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四十九章 来了 求推荐,求收藏

第四十九章 来了 求推荐,求收藏

    “篷!”

    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在炮军大营的校场上响起,这是发石机的木杆碰撞包裹着厚实棉布的支架所发出的声音。两股筋弦的扭力在这一刻化作了巨大的推力,将一个六斤上上的石块抛射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半圆弧线,越过后急速滑落,最后重重的砸落在六七十步开外的地面上。

    “好!”响亮的叫好声音随着响起,黑面孔的吕师虎捋着保养的又黑又亮的胡须,大声地呼喊了起来。

    “庆之,相公给出的期限才过了两日,第一架发石机便已经成了,看来要不了六十日,你就能将00架发石机献于枢密相公了!到时候少不得一份功劳,不定愚兄这个机宜也能跟着沾光。”

    陈德兴敢立军令状,自然是胸有成竹。贾似道给了两个月又饶三日,差不多有六十三四天。现在刚过两日,第一台“原型机”已经试制成功了。接下去只要放大尺寸,便能打造出符合贾似道要求的发石机,以炮军编制中的上百个能做木工活的匠人加上至少六百多可以打下手的士卒,六十天打造00架发石机,真是闭着眼睛都能完成的。贾似道给出的时间,其实还是很宽松的。

    “篷!”

    又是一声闷响,那架“原型机”还在抛射石弹。吕师虎望了眼这架型发石机旁的一堆石块,又有些不解了。

    “庆之,这些石头都要用发石机打出去?”

    “是的,打完以后还要捡回来继续,直到发石机损坏。”陈德兴淡淡地道,“如此,便能知晓此发石机的耐用性。”

    “耐用……性?”吕师虎反复念叨了几遍这个新名词,已经明白了大概的意思。“庆之你是想知道一架发石机可以反复发石几次?”

    陈德兴头,“吕师兄该知道弓力和弦力都会越来越弱,这发石机的扭弦和杠杆还有用来阻挡杠杆的横木,都该有使用次数之限。”

    陈德兴设计的发石机颇是坚固,主要的框架都用硬木拼装而成,在关键部位还用铁件加固,是有一定耐用性的,不过发石机的弹射装置总归是易耗部件,必须要易于更换——这也就是,这种发石机的各个部件必须是统一规格,可以互换的!

    这一难也难,容易也容易。难在于工匠们的手艺都是不同的师傅教出来的,各自有各自的标准,连使用的尺子都有大。容易则是因为现在归陈德兴指挥的匠人都占了军额,是宋军士卒。军中自有法度,陈德兴自可以用军令推行他的标准——就在今日,他还命令军中工匠按照他给出的样品,打造了一批测量用具,包括直尺、三角尺、圆规、量角器、平行尺、直角仪、风速仪。这些测量用具中的一部分就是给炮军的工匠们使用的。

    除了统一量具标准之外,陈德兴还打算将他的百余名工匠分成几十个队,绝大部分队只打造发石机的一个部件。此外还有一个专门负责检验部件质量尺寸的队和几个负责组装的队,以及一个最后负责检验成品质量的队。而且在每一个部件和整个发石机的醒目位置上,都会有负责打造、验收的工匠的姓名。以便在出现质量问题是追究责任!

    如此严格的质量控制之下,陈德兴自然有信心打造出质量上乘的发石机。不过这些发石机,只是一整个“救国计划”的开始。而这个计划的第二步,便是将三层浆座战舰引入大宋水军了。

    因为在陈德兴看来,这样的战舰配合发石机和纵火弹使用,才是真正可以称霸东亚水上的利器。

    “庆之,你方才还要造船?”

    听到吕师虎动问,陈德兴一笑,头道:“弟只是想验证一下三层浆座战舰的威力,如果真的可用,当献于枢密相公。吕师兄,可愿于某共同促成此事吗?”

    吕师虎拈着胡须皱眉道:“庆之,这三层浆座战舰的造价当是不菲吧?”

    “自是不菲,若是以铜钱计,一万贯总是要的。不过建造用于验证的船是花不了那么许多的,有个一千贯就足够了。”

    “如何……验证?”吕师虎神色一下就充满了好奇,扫视了正在发射石弹的发石机一眼,“莫非也要造艘的?”

    “造两艘,一艘是用于验证撞角的单层浆舰,一艘是用于验证多层浆座可能性的双层浆座船。”陈德兴笑吟吟的向吕师虎推销自己的计划——之前他已经将战舰的图纸给廖莹中看过了,不过对方压根不懂水战,兴趣寥寥。

    所以陈德兴认为,要让贾似道支持自己建造三层浆座战舰的唯一办法就是实证。要当着贾似道的面,向他展示这种西式战舰的威力。不过贾似道可是大忙人,想要他在百忙之中赏个脸面到城东运河边上看撞船可不容易。好在贾似道将吕文德的侄子派到自己军中当机宜了。

    而吕师虎的伯父吕文德正督军援川,被蒙古统帅纽琳用浮桥和战船堵在了涪州蔺市以东,寸尺难进。而一旦钓鱼城失陷,四川的王坚、刘整两军就铁定覆灭,吕家将门节制的鼎、澧、辰、沅、靖五州可就是抗击蒙古大军的第一线,到时候安丰吕家的子弟可就要一堆堆的死了。

    所以吕师虎对于任何有可能帮助吕文德打破蒙古军封锁线的新式武器,都是极有兴趣的。就在他想进一步询问细节的时候,就听见一阵扰动的声音,隐约是有人在哭喊叫骂。随后便看见有人推门走进了厅堂,正是担任了炮军右军统领的刘和尚。

    “和尚,外面出了甚事情。”陈德兴看了眼刘和尚,只见其一脸的义愤,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大哥,”刘和尚叉了下手,按照琼花楼结义的排序唤着陈德兴,“鞑子往城里驱人了,都是俺们大宋的百姓!一个个都被欺凌的不成样子了……”

    “是扬州城外的百姓么?”陈德兴皱眉问。

    “不止,人山人海,不知道有多少!”刘和尚道,“该是狗鞑子从别的地方驱来的。”

    “这是北虏想耗扬州城的粮草,或许还有细作混杂其中,这些都是北虏惯用的伎俩!”吕师虎摸着胡子,脸色铁青地又道,“莫非枢密相公放百姓们入城了?”

    “应该是放了,北关城门大开,十里长街上都是城外进来的难民,好像潮水一样涌进来,不知道有多少!”

    “竟有此事?”吕师虎一怔,贾似道放百姓进城的举动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他回头看一眼陈德兴,“庆之,就怕有细作混杂其中,乘机作乱!不如下令戒备吧。”

    陈德兴头,对刘和尚道:“传某的将令,全军戒备!”接着他又对吕师虎道,“世兄,一同去看看吧。”

    “也好,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