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六十三章 腰刀首帕从军 求收藏

第六十三章 腰刀首帕从军 求收藏

    “理由呢?”妖女是不相信誓言的,她只知道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第一,你很漂亮!”陈德兴掰着手指头道,“脸蛋、身材都好看!”

    妖女头,这一她也同意!

    “第二,你很聪明,诡计多端,竟然将我陈德兴玩弄于鼓掌,我自认为智谋不如你,如果不娶到你,你将来一定会成为我匡扶天下的障碍。☆→頂☆→☆→☆→,..”陈德兴接着又道。

    妖女哑然,这也算理由?斗智斗不过自己,干脆就把自己娶了,这个算盘打得可真好啊……

    陈德兴很认真地头,这当然是理由了!不把你个妖女泡上手,光是眼下这关就不好过。李璮和贾似道的秘密自己已经知道了,放在自己面前的道路,除了立即投靠李璮和被贾似道灭口之外,大概就是把妖女泡了这一条了!

    “第三,我知道你其实也有匡扶天下的大志,益都相公恐怕也不甘为胡虏走狗!你我是志同道合,正好联手成就一番事业!”

    陈德兴忽然目光炯炯地盯着妖女,低声道:“我知道,不是贾似道投靠了蒙古,而是你们益都李家想借助宋国的力量驱逐胡虏,恢复中原!是你们李家有帝王之志!”

    李翠仙的容色沉凝了下了,一双澄澈如水的眸子盯着陈德兴,好像要看透这副皮囊里面的魂魄。过了良久才道:“陈郎,你今日的话我都记下了。我有一首词送你,是吾父所作。”

    “词?”陈德兴一愣,益都李璮竟然还会作词?真是没有想到!

    李翠仙略一沉吟,张口便吟道:“腰刀首帕从军,戍楼独倚间凝眺。中原气象,狐居兔穴,暮烟残照。投笔书怀,枕戈待旦,陇西年少。欢光阴掣电,易生髀肉,不如易腔改调。

    世变沧海成田,奈群生、几番惊扰。干戈烂漫,无时休息,凭谁驱扫。眼底山河,胸中事业,一声长啸。太平时、相将近也,稳稳百年燕赵。”

    “眼底山河,胸中事业,一声长啸……好!好词!”

    陈德兴是懂一些宋词的,无论前世今生,都有这方面的记忆,但是却没有听过一首可以和这首《水龙吟.腰刀首帕从军》一样,引起他共鸣的佳作……至少在此时的他看来,这首词至少是眼下这个大宋末世当中,最能振奋人心的诗词。

    而这句“眼底山河,胸中事业,一声长啸”更是陈德兴魂穿以来最想的话。只是这益都李璮在后世的史书中鲜有提及……很显然,益都李璮的胸中事业没有成功!

    至于李璮因何而败,陈德兴倒是用脚后跟也能想明白,他的敌人是忽必烈的蒙古大军!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凶残,最狡诈和最有能力的敌人,没有之一!

    看到陈德兴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李翠仙似乎察觉出了什么,问道:“陈郎,你不愿意北上投我爹爹吗?”

    陈德兴微微摇头,道:“翠仙,我既然要娶你,自然是和益都相公一体,但是现在并不是北上的时候。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蒙古势大,益都相公的胸中事业恐怕不易伸展。”陈德兴倒是毫无隐瞒的出了心中的担忧。他的前世是有一些泡妞经验的,知道泡妞一定要真诚,特别是泡聪明过人的妖女。

    “你不信我爹爹能成大业?”妖女反问。

    “我信!”陈德兴道,“因为有我相助,益都相公的大业必成!”

    陈德兴现在是宋朝的武将,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他是没有办法才跟赵宋昏君混的。和临安的官家相比,益都李璮的才干如何不——肯定不会比宋理宗赵昀更差——但是这志向却是高出了不止一筹!

    而且,在获悉了贾似道和李璮的勾结之后,他也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了。

    所以陈德兴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处于何种局面的,这也是他决定爱上妖女李翠仙的一个原因。而既然和李翠仙“一见钟情”了,那他自然要为李璮这位未来的老泰山打算一下了。如果李璮能当上大唐皇帝,自己总有一个唐朝驸马爷可做。

    听到了陈德兴的话,李翠仙脸上露出了喜色,道:“这就对了,有了你的发石机和三层桨座战船,我爹爹便是如虎添翼了!而且……”

    而且什么?李翠仙没有,陈德兴却是心中有数,贾似道这奸臣可以凭着军功步步高升成为大宋帝国最后的权奸,多半就和这位李璮有关!

