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六十四章 有点复杂 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四章 有点复杂 求收藏,求推荐

    就在陈德兴和李翠仙交换定情信物的次日上午,扬州东关城外大运河边上。》頂點說,..

    “庆之呀,大丈夫何患无妻……哦,是何患无妾,等回了临安,有我黄百万出面帮忙,什么样的行首花魁搞不来?”

    黄智深穿着对襟衫,头戴东坡巾,手持一把倭扇使劲儿扇着,跟在陈德兴身后,一边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一边着安慰好兄弟的话。

    黄智深是临安的武学生,跟着陈淮清练过武功,能拉得动一石硬弓,还会在马背上耍个大刀甚么的,身体也算强健。饶是如此,也吃不大消陈德兴砲军的高强度训练,从砲军大营一路跑步过来,他也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更不要那位四肢不大勤快的任道爷了,现在都不知道猫到什么地方去休息了。由此可见,陈淮清执教的临安武学是个什么水准了。

    陈德兴看了眼自己的老朋友,轻轻摇了摇头。

    黄智深道:“庆之,你若是只喜欢崔娘子一人,智深也能帮你,今天晚上再去明玉阁,我帮你备上一份厚礼就是。”

    黄智深有“黄百万”的雅号,家里面自是有钱的,是泉州排名前二十的豪商——这个时代的福建泉州可不是1世纪的局面,乃是全世界最富庶的工商业城市和贸易中心,家资百万贯(铜钱)的豪商数不甚数!而黄百万家,光是可以进行海外贸易的海船就超过了两百艘,是专做中日贸易的,在日本博多都有码头、仓库。

    在他想来,崔月儿不过是个烟花女子,只要大把铜钱砸出来,还能搞不到手?

    陈德兴苦笑一声,摇摇头道:“百万,如今吾的心思根本不在崔月儿身上,扬州城外还有几万北虏大军……大战随时可能重开,到时候就是砲军显身手的时候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要把砲军调教出来有些难了。打砲比我原来想象的要复杂啊!”

    事情总是这样,想想容易,做起来难!调教砲军也不例外。

    黄智深扭头看着那些由老黄牛和砲军军将拖拽而来的,被麻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砲车歪歪扭扭停在运河边上,也觉得有些靠不大住,便压低声音对陈德兴道:“那……这段时间再苦练一下,嗯……,实在不成,把二分之一的砲队练出来也成。”

    陈德兴深深地吸了口气,道:“难!这砲军乃是初建,只能慢慢摸索着来,而且砲军是不能单独作战的,需要和诸军配合……难!”

    这事情的确不容易,砲军建功的难度并不在于打造发石机,而在于练出能将发石机变成军国利器的砲军士卒。这还不是一个苦练就能解决的问题,涉及到大量的测量、计算还有数据和经验的摸索,如果能给陈德兴两三年时间,倒是能让砲军真正犀利起来,不过现在却连三个月都未必有。

    黄智深眯起眼睛,“万事开头难!好在北虏那边没有见识过砲军,打他们个出其不意还是可能的。这个……间瞄好像有难,连我也一下子玩不了,等上了战场只能你来,六十几架砲集中运用。瞄准解决后,问题其实就是每架发石机的劲力不同……还有就是迅速调度和展开,这才是关键!”

    这个黄百万虽然不打算当武官,但是肚子里的兵法倒是真才实料,不是用来写策论讲大道理的。在砲军呆了不到一个月,已经摸到了些门道。

    陈德兴回头看去,今天跟随他出来“拉练”的四个砲队的三十二架发石机都已经在运河边上排列开了,士卒们正在部将、队将的指挥下将发石机从砲车上卸下展开。以校尉权发遣砲军左军统领的陆恶虎手里拿着半根着的线香凶神恶煞般的在破口大骂。

    “他妈的,没吃饱么?怎么这么慢?半炷香都快过了,还没有把砲摆好……回去以后统统军棍伺候!”

    陈德兴心道:‘这只恶虎倒是个当恶人的料,有他当个大恶人,自己就能继续扮演爱兵如子的角色了。以后队伍壮大了更要注意这,每支部队都要有人当恶人有人当好人,这样才能抚住军心。’

    想到这里,他提高嗓门吼了一句:“兄弟们再加把劲儿,练好了今天晚上加菜,一人一块大肥肉!”

    “谢都统赏!大家伙儿,再加把力气!”下面的人顿时就兴奋起来,士气也高了不少,手里的动作也加快了些。

    一边是军棍,一边是大肉……效果的确不错。另外,陈德兴还计划在军中建立政战体系,宣称民族大义什么的,不过不是当下,而是要等他有机会独当一面之后——这政工干部念什么经,可关系到队伍向谁效忠!

    三十二架发石机很快就架设完毕,全都面向着大运河对岸,高大已经带了一队士卒驾着船过去,在空空荡荡的河对岸上摆了些颜色不同的稻草人充当标靶,和这些发石机的距离分别是00步、180步、160步……60步。陈德兴设计的这扭力发石机结构简单,并没有调节发射角度以取得不同距离的着弹的装置,控制射程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弹重——得再简单些,就是加几个铁砲、石弹的问题。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在陈德兴的严格督促之下,每一架发石机的部件都是有互换性的,但是细微的差别还是存在,譬如不同发石机所使用的筋弦就不可能完全一样——这些筋弦并不是砲军生产的,而是扬州都作院的产品,原来是用于床子弩的。因为筋弦提供的扭力存在误差,所以每一架发石机所能提供的抛射力也是不一样的。

    如果要让砲军中所有的发石机可以取得同样的射程,就只能使用不同重量的“砲弹”了。因此,在重量一致(称过的)的铁砲之外,陈德兴还命令砲军右军生产了一些用来配重的石弹。而用来安放发石机的地面是否有坡度,同样会影响到发石机使用,这就需要砲军士卒通过挖掘助锄坑(安放砲架的)的深浅,人工寻找一个水平面。另外,当日的风速高低和风向,也会对发石的精确度构成影响,需要计算考虑……总之,这发石机操作起来,真是有些复杂!没有一群高素质的砲手根本玩不转。

    这大概就是扭力发石机在火药传入欧洲之后,也没有再上战场的原因吧?

    “距离00步!”

    “目标,正前方!”

    “拉杆……上弹……发!”

    “篷……”

    随着陆恶虎的大嗓门,砲军的试射开始了。不过不是三十二架发石机齐射,而是一架一架单独试射。砲军左军副统领高大还带着几个士卒,在河对岸一个实现挖好的掩体里面猫着,一架发石机打完,他们就会出来验看,然后记录下偏离目标的距离以供参考。

    望着几枚“训练弹”在空气中画出一个抛物线,然后远远的落在了00步开外,似乎没有太过偏离目标,陈德兴才微微了头,不过眉头还是紧紧拧着。现在只是训练,到了实战恐怕连三成本事都使不出来……这发石机的操作,还是有些复杂,就怕在战时忙中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