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六十九章 幽会、定计 求收藏

第六十九章 幽会、定计 求收藏

    ps:看《奸雄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李翠仙俏生生地立在房中,看着陈德兴回来,柔声道:“陈郎,你可来了。∑頂點說,..”

    陈德兴抬起头的时候,一抹爱意已经从眸底深处涌出。

    他微微的一笑,道:“这几日事多,总是忙不过来,耽误了,你可等的急了?”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明玉阁内,正是最喧嚣的时候,丝竹阵阵,歌舞声声。

    “明霞,去备些酒菜,我和陈郎共饮。”李翠仙吩咐了一句,边上前牵起了陈德兴的手,将他领到了室内一张圆桌子旁坐下。

    “这几日营中的军务很繁忙么?”

    “很忙,发石机已经打造得差不多了,眼下正操练砲军。”

    “天天在运河边上操练么?”

    “只有那里,扬州左近就是那里最开阔,也没有北虏活动。”

    扬州城的防御并不是建立在孤零零一座城池基础上的,在扬州城的周围还有许多支城堡寨用以拱卫扬州,遮护后路。主要的支城包括扬州北关之外,蜀岗高地上的宝祐城,扬州城南的扬子桥城和长江边上的瓜洲城。另外,扬州以南的运河沿线,宋军还修筑了一连串的堡垒作为支撑,以保障运河通畅——这大运河,便是扬州城的生命线。

    由于一连串的堡寨遮护,从扬州城向南的运河两岸,完全在宋军控制当中,并没有北虏活动。同时,那里的居民也已经撤进了沿途的堡寨或是扬州城,空空荡荡的正好用来训练砲军,测试发石机。

    李翠仙笑吟吟地道:“那里很快就要有北虏大军活动了。”

    陈德兴笑道:“该不是红袄军吧?”

    李翠仙抿嘴一笑,道:“这一回你可猜对了,正是红袄军要去打扬子桥,领兵的是益都李家三郎李崔,定要取了扬子桥以断扬州后路!到时候你可就又能立功劳了。”

    陈德兴讶然道:“仙儿,莫非你这就要离开扬州城了?这次战于扬子桥是和枢密相公定的计策么?扬州之役该分胜负了吧?仙儿……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李翠仙神秘地一笑,道:“陈郎,你既然有意在南朝做大,自然要多立些功劳才好,这一次扬子桥再战便是天赐的良机,你想不想再斩上几百上千个蒙古首级,立个大大的功劳呢?”

    话间,她那双水汪汪的媚眼儿,便直勾勾地看着陈德兴。陈德兴被李翠仙这句话勾起了好起心,以致忽略了李翠仙眼中的浓情,追问道:“这功劳要如何立下?”

    李翠仙白了他一眼,嗔道:“男人呢,就知道功劳事业,吾爹爹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也罢,这份功劳给谁不是给?就便宜了你吧。到时候你只管让红袄军和挡在砲军之前的宋军去战便是了。”

    陈德兴头,并没有提出异议。

    李翠仙微微地一剔柳眉,似乎想到了什么,道:“陈郎,你在宋国官场上树了死敌,你可知道?”

    陈德兴淡淡地道:“你卢兆麒?已经是暮气深沉的老将,有何惧哉?”

    惧是不惧,但是也拿对方没有办法。卢兆麒到底是加了遥郡的横行官,地位远在他之上,就算等到这次扬州之役结束,陈德兴天就是入横班,最多在加个阁职或带御器械什么的。离开加遥郡还差很远呢。而卢兆麒没准能落阶转正任(就是去了原本的官阶,把遥郡变成正任),便是和吕文德、夏贵一个级别的宿将了。

    李翠仙的眸子中突然闪过杀气,沉声道:“那么,先下手为强,吾帮你解决了他!”

    陈德兴一怔,“你要在战场上杀了他?”