    原来当内应的不是贾似道和廖莹中,而是李璮、李翠仙!有这个李翠仙在,扬州城外的也柳干离兵败也不远了。只要也柳干这一路溃败,占据山东的李璮又不会真的和南宋打,贾似道自然可以放心的将大军调往长江中上游。

    蒙哥大汗的一条性命,多半就是这样送掉的……只可惜,死了个蒙哥,却来了个更难缠的忽必烈!

    “我知道,我知道……这一次蒙古人输定了!”陈德兴突然伸手拉住了李翠仙的纤纤玉手,道,“不过蒙古帝国太庞大了,即使输掉眼下这一战,实力依旧不容觑,而宋国君臣都一心偏安,是不会真心和益都相公联手的。”

    “他们不和我们联手,哪里还有什么生路?”李翠仙摇摇头,不相信陈德兴的话,“与我爹爹联手,起码能有个南北朝,大宋再延命百年也是可能的,否则决计过不了二十年。到时候就不是改朝换代,而是华夏天倾,神州陆沉了!这些道理,昏君赵昀不知,贾似道应该是知道的。”

    “但是知易行难,宋国积弊太深,宋军更是暮气深沉,自守已经是勉强,如何还能北伐中原?宋国是很难指望的,除非……我有机会得领一支宋国水军!这样我到了山东,也才有资格向益都相公提亲啊!”

    虽然益都李璮看着比临安的赵昀有志气,但是陈德兴并不打算把自己的命运托付给这个历史上的失败者。在宋朝这边拉队伍,建水军的计划还是要继续。只要能打造出一支纵横渤海、黄海的强大舰队,那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李翠仙闻言,自是心中一动,“陈郎,你是想用宋国的力量建起你的水军?只是贾似道那里怕不好糊弄……”

    陈德兴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办法,所以我现在还得继续给宋朝当武官!”

    ……

    “陈郎,你先回去吧,这段时间我会一直住在明玉阁,你随时都可以来看我。”

    天色已经蒙蒙方亮了,孤男寡女谈人生谈理想谈杀人放火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短短一夜已经过去,此时瓦子巷上已经有了行人车辆,都是留宿一夜的客人们打道回府了。

    李翠仙和陈德兴依依不舍的惜别,经过一夜畅谈,两人的关系又亲密了不少,恋情算是初步确立。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妖女拉拢陈德兴入益都阵营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只是这代价有些出人意料。

    对陈德兴而言,得到一个和自己有共同语言的红颜已经是莫大收获,而且还搭上了益都李璮的线。若是在贾似道这里真的不如意,大不了早些北上益都。

    这一夜,开始的有些惊心动魄,过程似乎也有儿曲折,但是结果倒是皆大欢喜。

    两人卿卿我我出了房门,就看见一个十**岁的女子俏生生地立在门口。

    这女子穿一身黄色底子配绿荷华的衫袄,梳一个俏皮的螺髻,额鬓旁散散地垂下几络青丝,蛮腰纤纤、五官如画、肌肤赛雪,竟是个不亚于李翠仙的绝色女子。

    这绝色女子怀中抱着的,却是一把尺余长的短剑,一脸的警惕表情,看见陈德兴和李翠仙并肩出来才大松口气,上来行礼。

    “见过三郡主。”

    李翠仙答应一声,又将一双水汪汪的明眸投向陈德兴,笑吟吟道:“陈郎,她便是崔月儿了,怎么样?是不是艳冠扬州?”

    “如何能和我的仙儿相比?”陈德兴看了一眼崔月儿,便将目光转向了自己新交的女朋友……实话,崔月儿和李翠仙的姿容在伯仲之间,各有特色而已。

    “算你会话。”李翠仙嘻嘻一笑,便伸手将崔月儿手中的短剑取过来,交到了陈德兴手中,笑道:“陈郎,这柄短剑名曰斩蛇,随我多年,今日送你了!”

    这是在交换定情信物了,陈德兴也摸出个玉簪——是郭芙儿交给他准备送给崔月儿的——插在了李翠仙的发髻上,“仙儿,这玉簪虽不甚贵重,却是家传的,现在送你了。”

    瞧着李翠仙满心欢喜的模样,陈德兴不禁想起了前世和妻子谈情爱时的场景。

    一见钟情的感觉,似乎真的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