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六十一章 不该知道的秘密

第六十一章 不该知道的秘密

    呜呜,罗罗六钟就起来更新了,罗罗那么努力,大家支持一下好吗?

    .....

    “咦,这船的浆真多啊,得多少人划?怎么船头还个猪嘴,样子恁般的古怪。∈♀頂點說,..”

    李翠仙展开样图看了眼,便扑哧笑出了声,“做这图的人难道不晓得有翼轮?莫不是个戆大吧?”

    ‘妖女!’陈德兴在屏风后面咬着牙,很有一种冲出去把李翠仙捉起来暴扁上一顿的冲动。

    “据献上此图的砲军都统制陈德兴,这三层桨座战船是极西的什么地中海诸国在水战中用的,是以冲角撞击破敌的,所以一味求快,才会做三层桨座。”

    “冲角撞击?船艏那个长长的尖刺样的便是冲角?”

    “正是。”

    李翠仙沉默了一下,又道:“贾世伯是怎么看的?”

    贾……世伯!!?陈德兴的脸色已经铁青的快要滴出水了!李妖女口中的“贾世伯”肯定不是贾宝玉,只能是贾似道——两淮十几万宋军的最高统帅!贾似道竟然和李翠仙这妖女有往来,这大宋真的还能混到十几年后才灭亡?

    “相公也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还是打算试一试。”廖莹中笑道。“到时候三郡主您也可以到运河边上一看究竟。”

    李翠仙淡笑一声道:“廖太丞,看来贾世伯还是颇为看中这陈庆之的。”

    “一介武夫而已!”廖莹中摇摇头,“而且跋扈的很,在大宋,这等武人都难善终,枢密相公不过是怜其勇,用其才罢了。”

    “用完了便可如岳武穆一样?”李翠仙淡淡道,“南朝武人哪个不是如此下场?这陈德兴,可惜了……”

    廖莹中皱起眉头,看了眼李翠仙,顿了下才道:“那就要看他自己的了,武人若不知收敛,终究是难有善终的。”

    陈德兴似乎被汗水蛰了眼角,他猛地闭了闭眼睛,眼前陡然浮出了无数三层桨座战舰布满长江江面的图像,不过这些三层桨座战舰上悬挂的却是“元”字大旗!

    正在陈德兴琢磨着自己将来要怎么对付蒙古人的三层桨座战舰的时候,李翠仙的银铃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得却是蒙古方面的军情。

    “……也柳干的副帅渤花已经督军自滁洲南下了,有两个蒙古千人队,还有北地汉儿两万。另外,吾还得到消息,大汗已经给四大王忽必烈下旨,令他在十二月之前正式出兵南下,可能会攻打京湖北路和淮南西路,出兵会多至十万!这四大王忽必烈可不似也柳干有勇无谋,甚是不易对付啊!”

    这回陈德兴又怔住了,妖女提到的忽必烈挥军十万南下之役,当是历史上的鄂州之战!结局该是南宋获胜,忽必烈北退啊!而且……在鄂州之战前,蒙古大汗蒙哥还在钓鱼城下败死,若贾似道、廖莹中都已经暗通蒙古,那么蒙哥又怎么会败死,忽必烈又怎么会铩羽而归?

    谈话还在继续,廖莹中又开口道:“这倒不必担心,有长江天堑在手,忽必烈纵有十万大军也难飞渡!”

    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德兴又是一怔,廖莹中似乎并不希望蒙古人打过长江……看来自己误会他和贾似道了?

    “这可不好,忽必烈的心腹刘孝元携重金南下,四处活动,招诱沿江各处的壮士、豪强。此人是个儒生,甚是能会道,或许有些渔霸水商会为其诱惑。就是沿江各水军都统制,也不是一定不能买到的。”

    这妖女又是什么意思?陈德兴越听越糊涂,似乎李翠仙也不希望蒙古人打过长去,奴役全中国。难道妖女也不是汉奸?

    “这就不必三郡主操心了,吾大宋的水军自信还是可以纵横江上,就算有个把渔霸豪商为北虏所用,又岂是经制水军的敌手?”

    李翠仙又是声轻叹:“还是提醒贾世伯一声,叫他千万别瞧了忽必烈,蒙古诸王之中,此人最是厉害,不仅善于用兵,而且精通文治,他的金莲川幕府之中已经聚集了不少北地文士,如姚枢、刘秉忠、郝经、杨惟中、许衡、张文谦、郭守敬还有那刘孝元等人,都是一时俊杰,可不是江南的迂腐儒生可比!若是让忽必烈继续做大下去,北方汉地早晚被其纳入掌中,到时候你们宋国还能偏安江南吗?”

    陈德兴头,这妖女倒有几分见识!

    廖莹中想了想,头道:“三郡主的话,吾一定会带给枢密相公,不知郡主还有什么要的吗?”

    李翠仙顿了下,笑道:“我这里还缺一张扭力发石机的样图……最好是陈德兴亲手所做之图,若能有一件样品就更好了。”

    “这个……”廖莹中的眉头拧了起来,给三层桨座战舰是一码事儿——宋军这里可没有谁把这种西域战船当回事儿——给扭力发石机可就是另一吗事儿了,万一经过李璮,让这种武器流入蒙古人之手,宋军可就再没有办法在陆上对抗蒙古了!

    “此事转告贾世伯即可,再告诉贾世伯,三日后吾会过府拜望。”李翠仙吩咐完了之后,便起身送廖莹中离开了。

    ……

    陈德兴却呆坐在李翠仙的香榻之上,脸上变形变色,心中天人交战,不会儿浑身上下的衣裳都已经被汗水浸湿。

    他可不是个啥都不懂的愣头青,前世里面他好歹也是大叔级的人物,而且还受党教育多年,官场经验是很有一些的。虽然一时想不明白贾似道、廖莹中、李璮、李翠仙这些人物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但是有三是肯定的,一是他们之间有勾结!二是这种勾结是见不得光的秘密!三是自己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秘密……

    知道不该知道的秘密,本身就是一种罪过!

    相比之前,陈德兴之前的那争功夺利的跋扈,根本就不是个事情了……只要陈德兴对贾似道有用,大奸臣是不会在乎这跋扈的。可要是大奸臣知道陈德兴已经窥见了他最大最深的秘密,那陈德兴的那勇锐,那智谋,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陈德兴倒吸了口凉气,李翠仙这妖女只是略施计,就将他置于险地了……

    “咦,居然知道害怕了,你这戆大竟然是有些心计的。”李翠仙脆生生的嗓音,突然在陈德兴耳边响起。

    陈德兴猛一回头,看见这妖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瞪着对乌黑的大眼睛笑吟吟看着他。

    灭口……陈德兴下意识的就要去拔剑,可是却终究没有拔出来。

    “啪啪,”妖女拍了拍手掌,“好,知道不能杀人灭口,你的心计可不是寻常莽夫能有的,看来不枉费吾的这番苦心。”

    妖女着,便一屁股坐到了陈德兴的身边,少女特有的体香飘了过来,让陈德兴心中一荡。

    妖女含笑道:“不该知道的事情,你也已经知道了……这后果是什么,就不必吾多了。”

    陈德兴瞪了她一眼,“你想怎样?”

    妖女眸中已经漾起一抹得意的颜色,“自然是要你投靠益都了,你这样的人才在南朝是没有前途的,在我益都却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