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五十八章 明玉阁,李翠仙 求收藏

第五十八章 明玉阁,李翠仙 求收藏

    第一更,求推荐,大大们拉罗罗一把吧

    ......

    起扬州城的销金窟,莫过于位于城东的瓦子巷。+頂點說,..这里靠近运河,不管是天下承平的北宋,还是偏安一隅的南宋,这里都是整个扬州城市面最繁华的地段。往来扬州的官商富豪,都会在此消遣,丝竹绕耳,舞乐蹁跶,妖姬美色令人心醉神迷。一掷千金的豪客,更是比比皆是。

    对于陈德兴这等随时会在战场上丢了性命的厮杀汉来,这里更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好去处。哪怕是没有足够的会子铜钱去搂上个美艳妖娆的行首**上一晚,也有些花不了几个铜钱就能吃喝玩乐上整晚的去处。

    这个瓦子巷,并不是完全的红灯区,而是一个供人玩耍娱乐的地方,各处勾栏(因四面围着栏杆而得名,并非单指青楼)里通宵达旦演出着相扑、杂剧、影戏、戏法、琴曲,更有酒水饮食、看相算卦、赌博耍钱……等等去处,活脱脱就是一个纸醉金迷的**。

    现在虽然是战时,贾似道又下了全城宵禁的命令,但是瓦子巷的生意却照旧兴隆,只是热闹的市口移到白天——满城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军汉,难道还能不让他们快活一把?

    明玉阁便是在这瓦子巷的一角,地段在整个瓦子巷中算是偏僻的,周遭都是些建筑精美的楼,门前都有些清冷——至少不能和瓦子巷中的其他地段相比。不过一幢幢楼之前,都停着轻车便轿,看看那些衣着鲜亮的车夫轿夫,也知道这些车轿的主人都是什么样的身份了。

    这扬州城内的贵人,大多已经将家眷送去了江南,多就是在身边带一二姬妾,总有腻味的时候,便要来瓦子巷消遣一番了。

    陈德兴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自己在临安的狐朋狗友黄智深和任宜江,还朱四九和两个上了些年纪的老军随扈,虽然都是便装,却是个个剑不离身——这些日子,扬州城里面已经发现有北虏细作活动,这防备之心是无论如何不能减少的。

    众人一进门,便有厮儿迎了上来,见到陈德兴高大的体魄,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忙行了个礼,满脸堆笑着道:“贵客定是砲军都统陈官人吧?”

    “正是。”

    “里边儿请,杨娘子和崔娘子已经等候多时了。”厮儿客气地将众人领了进去。

    明玉阁内冷冷清清,没有一个客人。

    “今日生意怎么如此清淡?”陈德兴皱眉。这明玉阁在扬州算是最高档的青楼,里面的姑娘怎么都有好几十,都是才艺颇佳,不可能一个客人都拉不到吧?

    “回官人的话,今儿有贵客包场。”

    既然当着陈德兴这个都统贵客,那么此人的身份必在陈德兴之上!

    “贵客?”陈德兴又一皱眉,“崔娘子她……”

    “崔娘子今日的贵客自是只有二郎君一人了。”楼梯上,一个妖媚如春花绚烂、成熟似水蜜桃儿的美人儿已经在向陈德兴招手,不是别人,正是杨婆儿。“呦,二郎君还带了这么些随扈……夏,可要好生招待。”

    陈德兴回头对一对狐朋狗友道:“百万,道士,要不也给你们叫两个姑娘乐和一下?”

    黄智深笑道:“这就用不着庆之你操心了,吾黄百万有钱,还怕没有娘子?”

    任宜江也哈哈笑着,“百万的钱就是贫道的钱,贫道也不怕没有娘子的。”

    “四九,要不要给你也找个娘子?”陈德兴又笑盈盈看着自己的保镖头子朱四九。

    朱四九却红着脸只摇头:“官人,我不要……”他一举手里的宝剑,“我还要保护官人。”

    “甚好!”

    陈德兴赞了一句,便丢给那厮儿两个铜板,然后便大步流星上了楼,走到杨婆儿面前,微微欠了下身子,“杨娘子,某家可是要多谢你了,事成之后,必有厚礼奉上。”

    杨婆儿掩口轻笑着,“二郎君忒地客气,你且跟我来吧,莫让崔娘子等急了。”

    陈德兴跟着杨婆儿上得楼去,穿过一个走廊,又过了两个门槛,才到了一处精舍。

    走进房中,只见几、案、橱、柜、台架、屏风、椅子,用材莫不考究,造型莫不精致典雅,显得华而不俗。一看便知是价值不菲的高档货,靠陈德兴军营中的那些木匠是无论如何打造不了的。

    便是陈德兴在扬州宅邸中的布置,也无法和这里相比,大概唯有贾似道抚司的内宅,才有这许多华丽精致的摆设吧?

    斜斜一张屏风,摆在屋子中间,将整个房间一隔为二,屏风后面想来就是艳满扬州的崔月儿下榻就寝之处。这个地方,满扬州不知道有多少达官显贵想来,却偏偏给自己抢先了!想到这里,陈德兴自是有些得意,但却又隐隐觉得有些蹊跷。一个带兵不过000的都统(可不是那种带兵六七千的大都统)在扬州城内也不算大,而且还得罪了不少人,真的就能入了这位崔月儿的青眼?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轻轻笑道:“陈官人,您来了。”

    声音是从那张屏风后面传来的,陈德兴瞧不见屏风后面的人,只是猜想必是崔月儿无疑。

    “崔娘子,德兴来了。”陈德兴低声回答。

    “明霞,退下!”那声音又道。

    崔月儿在命令杨婆儿!可杨婆儿是这里的**啊!这崔月儿再红,也不至于嚣张到这个地步吧?陈德兴暗吃一惊,急忙回头一看,却发现杨婆儿已经悄然退下。

    那个声音又笑道:“陈官人,可前来一见吗?”

    陈德兴已经知道有些不对,犹豫了一下,便捏着宝剑走过去,就看见娉娉婷婷一个少女,正斜卧于榻上,做睡美人模样,身上只披着一件柔软的宽袖褙子,里面则是大红色的抹胸。在看她的容貌……倒是俏丽娇艳,柳眉飞扬,肌肤赛雪,双眸明丽,红唇动人,很美,但不是崔月儿!而且,这女子看着还有几分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可偏偏记不清是谁了。

    “下官陈德兴,见过娘子,不知娘子何故戏弄某家?”

    这女子扑哧一笑,露出几分奸计得逞的狡猾的笑来,柔声道:“官人此来不是为了崔月儿么?吾是崔月儿的主人,也是这间明玉阁的主人,你要崔月儿,就该和吾见面?怎是戏弄呢?”

    什么?她是妓院老板?这……这也忒夸张了吧?一个十七八的少女,竟然做起了开妓院、拉皮条的生意,这大宋朝真恁般开放?

    “娘子如何称呼?”陈德兴皱着眉头发问,目光却四下打量,屋子并不宽敞,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

    “吾姓李,名翠仙。”这女子正是李翠仙,益都行省相公李璮三女。

    “李娘子……”陈德兴注视着眼前的女子,“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李翠仙从榻上坐起,抬手指着一个绣墩,笑道:“陈官人请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