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六十七章 炸弹来了

第六十七章 炸弹来了

    “爆炸?”任道士将一张张薄薄的“黑面饼”心翼翼放到厨房灶台上烘干的时候,和陈德兴起了如何使用这些**的问题。☆→頂☆→☆→☆→,..“这火药乃是引火之物,用火了就着,但是要炸的话,一定得放在密封的器物里面,或是竹筒,或是纸卷,否则就只烧不炸,最多弄出些烟气。”

    陈德兴颇是欣赏地头,这个任道士肚子里面果是有货色的!还知道火药爆燃的道理。火药必须要在外力约束下才能充分爆燃从而引发爆炸——当**燃烧产生的气体压强高于容器承受力时,就产生爆炸了!

    换句话,必须要有足够坚固的容器,才可能承受两斤半**充分爆燃后产生的气体压强,这样才能让这些**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如果铁砲外壳不够坚固,那便承受不了那么多火药爆燃的威力,便有可能提前炸开,从而让一部分**无法燃烧,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所以,铁砲的装药也不是越多越好的。而且陈德兴手中也没有足够的**可供挥霍。

    “所以一枚铁砲里面填多少**还需要看铁壳子有多结实。”陈德兴一边帮着任道士“摊饼”,一边思索着道,“道士,如果把整个火药作都给你指挥,你一个月内能配制多少**?”

    “这个啊,要看有多少硝石、硫磺了……如果材料能供应得上,配制个一千斤还是有把握的,再多就不行了。”任道士苦笑一下,“这个硫磺、硝石都是有毒的,可不能一天到晚弄这些。”

    原来提炼雪硝和昆仑黄的过程中会产生有毒气体,吸多了是有危险的,道士都注意养生,早就发现这个问题了。

    “一千斤的话……按照两斤装一枚铁砲算,就是五百个铁砲。”陈德兴又把每个铁砲的装药减了半斤。“要是一次齐射打出去二百多,两次就没了……道士,就没有办法多弄些?”

    “一千斤,最多就这了。”任道士想了想,又道,“庆之,如果能让我的师兄,镇江府神霄观的刘俊刘道士带几个神霄派的道童来扬州帮忙,倒是可以再把产量提高一倍,他们的手艺可比火药作的师傅高明。不过,他们可不会从军的,你还得给他们另外开一份厚饷。”

    官办的手工业,除了专供皇室贵族消费的产品之外,自然都是糊弄事情为主的,匠人们的收入也低,根本不能指望出精品。而天天混日子的工匠,手艺自然不行,哪儿能和神霄派的道士相比。

    “行啊!那就速速招他前来,跟刘道人,我出五百贯铜钱请他帮忙。”陈德兴毫不犹豫的就拍了胸脯,他知道能被任道士称为师兄的道士,一定是有度牒的真道士,不定还有朝廷赐下的官身,地位可比一般的使臣不差多少。

    “大哥儿,八哥儿求见。”朱四九的声音突然从这间戒备森严的厨房外面传来。

    八哥儿是齐塔,铁匠将的正将,琼花楼二十二兄弟的老八,打铁的汉子出身,虽然从了军,但是手艺却没有落下。陈德兴将打造发石机铁件的工作交给他,两天前又让他试制铁砲外壳。现在该是做好了样品,带来给陈德兴看了。

    “让他进来吧。”陈德兴将一张“黑面饼”贴好后,就找了抹布擦擦手,然后吩咐朱四九让齐塔进来。**虽然是天大的秘密,但也不是不能让兄弟们看到的。

    “大哥儿,您要的东西做得了。”齐塔很好奇地看了眼贴满灶台部的“黑面饼”,并没有提问,只是将一个黑不溜秋的铸铁球双手递给了陈德兴。

    铁球不是很大,分量却不轻,起码有四斤以上,内部是空心的,不过里面空间不是很大,填充两斤**都有些勉强。铁球的部有个开口,可以用来灌装火药,不过这开口还是做的稍稍大了些,不利于火药的充分爆燃。

    “就是这个了?”陈德兴掂了掂铁球,低声问。东西肯定不理想,这是肯定的……陈德兴的“手工业”队伍才开张,除了一个会玩雷达神霄派道士之外,几乎没有谁可以是能工巧匠。

    不过话回来,就是有个把能工巧匠也没有啥用处,一个做得好看些的炸弹和一个做得难看些的炸弹有什么区别?对陈德兴而言,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匠人们的手艺,而是产品标准化。虽然他已经给下面的匠人们发了统一的量具,还用军法进行约束。但是做出来的东西总是存在一定的误差——所谓的零部件互换性,也是马马虎虎凑合着换!至于铁匠将的铸铁产品,这误差就更大了,这已经不是换把尺子能解决的,就是砍了铁匠们的脑袋也没用!这工业的进步,只能一步步慢慢的积累,实在是急不得的。

    “只能这样,生铁铸造的东西,就是这么个粗糙玩意儿,可不能和木工活比。”齐塔知道陈德兴不满意,只是苦笑了笑,“要是有上好的熟铁倒是能锻打出个精细活儿。”

    “上好熟铁?”陈德兴摇摇头,“别想那种好事了,环首刀、步人甲都没有上好的熟铁可用呢!”

    宋朝的冶铁还是有问题的,可能是因为铁矿石高硫高磷的缘故,宋朝熟铁的质量普遍不过关,含有的杂质较高,比较脆,锻造性不强。所以宋朝步兵使用的环首刀都比较笨重,刀身细长狭窄的横刀几乎绝迹。不过宋朝铁的产量很高,价格也比较便宜。

    “道士,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封口和除湿气吗?”陈德兴把玩着手中的铁球,皱眉问道。

    “有啊,可用蜡封口,用晒干的棉布包裹以防潮气。”任道士家世世代代开道观玩“雷法”,自然知道要一些防潮除湿的办法,“最好再找个干燥些的房子存放火药。另外,存放**的库房必须严禁烟火。”

    着他又一指正在烧火的灶台,“以后烘烤火药可不能一直用着个,一不留神就得走水,最好能砌个火炕,在屋子外面烧火。”

    “就这样,八哥儿,这事儿就交给你去弄了。”陈德兴一转手把任务分配给了齐塔之后,又开始端详起手中的铁疙瘩了,“可有引火的办法?”

    “这个办法多了,用泡过硝水的棉线可以引火,用沾了硝粉、米浆的纸条也能引火。”玩“雷法”的道士自然会雷,“不过引火之物有时候会被大风吹灭,如果插在铁砲上抛射的话……”

    “可以用个竹筒套起来插在铁砲上面,”陈德兴想了想,又道,“引线的长度也得调节好了,不能太长,否则北虏跑过了还没有炸,也不能太短……少装药试验几次吧。”

    “这个好办。”道士拍拍胸脯,“道士我祖祖辈辈玩雷法的,引线长短还会不知道?只不过一台发石机同时投三个铁砲还是多了些,要三次火……手忙脚乱容易出岔子啊!”

    “一次投一个就够了,”陈德兴皱了下眉。很明显,他设计的发石机还是不大理想,稍稍重了一些,其实只要能将一个七八斤的铁砲扔到00步开外就足够了。“剩下的用石弹配重吧,将来还可以把发石机做些,以便于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