一般的发石机,吾大宋可就要危险了!”

    贾似道只是默然,最后才苦笑一声:“能让吾大宋先得到这部外域兵书……也是官家厚福,此次总是可以渡过难关的……”

    吕师虎的表情却无比凝重,低声道:“就怕陈德兴打造的发石机,所练的砲军不足用……这发石机来自西域,西域诸国也当有此物,可是蒙古铁骑不照样一路摧枯拉朽?可见此物在战场之上,至少在陆战之中未必好用!相公切不可将破敌之希望,全寄于陈德兴的砲军……”

    贾似道嗤的一笑,摆摆手,“吾自有主张,慕班,你且去信告诉吕安抚,三个月内吾必能摧破两淮之敌,明年春暖水涨之时,吾将亲率舟师西援京湖、川蜀。而且吾还得到陈德兴所献之发石机,配以铁砲,当可纵横川江,此战吾军必报大捷!”

    三个月就能把蒙古人赶出两淮了?吕师虎一脸疑惑的还未话,贾似道已经转过身来拍拍他的肩膀,“慕班,不必想那么多了……还是抓紧些时候,去把陈德兴打造发石机,操练砲军的本事学到手。将来四川、京湖也是要建砲军的,到时候你若肯转武资少不得一个都统制,若是还想当文官,吾调你去提举殿前诸军兵器所。”

    当都统制当然不是吕师虎的理想,但是提举殿前诸军兵器所却是一个不错的肥差,而且还是文官。吕师虎闻言大喜,连忙躬身行礼,刚想几句感激之语,就看见廖莹中脚步匆匆的从外面进来。

    “慕班,今日先到此为止了,你且退下。”贾似道一挥手,便让吕师虎退走,然后又斥退左右,只留下他和廖莹中二人。

    廖莹中这才几步凑上来,压低声音道:“相公,那人预备要亲自入城了……”

    “亲自入城?”贾似道一惊,“消息确切?”

    “千真万确!人已经到了城外,”廖莹中露出喜色,“大事看来有望了!”

    ……

    嘎吱嘎吱嘎吱……

    当吕师虎来到陈德兴在砲军军营中所居住的院子的时候,已经是当日下午,军中的操练和数学课都已经结束。站在院子外面,就听见锯木头的声音,还有叮叮咚咚的敲打声从院子里面传了出来,似乎有人在打造家具。

    “吕官人,您稍候,的去给您通报。”门口一个上了年纪的砲军士卒叉着手,向来访的吕师虎行礼。

    “不必了,吾自己进去吧。”吕师虎摆摆手,抬腿便往院中走去。他和陈德兴算是世交,交往自然随便一些。

    院子里面果然正在做着木工活儿,三五个木匠在忙碌着,或是锯,或是凿,或是敲打,忙得不亦乐乎。宽敞的院子整个成了工场,到处堆放着整块的木料或是已经加工了一番的半成品,也有几堆木屑废料。一家之主,已经有了砲军都统制差遣的陈德兴也在院子里,没有穿官服,而是和木匠们一样穿着粗布短衫,头戴无脚幞头,完全是匠人的打扮,身上还沾了木屑,似乎亲自动手参加劳动了——他的前世是会一儿木匠活的,要不然怎么自己动手制作航模呢。此时他手中则托着个超号的木头船,正和一个上了些年纪的老木匠交待着什么。

    “都统,吕官人到了。”刚刚担任了陈德兴亲兵队将的朱四九大喊了一声。

    陈德兴方才抬头一看,就看见吕师虎皱着眉头走了进来,似乎有什么心事,不知道是因为眼下的战局不利,还是别的什么事情。

    “不知世兄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陈德兴忙将手中的舰船模型交给了老木匠,然后上前几步,躬身行礼。

    吕师虎展开眉头,笑道:“庆之贤侄好雅兴,竟在家中摆弄起木艺来了。”

    “甚木艺啊,都是些微末道,若不是为了打造发石机,侄才没有这闲功夫呢。”

    陈德兴摆摆手,露出几分无奈的笑颜。现在正是战时,砲军的成立更是军中机密,自然不能大操大办,而且陈德兴刚刚得罪了扬州城内的诸军将门,正是应该低调再低调的时候。所以砲军成立的各种仪式全都没有举行,只是在今日中午摆了顿酒,犒赏了一下全军上下不到一千的士卒军将。吃过酒肉之后,陈德兴便找了几个好手艺的木匠到自己的住处,开始指挥他们打造三层浆座战舰和发石机的模型了。

    前文提过,陈德兴前世只是个航模爱好者,并不是真懂造船造械,因而也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先从模型开始,一放大,最后造出成品。而且陈德兴也不是插着腰站在一边指挥,而且亲历亲为,一块儿动手干活,还不时的和工匠们交流总结,一没有堂堂都统制的官架子。

    吕师虎的目光在一堆成品、半成品中缓缓扫过,最后落在了一架二尺余长,一尺多宽的木制发石机上。

    这发石机的底部是个四方形木架子,之上还搭着两个平行的三角形的木框,两个三角木框架部还架着一根粗壮的木棍,木棍外面还包裹着厚厚的麻布。在四方形木架子靠前部的位置,两股弓弦——不是两根,而是由不知多少根弓弦合成的两股——从木架边框上打出的洞眼穿过再用粗短木棍固定住。两股弓弦呈麻花状拧在一起,中间还插着根圆木棍,木棍一头还装了铁锅。装着铁锅的木棍上还系着粗粗的绳索,同木架子尾部横着的另一根圆木棍连在一起,这根圆木棍是从木架尾部两侧的木框中穿过,两头还安装了转盘。另外,在这架发石机的不少紧要部位,还用铁制器件加固,还有一些部位系着绳索,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这架发石机虽然个头了一些,但却是可以使用,陈德兴方才已经试验过了。

    “发石机……已经做成了?试过没有?”吕师虎几步就走上前去,在这架袖珍发石机周围转了几圈,才看着陈德兴发问道。“只是了一,此物真的可用?”

    “已经试过了,二尺五寸长、一尺六寸宽的发石机可以将三斤重的石弹抛到五十步开外。如果把尺寸放大两倍,应当可以将三个六斤重的铁砲砲到二百步外。”

    陈德兴顿了下,望着吕师虎,“吕世兄,这个款式的发石机只是安装在船上的,因为没有安装轮子,所以不大好移动……另外还会有一种野战发石机,吾还会专门设计一种砲车以挂载发石机,便于移动。只是这发石机加砲车的重量不,靠人力可拉不太动,是否可以请抚司划拨一些骡马牲畜?如果没有马,给个一百几十头牛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