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五十七章 哥是西门庆? 求收藏

第五十七章 哥是西门庆? 求收藏

    好了,第三更奉上,拜求推荐票!

    ......

    起宋朝的各种“婆”,后世的电视里面,鲜有正面形象,而且总也离不开一个色字儿。↗頂點說,..今儿上门拜访孺人郭芙儿的杨婆儿也不例外,她乃是扬州城风月场上的知名人物,提起瓦子巷杨婆儿的大名,扬州城中贪花好色之徒,当是无人不晓。

    这杨婆儿本命杨明霞,年轻的时候,便是瓦子巷的行首花魁,当年不晓得有多少达官贵人想要把她收入府中,可她却横挑竖捡花了眼,最后耽误了年月,现在成了瓦子巷中出了名的**儿。因为要替勾栏里的姐儿们买虎狼药(计划生育用品),和开生药铺的郭芙儿混成了好姐妹。郭芙儿要替儿子买些美伎,自然就找上了这位。

    陈德兴隐约也听郭芙儿提起过这么个人,不过却未曾见过面。吩咐了王季好生照看一众“假子”之后,陈德兴便往后宅的书房而去。书房虽然有个书房的名号,却是在花厅里面,是外间的一个套间。一般大户人家的内宅都有这样的建筑布局,饮宴之中可以让人用以暂时歇息,或者兴致大发,在此与客人吟诗作赋,也可以用于女眷会客之所,因此书房中除了书桌和文房四宝,旁边还有一张软榻,几把椅子。

    陈德兴进来的时候,一身青衣的郭芙儿正在软榻上坐着和人聊天,听到声音就从榻上起来,快步迎了出来。

    “是二哥儿么?来得正好,快来拜见杨娘子吧。”

    “哪里敢让二郎君拜见,该是奴家拜郎君。”

    陈德兴刚想给这俏娘亲行礼,就听见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紧接着就是幽香扑鼻,伴着裙裾摇动,环佩叮咚,走来一个明丽动人的妖娆妇人,这妇人也就是三十出头,一件水红的宽袖褙子,里面一领玉色抹胸,手执团扇,身姿娉婷,走到陈德兴跟前,便是盈盈一福。

    “奴家明霞,拜见二郎君。”

    原来杨婆儿不是婆婆,而是和自己的俏娘亲一样的熟妇……

    陈德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便叉手施礼,“德兴见过杨娘子。”

    “呀,果然是英武少年啊!这下明玉阁的崔姐儿有福了……连杨婆儿我看着都心动,若不如把婆儿我也收了吧?”着话儿,这杨婆儿望向陈德兴的眼睛,便是眼波欲流,媚眼丢丢了……

    看着眼前这个风姿绰约的熟妇,已经当了快一个月和尚的陈德兴的心里顿时就是一阵痒痒:“这是什么状况?难道哥这一生是西门庆的命,命犯熟妇?”

    ……

    杨婆儿这欢场老手自然是在用言语挑逗陈德兴了,虽然这等体壮如牛的汉子是她打心眼里喜欢的,但陈德兴毕竟是有身份的,一夜风流是没有什么,真要入了门,可就没有现在的自在日子了……

    所以杨婆儿此来,并不是送货上门,而是给命犯熟妇的陈大官人拉皮条,哦,应该是来拉媒保纤的。

    起这南宋末世的欢场女子,无论官妓私娼,都是些苦命女子,哪怕是做了行首花魁,得以一时风光,最终还是要找个依靠的。而她们依靠的对象,首选自然是有权有势的官人。和后世的明清二朝差不多,大宋王朝的官人也是高高在上,若是在天下承平之时,还有些规矩约束,到了如今这末世,还有什么纲纪可言?若是没个官身护体,有多少家底都是别人案板上的肥肉。那些在勾栏瓦肆中脱颖而出的行首花魁,谁不是有身家?若是没有个靠山,岂能安心从良?

    而这靠山,却是很不好找的!

