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五十九章 谁是汉奸?求收藏,求推荐

第五十九章 谁是汉奸?求收藏,求推荐

    陈德兴一撩袍摆,便再那绣墩之上坐了下来,沉声道:“李娘子还没有回答某家的问题。”

    李翠仙呵呵一笑,道:“我们是见过的……不过只是远远的见了一面,没想到陈官人你会对翠仙念念不忘,真是不胜荣幸。”

    她一边,一边从榻上的枕头下面取出一张折叠起来的宣州纸,笑吟吟递给了陈德兴。“陈官人,看看这是什么吧。”

    陈德兴伸手接过这张宣州纸,展开一看,顿时就是脸色骤变,猛地站了起来,双眸当中露出了凶光,“这是从哪儿来的?是从哪儿来的?”

    这宣州纸上,画得不是别的,正是扭力发石机的草图!虽然潦草,但是陈德兴还是认得出,这是照着自己绘制的图纸抄录而来的!

    “你到底是谁?”陈德兴丢下宣州纸,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

    李翠仙见他面露杀气,眉头微微一蹙,“陈官人何必如此凌迫吾一个弱女子?吾今日既然给你看这图,自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陈德兴四下看看,静悄悄的,只有孤男寡女二人。这才将手缓缓离了剑柄,又坐了下来。“那就请李娘子如实相告。”

    李翠仙呵呵一笑,道:“陈官人,你可还记得当日扬州城外,保障河边的红袄甲士吗?”

    陈德兴听了这句话,脸上已经露出惊愕的表情,连忙又仔细看了李翠仙一眼,倒吸了口凉气,道:“你……是那人妖汉奸!”

    李翠仙眼中倏地闪过一丝不悦,随机却又微笑了起来:“呵呵,吾好端端一个女儿家,如何就是人妖了?陈官人,起来那日在保障河边,还是吾放了你一马,还记得么?”

    “放我一马?该是我少斩了些贼寇的头颅!”陈德兴沉声道。

    李翠仙微微一笑,道:“陈官人,那你现在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这女人当日自称是李璮的儿子,又将着几千红袄军,现在瞅这样子也不像儿子,多半就是女儿了!

    “你是益都李璮的女儿?”陈德兴还是有不大确定,李璮是谁他知道的……蒙古帝国中势力最大的汉军世侯,用后世的话就是天下第一大汉奸!虽然是汉奸,毕竟是有身份的人,怎么就让女儿抛头露面,还跑到这种烟花柳巷来了?这也太不讲究了吧?

    李翠仙轻轻一笑,头道:“益都相公正是家尊。”

    陈德兴冷冷盯着李翠仙,突然道:“你不是李璮的女儿!益都李璮虽是汉奸,但也是一方诸侯,岂能如此不尊礼法,让女儿家抛头露面?”

    “哈哈哈,”李翠仙仰天长啸,“赵宋的礼法如何能约束吾陇西李家的女儿?”

    陇西李家?陈德兴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皱眉……在他的记忆中,李全是山东人啊,咋和李世民他们家攀上亲戚了?不过看这李翠仙的豪放作风,到真有几分李唐公主的风采,只可惜落水当了汉奸。

    李翠仙道:“陈官人,你可知吾冒险入扬州是做什么吗?又是从哪里得到这份样图的吗?”

    陈德兴脸色铁青,“某家不知!”

    话虽然这么,不过脑子里面却已经想到了两个嫌疑人,一个是那个在十里长街上捡的孔绣才,一个则是吕文德的侄子吕师虎!前者来历毕竟不明,而后者……历史上的安丰吕家可是降了蒙古的,焉知吕家和蒙古没有早早勾搭上呢?

    李翠仙道:“吾亲入扬州是来见吾家的一个故交,这图也是他给吾的。”

    故交?吕家和李家是故交?李璮的老爹李全也在南宋这边干过,或许认识吕文德,可是这娘们为什么要把这等机密之事告诉自己?陈德兴满脸疑惑地看着李翠仙。

    李翠仙笑道:“吾家的这故交,你也是认识的,今日他的门人会来明玉阁与吾相见。”

    陈德兴冷冷道:“你为甚要和我这些?”

    李翠仙微笑道:“自然是醒你这个梦中人啊!吾知你是难得的智勇双全之将,在南宋这里是明珠暗投,不若早日弃暗投明,归顺吾益都李家。”

    陈德兴当然不知道,他的大名在扬州城外比在扬州城内还要响亮!以千余残卒,先迫退了益都李家的红袄军,又击败了整整一个蒙古千人队,斩杀蒙古勇士四百多人……现在连远在金莲川幕府的蒙古帝国四大王忽必烈都已经知道南朝有这么一号人物了!

    陈德兴冷哼一声:“吾乃堂堂汉人,岂可与鞑虏为奴仆?”

    “堂堂汉人?”李翠仙眨了眨一双极为灵动的眸子,“难道不是宋人吗?”

    汉人和宋人是不一样的!前者不仅包括南北中国的所有汉人,甚至还包括了生活在中原的女真、契丹、党项等等。而宋人,现在仅仅是指大宋王朝的臣民。

    “我是汉人,也是宋人。”陈德兴冷冷道。

    李翠仙柳眉紧皱,眸中闪过几分恨意,一字一顿地道:“吾是汉人,但不是宋人,北地千万汉人,皆非宋人,因为……宋主早就将吾等北地汉人送与女真!送与蒙古!是赵宋昏君弃吾北地汉人在先,而吾北地汉人弃赵宋朝廷于后!”

    陈德兴一时无语,李翠仙所言,俱是事实!李翠仙看着陈德兴,咬着银牙继续道:“若汉人有奸,也不是吾等被赵家所弃的北地汉人,而是弃我大好河山,弃我北地汉人的赵家皇帝!”

    “……”

    李翠仙着,眼中的恨意已经渐渐收起,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嘲讽的笑颜,“陈官人可还记得杀飞言和?可还记得函首退敌?”

    杀飞言和指的是岳飞,关于岳飞之死,在此时的南北民间是不同法的,南方的版本是归罪与奸臣,是奸臣陷害忠良的老段子。而在北地,杀岳飞则是金兀术(完颜宗弼)提出的和平条件——只有先杀掉岳飞,金国才可恩赐和平与南宋!

    至于函首退敌,则是指主持开禧北伐的宋朝权奸韩佗胄——在开禧北伐失败后,金宋之间再次进入相持阶段,金人也再次祭出金兀术的老办法,要韩佗胄的首级作为和谈的先决条件,结果便有了函首退敌的千古奇闻。而且韩佗胄丢掉的还不止是脑袋,还要加上他的身后之名。一权奸的帽子足足带了几百年,直到1世纪还没有完全摘去……

    李翠仙看见陈德兴默然无语,便吟吟一笑,柔声道:“有岳武穆和韩佗胄的教训在前,陈官人想来也不会去步他们的后尘……在赵家汉奸这里,是没有你这样的英雄一展所长的地方。以陈官人的智勇,如果一直留在赵家汉奸这边,定然是蹉跎岁月,真是明珠暗投了,还不如归顺吾父,同吾李家共谋一番事业。反正这扬州,这两淮,过不了多久便是吾家的地盘,陈官人若肯早日归顺,吾可保你一州之主!不知陈官人意下如何?”

    一州之主?这女人还真敢信口开河!陈德兴自是不屑一顾,不仅是不屑而且也不相信。此时他的右手又一次悄然搭上了剑柄,眼前这个女人,不一定真是李璮的女儿,但肯定是北虏的细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