    随机陈德兴就明白了,卢兆麒岂止和自己有仇?他的从弟卢兆麟还有十几个卢家子弟,就是死在李翠仙的红袄军手中的!这个女人……果是个心狠手辣妖女!不过在这个世道中,要成就大业,这良心可千万不能太善良了!

    陈德兴道:“就这样!卢兆麒和你我都有深仇,留着他早晚坏事情……只是贾相公那边你能交代么?”

    “有甚不能交代的?你以为贾似道是什么好人?他现在只管杀鞑子,越多越好!多几个忠烈,他才不在乎呢!”

    是啊,又要杀鞑子,还要杀的堂堂正正,还不能牺牲太大……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陈德兴咬牙道:“你……你的对!就这么办!”

    李翠仙微微一笑,道:“陈郎,你可有法子破蒙古骑兵么?吾若攻破了卢兆麒的军阵,也柳干必会驱使蒙古骑兵前来掠阵,到时候怎么应付?”

    陈德兴一笑:“办法太多了,就怕事起突然没个准备,要是有了准备,我总能教也柳干再留下一千条蒙古性命。”

    李翠仙凝视着他,目光当中流露出了几分崇拜。蒙古鞑子哪里是能论千杀的?就是一次杀一百都是了不得的军功了!上回陈德兴杀了四百多,勇名都已经传到金莲川幕府了。这回要是一次杀一千,恐怕连四川的蒙古大汗都要把陈德兴的名字记下来告诫麾下诸将了——见着陈德兴一定心!

    陈德兴也凝视着妖女,缓缓道:“仙儿,上了战场一定要心些,宋军有神臂弓、有床子弩,都可以用来击杀大将,你可别冲得太靠前了。”

    李翠仙头,也道:“陈郎,你也要心,可不能像上次那样再玩什么背水一战了。上次如果不是城楼上的宋军用神臂弓助你,你已经死在保障河边了。”

    “那是自然……仙儿,你要离开扬州了,是么?”

    李翠仙道:“明日一早就要出城去了……”

    “我送你。”

    “不要,贾似道会派廖莹中送我的,你现在可不方便和他见面。”

    的确不方便,陈德兴和李翠仙的恋情可不能让贾似道知道——当然,他现在隔三差五往明玉阁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明玉阁本来就是个妓院,陈德兴被附体之前就是这里的常客,扬州军中的年轻武官也都来过。贾似道再开脑洞,也不会想到他手下有个粗鄙武夫会被益都李璮的三郡主看上……

    依依惜别的时候到了,闺房之中的两人相对无言,只是静静看着对方,就在这时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是杨婆儿端了酒菜过来了。

    ……

    “明日那李翠仙就要走了?”

    此刻在两淮抚司的内宅花厅之中,也有两人正在对饮,是贾似道和心腹廖莹中。

    “是的,明天一早就走,准备回去诳骗也柳干了。”

    “那厮会上当么?”

    “如何不会?毕竟是野外交战,而且还在离扬州城二十里的扬子桥……也柳干要是再不敢打,他还是早打道回府算了。”

    贾似道轻轻转动手中的酒杯,“那好吧,就让董宋臣那个阉人去扬子桥待两天吧。”

    “相公,真要让董宋臣去扬子桥?他可是官家跟前的红人啊!”

    “红人?还能红得过升国?”贾似道一脸的不屑。他口中的“升国”是贾似道的外甥女,也是大宋官家赵昀的独生女儿,宠爱的无以复加,大概也是历史上封号最多的公主——瑞国、升国、周国、汉国公主……

    “可是公主已经到了出阁的年纪,官家打算给她选个状元郎……”

    贾似道哼了一声:“状元郎……还不是那个丁青皮了算?他是主考官!挖吾的墙角竟然挖到升国头上了!这董宋臣一味附和丁青皮,也不是甚好鸟,死在扬子桥才干净!”

    “相公,那么驸马的人选……”

    “哼,等到两淮事了,吾自有办法坏丁青皮的好事!”(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