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五十六章 二十四假子 求收藏

第五十六章 二十四假子 求收藏

    大大们,收了罗罗吧,再投几张推荐票好不好?

    ......

    身为大宋武将,置田产、建豪宅、买美伎、购娈童,是不用担心被人当老虎打死的,反而像岳武穆那样不好色不爱财一心要直捣黄龙的主儿才是最危险的。+◆頂+◆+◆+◆,..

    所以年轻有为的陈大都统制正在寻觅美伎娈童的消息在扬州城传开以后,并没有谁觉得不对,厮杀场上的军汉,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谁不是抓紧时间享受?陈德兴如此作为,只明他已然成为了大宋王朝高级武夫中的一分子。

    而当陈德兴忙完了一日的公务——给二十几个宋朝人上课和监督百十个宋朝木匠做活——回到自己位于卧虎坊的宅院当中时,买伎买童的事情竟然已经有了些眉目。原本显得有些空旷的宅院当中,已经多出了二十几个身材瘦削的少年郎,正列在院子里面,由大管家王季在给他们着陈家的家规。

    见到陈德兴带着几个随护进门,王大管家连忙吼了一声:“官人回来了!”那些少年郎闻言全都迎上来叩头请安,显然是王大管家教好的。

    “起来,都起来话吧。”陈德兴很有气势的一挥大手,笑了笑,问身边的王季,“这些娃娃都是哪儿来的?都叫什么名字?”

    王管家陪着笑脸儿就道:“官人,这些都是大校场的孤儿,爹娘都殁于北虏之手了,是的奉孺人之命招他们来的,也没有花什么钱,就是一人一套衣裳。”

    扬州城内,最不值钱的就是这些孤苦无依的男童了,若是女孩子还能卖到勾栏里面,养个几年便可以卖笑接客了,但是男童……虽然也可以当娈童,但是好这一口的贵人终究不多。

    陈德兴扫了眼这些孩童,身上的衣裳果然比较干净,但不是新的,不知道是哪儿买的旧货,而且都显得大……或许是穿着衣裳的孩子太瘦弱了吧?

    大管家王季又道:“官人,这些娃娃都签了卖身契,是俺们陈家的人了,奉孺人之命都给他们改了陈姓,现在就等官人赐下佳名。”

    “吾一个武夫,会起甚佳名啊!”陈德兴蹙眉想了下,又道,“不如这样吧,就取岳武穆《满江红》里的词句吧,按照年龄大排,分别叫做陈怒发、陈冲冠、陈凭栏、陈处、陈潇潇、陈雨、陈歇、陈抬、陈望、陈眼、陈仰天、陈长啸、陈壮、陈怀、陈激烈、陈三十、陈功名、陈尘、陈与土、陈八千、陈里、陈路云、陈和、陈月……”

    “官人,差不多了,整好二十四个。”王季留心数着,待到满了二十四个名字便出声提醒。“官人,这些娃娃是否要占个军额?”

    这是南宋军中的陋规,中高级军官们都会让家人厮儿在军中补个缺领一份军饷,督军的文臣一般也是如此。通常,军官们还会让手下的士卒从事经营和生产来替自家赚钱。

    “当然要占了!他们就是俺陈家军的士卒,是俺陈德兴的假子亲军嘛!”

    陈德兴双手叉腰,望着这群瘦骨嶙峋的孩子,头道,“儿郎们,俺就是陈德兴,权发遣砲军都统制,是专打北虏的!你们想不想打北虏?”

    “想!”声音有儿怯怯的,这也正常,毕竟煽动还没有开始呢。

    “没听见,都没吃饭么?”陈德兴的面孔一板,指着其中一个长相最大的孩子问,“你,你叫甚名字?”

    “回官人的话,俺叫王……是陈怒发。”这孩子一叉手,恭恭敬敬地回答。

    “唔,瞧着似是知书达理,家里面原是干什么的?”陈德兴的面孔还是板着,一副铁血男儿的模样。

    “是……真州的农户,跟着村秀才读过些书。”这孩子回答道。郭芙儿领回家的二十四个男孩都是读过些书的,这是陈德兴的要求,他要的是文武双全的军人,不是一味蛮勇的莽夫——要拼蛮勇,这些汉人少年恐怕很难比得过蒙古人,但是要比聪慧,草原上的人们可就差了一些了。

    “父母家人呢?”陈德兴接着问,虽然他知道答案是什么。

    “都叫北虏杀害了!”少年咬着牙,脸上的五官都扭曲了。

    “家园田舍呢?”陈德兴加大了嗓门。

    “都叫北虏一把火烧了!”少年吼道。

    “那你还有什么?”陈德兴目光炯炯地看着那孩子。

    “俺俺……俺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有了……”孩子完,呜哇一声就嚎啕大哭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病相怜,院子里面的孩子都在哭。

    “不许哭!”陈德兴大喝,“哭管甚用?哭能叫你们的爹娘复生?哭能让你们的家园再兴?哭能哭死扬州城外的北虏?”

    被他这么一喝,这些孩子果真不敢哭了,只是抿着嘴在那里暗自流泪……

    “尔等不是什么都没有!”陈德兴的目光冷冷的,缓缓地从这些孩子们身上扫过,“尔等还有命,还有手,还有脚,还有兄弟,还有俺……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兄弟,是俺陈德兴的假子,俺陈德兴就是你们的爹爹!俺会教你们武艺,教你们杀鞑子的武艺!还会带你们上战场,杀鞑子的战场!你们敢不敢去杀鞑子?”

    “敢!”众少年跟着吼起来了,声音已经洪亮了不少,院子里面的气氛已经起来了。

    “好!”陈德兴笑着头,“敢上战场杀鞑子的,才配当某家的假子!不过丑话在前面,某家这个爹可是很凶的,你们跟着某家练武习兵是要吃苦的,你们怕苦么?”

    “俺们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苦?”那个叫陈怒发的子大吼起来,真有些怒发冲冠的样子。

    “对,俺们不怕!”

    “只要能替爹娘报仇,俺们不怕苦,不怕死!”

    其余的孩子也跟着喊起来了。少年的心性总是淳朴的,总是容易被鼓动的。而前世曾经是中国gcd八千万众之一,又当着远洋轮船二副的陈德兴,当然也是善作思想工作,也知道思想工作重要性的……若不是眼下军中能会道的人物太少,他一准会将“政工干部”提出来当成治军法宝的。

    “好!一不怕死,二不怕苦……记着今天的话,从现在起,这就是你们的命了,不怕苦、不怕死,现在跟着俺练武习兵,将来跟着俺上阵杀敌!”陈德兴到这里,又大手一挥,“且到这里,王季,安排他们饱餐一顿,今天早歇息,明日送他们去砲军军营!”

    “好嘞,的们,跟俺来,今天晚上可开荤,有鱼有肉,米饭管饱!”王季三言两语招呼完了这些的,又凑到了陈德兴的耳边,低声道,“官人,的给您先道个喜……瓦子巷的杨婆已经到了,正在和孺人喝茶呢。”

    “杨婆?什么人啊?”陈德兴才装完热血,面孔还绷着,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将这些孩子调教成1世纪最优秀的军人,一下子没想起来自己除了娈童之外还爱美伎……真是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