    且不别的,单是那些官人家中的大妇,便没有几个是好相与的!一个勾栏瓦肆出妾室能有什么地位?还不是任打任欺?没准还会被净身出户——虽然大宋律法上规定妾室的私产是受保护的,但是扬州城里的武夫可没有人吃这套!若是当了地位再低些的家伎,就是直接打杀了都没有人会过问的……

    所以,这骤然崛起,家无大妇,年纪又轻,似乎没有见识过多少艳色的陈德兴,在杨婆儿这等风月老手看来便是个香饽饽了。只消使些手段,将他的心勾住了,将来在陈家的地位可就有保障了。

    用言语戏了一下陈德兴后,杨婆儿又换上一副娴娴静静的样子站在那儿,一脸端庄淑雅的表情,哪儿还有半欢场女子的风情?

    郭芙儿浅浅笑道:“杨娘子莫要戏我家二哥儿了,凭着杨娘子的姿容身家,便是枢密相公府上都进得去。”着话,她又招呼陈德兴和杨婆儿落座。

    杨婆儿又向陈德兴盈盈一瞥,似笑非笑地道:“二郎君,奴家先给您道喜了,这扬州城内的诸军都统,可就属您最年轻,蹿升的也最快了。瓦子巷的姐儿们听了,可没有人不欢喜的。”

    “呃……”陈德兴努力回忆了一下,被自己的灵魂附体前的陈德兴,好像真个儿是瓦子巷的常客……

    看到陈德兴脸色有些尴尬,杨婆儿吃吃一笑,甜腻腻地道:“那些个庸脂俗粉自是配不上二郎君了,不过明玉阁的崔月儿可总该能入您法眼了吧?想当初您可没少往明玉阁去啊!”

    崔月儿!陈德兴脑海中的确有这么个美艳娇娘,十**岁,娇艳欲滴,不可方物,乃是扬州城最当红的行首!而且卖艺不卖身,之前的陈德兴想要亲近,别是门,连窗户都没有!只能远远观上一眼解个馋。没想到如今却送上门来……

    “不知崔娘子的身价几许?”陈德兴的声音却出奇的平静。他的魂换了,对女人的兴趣似乎也有些变化,比起在后世勉强可以算是萝莉的崔月儿,这俏娘亲郭芙儿,才更让他眼馋……

    糟糕了!郭芙儿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打她的歪主意,见陈德兴表情淡淡的,更怀疑他的子孙根儿出了状况!

    “身价……”杨婆儿也是一怔,崔月儿肯下嫁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这陈德兴居然还在问价钱。

    “这却是不好的。”杨婆儿轻轻一笑,“俗话,鸨儿爱钱,姐儿爱俏。若是崔娘子看上了二郎君,区区身价又算甚么?不是我自夸,我等这种在瓦子里红过的姐儿,谁的荷包里面没有上万贯铜钱的私房?”

    “原来如此。”陈德兴心,原来还是个富婆,看来自己真是西门庆的命,多纳几个富婆进门,这辈子都有了!若不是眼下的乱世,这样的一生倒也不赖。

    “那么德兴什么时候可以和崔娘子见面?”陈德兴的语气仍旧是淡淡的,听得郭芙儿的一颗心直直往下沉。

    “明晚吧,”杨婆儿微微一笑,“明晚就在月玉阁中会佳人,若是郎有情、妾有意,这好事儿可就成了。”

    好事真的能成么?

    ……

    此时此刻,瓦子巷,明玉阁中,娇艳欲滴的崔娘子正将一幅画得有些潦草的扭力发石机样图,摊开在了女扮男装的李翠仙面前。

    “三郡主,这便是扭力发石机的样图了。”

    “哦……画得有些潦草。”李翠仙轻轻一笑,摆手道,“拿走吧,等明日过后,让陈德兴亲自画给吾便是了。”

    崔月儿蹙起黛眉,“三郡主,此事未必就有把握……”

    李翠仙一笑,“有把握的!吾有把握,便一定是有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