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六十六章 雷法和高人 求收藏,求推荐

六十六章 雷法和高人 求收藏,求推荐

    “焰硝十一两二钱、碳粉二两四钱、硫磺二两四钱……这是你们神霄派的火药秘方?”

    在砲军右军火药作的一间狭僻静的工房里面,准备亲自动手配制**的陈德兴从任道士手中接过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符箓,上面有人用红字写出了一个相当接近火药理论最佳配方的火药配方——很显然,这是某个宋朝牛鼻子老道传给儿子的秘方!

    “不是,这可不是火药配方,”任道士用相当肯定的语气告诉陈德兴,“此乃高上神霄玉清真王紫书雷法!是我们神霄派老祖冲和子王真人从火师汪君和电母处得来的秘法,配合我们神霄派的符箓和经文一起使用,可以役鬼神,致雷电,呼风唤雨……”

    什么?什么?役鬼神,致雷电,呼风唤雨……陈德兴听得莫名其妙,愣了半晌才道:“道士,你得可真?”

    “当然是真的了!那是我家老道传给我的秘法!”任道士一脸得意。…頂點說,..“我们神霄派就是因此而兴的。”

    “那好,明天我就向枢密相公举荐你做官,你就用这个……什么秘法去致雷电,一个雷电把蒙古大汗蒙哥雷死拉倒。”

    任道士似乎不晓得陈德兴在用言语调戏他,闻言只是一叹,摇摇头道:“庆之,你当我家老道不想为国除害啊?可怎奈那鞑子大汗身边也是有高人的!”

    “高人?有多高?”

    “当然是很高的高人,听我家老道,鞑子大汗身边的高人有两个,一个是全真教第六代掌教真人清和真人尹志平!”

    尹志平?不就是**龙女的那个?咋还真有其人?也不知有没有杨过,要有的话,蒙古大汗就交给他解决了……

    陈德兴摇摇头,把这些不切实际的年头从脑海中驱走,顺口问:“还有一个高人是不是金轮法王?”

    “金轮……法王?不是的,不过也是个法王,叫八思巴法王,是个吐蕃高僧,听修得一身好佛,法力高强,就是我家老道也不是对手。”

    ‘真有那么厉害的法王?’陈德兴瞪着环眼心道:‘叫任道兴(任道士的爹)那牛鼻子老道做个手榴弹丢过去,十个八思巴都炸平了……还不是对手?也不知道这些神霄派的牛鼻子是咋想的,明明有最佳的火药配方,却只知道拿来装神弄鬼,这不是耽误事儿吗?’

    “好吧,你家老道打不过八思巴和尹志平就我来打吧!俺们先做火药。”陈德兴把那个什么什么雷法符箓交还给任道士,又特别叮咛一句,“这个什么雷法也要保密,可不能让外人学去了。”

    “那是,这道理我当然知道的。”任道士拿过符箓就直接塞进嘴里吞下去了。

    “好吧,道士,那就把你提纯好的硝石、硫磺拿出来看看。”陈德兴也不在同道士争论雷法和火药的区别了,而是让他把提纯好的火药原料拿出来。火药原料的提纯技术早就有了,不仅任道士会弄,就是陈德兴家里的俏娘亲也知道怎么做——火药也是药嘛!硫磺和硝石在这个时代都是入药的,就不知道会不会吃死人?

    当然,任道士和郭芙儿掌握的是手工提纯,很费时间,至于工业提纯的法子他们当然是不知道的,就是陈德兴自己也不知道——他是一海员,又不是化学家。

    提纯好的硝石名为雪硝,提纯好的硫磺则名为昆仑黄,都是道士炼丹要用到的。神霄派的什么雷法表演当然也需要这两种原材料。任道士打就跟着老道学了这个本事,提炼出来的雪硝和昆仑黄一看就知道是上品,就是东西少,雪硝装了一水缸,昆仑黄有三脸盆,还有三脸盆已经磨成粉的木头。另外,任道士还拿了杆称,只要按照配方称好分量拌匀了就是上好的**……或者是什么雷了!

    任道士又拿出个不知道从哪儿顺来的大号铜盆放到桌子上,然后手脚麻利的给雪硝、昆仑黄和木炭粉过称,再一一倒进铜盆,看来这事儿他从到大就没少干过……

    “拌匀后再加些水。”陈德兴着话,拎着个盛水的铜壶就要倒。一旁的道士却跳起来足以三尺高,“不能加水!大个子,你当这是和面啊,火药沾水就不能用来,这些雪硝、昆仑黄都是好东西,贵着呢……”

    “哗啦啦……”水还是倒下去了。

    陈德兴笑笑,伸出两只大手真的就在铜盆里面和开了,“湿了可以晒干烘干,不过要注意防火,然后再打碎过细筛子,这样做出来的就是颗粒火药,就不用担心在运输过程中因为颠簸造成硝和硫磺同木炭分离了。”

    “还有这事儿?”任道士将信将疑地看看陈德兴,心里面已经怀疑他是陈抟老祖扶摇子的后人,也有什么祖传的雷法、道术了。

    “当然了!”陈德兴头,眉头又皱了起来。他对爆炸物的知识也就到这儿了,再高级的梯恩梯一类的猛炸药他是无论如何弄不出来的,连工业化生产**的解决办法都不知道。而且,连手工生产颗粒**的办法都要保密,否则落到蒙古人手里,他陈德兴可就要抓瞎了!

    陈德兴想了想,叹口气道:“这里的原料多就能配置00斤火药……实在太少,看来只打一发的战术还是对的。”

    “不是还有个火药作吗?有二十几个匠人,现在都跟着木匠、铁匠打下手,不如让他们一块儿来做吧。”任道士一边帮着“和面”一边提醒陈德兴道。

    “不行不行,告诉那些匠人和告诉北虏有什么区别?”陈德兴摇摇头,“北虏在扬州城里可有细作!道士,如果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可以让火药作的人帮着提炼雪硝和昆仑黄,最后的配制必须你亲自动手,多可以招几个可靠的学徒。”

    就是没有细作也不能!颗粒**的确是个利器,但是真正构成战斗力的并不是武器,而是拥有武器的人!不别的,光是眼下南宋的造船和航海能力,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哪怕没有自己贡献的三层浆座战舰,宋朝也有能力建造纵横东方海上的舰队。

    可是历史又是怎么发展的呢?崖山蹈海……而得到了南宋造船能力的蒙古人却能跨海远征日本和爪哇岛!

    所以陈德兴现在还不打算将**的秘密交给南宋,防的便是自己万一不走运改变不了历史,可不能让颗粒**落到蒙古人手中。否则日后朱洪武他们的麻烦就大了。

    “庆之,我一共准备了七斤半雪硝、一斤三两二钱昆仑黄、一斤四两八钱木炭……如果不算水的话,正好可以配制十斤火药。”任道士这个时候已经和好了“面”,掰着手指头给陈德兴算账了。“这种火药的威力该和我家的雷法差不多,若是一个铁砲装上两斤半,这炸起来可就厉害了!”

    “两斤半的话……威力应该是够大了,就不知道铁壳够不够结实了?”陈德兴大约知道这种**和猛炸药的威力之比,大约就是七到八比一的样子,两斤半就是150克,除以七是178克多一。178克梯恩梯炸药的爆炸威力是不是有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