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七十五章 打仗赢六成 求收藏

第七十五章 打仗赢六成 求收藏

    ps:看《奸雄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ps:看《奸雄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奸雄终于上三江了,这一榜的竞争好激烈啊,罗罗拜求大大们的支援,还没有收藏的大大都把罗罗的书收了,顺便再投几张推荐票好吗!

    ......

    号角之声呜咽响起,回荡在大运河西岸的平原上。頂點說,..这声号角,是由一名骑在马上的宋军斥候用足浑身力气吹动的,低沉的呜咽声音卷过平原,一直到了运河岸边。

    运河西岸,一支首尾都望不到边际的大军,正在浩浩荡荡的前行!这支大军是主要是由步卒甲士和牛拉人推的大车组成的。步卒在内,靠着河岸开进,兵车在外,首尾相连,绵延不绝,正好遮护住步卒甲士的另一侧。而这些兵车上,不是堆放着各种器械、鹿砦、拒马、营帐,就是满满当当的米面袋子。

    不过陈德兴砲军的车辆却不在其列,这些发石机现在是贾似道的宝贝,都“享有”了步卒的待遇,在其他车辆的遮护下缓缓前行。陈德兴则策马走在砲军车队的后面,看着一辆辆巧但威力十足的砲车排着整齐的队列,在砲军士卒,静静地向前开进,脸上挂着得意的微笑。

    魂穿复生不过两个多月,自己已经拉出了这么一支的队伍,虽然只有000人,多就是后世一个团的规模,但是各级带兵官都是自己的把兄弟.虽然这把子拜了把子未见得就是死党心腹,不过这总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身处乱世,枪杆子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也是扶天倾、挽狂澜的资本!

    ‘什么时候能有10000大军,50艘桨帆船,这东亚沿海各处,就没有去不得的地方了。’陈德兴正盘算到这里,呜咽的号角声就从远方传来。这是遇敌报警的信号!

    运河边上,正在蒙头行军的军将们,全都抬起头来,紧张地望着西南方向。这里可不是扬州城下,而是空旷的野外,除了一条运河,大军便再无凭藉了!两淮宋军的将卒,哪怕不是老于战阵者,也透过耳闻目睹,知道了蒙古铁骑在野战中的赫赫威名!

    即便是两个月前那场“胜仗”,宋军也有六个军被蒙古铁骑的冲锋踏破!现在随贾似道南下的士卒之中,起码有一半以上是从蒙古人的弯刀下逃生的。若是同样的“胜仗”发生在远离扬州城的运河之畔,没有了扬州城头上如雨而落的弩矢,哪怕是背水一战,恐怕也很难在蒙古铁骑和汉侯步卒的配合下讨得便宜吧?

    “枢密相公有令,全军停步,原地休息!”一骑飞奔,马背上是个嗓门洪亮的骑士,大声传达着贾似道的命令。

    “全体停步!”陈德兴大声喊着,向麾下的士卒下令。

    “庆之,决战就要在这里打响么?”黄智深骑着一匹驴子,跟着陈德兴一起出阵,这会儿有些紧张地发问。

    “这里的地形不错,正是大军会战的沙场!”回答问题的是吕师虎,这位安丰吕家的二代,虽然是文官,但也是能上阵打仗的。现在全身披挂,策马跟在陈德兴身旁。

    “应该是这里了!”陈德兴个子高,又骑着一匹高大的西域马,视线开阔,四下一望,便将周遭地形尽收眼底了。这里的地形的确比较利于大军会战,背后的运河河道几乎是笔直向南,也没有可以依托的溪流,宋军即使背水布阵,也无法借助地形地貌遮护自己的侧翼。

    而宋军的右侧,则是大片荒芜的农田,目之所极,还有两座的堡寨,沿着运河依次展开,应该是宋人的村落。两淮地区因为连年战事,已经没有不设防的村寨了,即便是靠近长江岸边,村寨也都修得跟个城堡似的。寨子里面的青壮男儿,都开得硬弓,耍得刀枪。民风彪悍——不彪悍的大多已经跑去江南了,不过那里虽然没有蒙古鞑子入寇,但是官绅田主却不似江北那么通情达理——和江南相比,两淮、京湖、四川、京西襄阳府这些前线地区农民的负担要轻得多了,税赋、地租都比较低,一旦遇上北虏南侵还可以豁免租税。原因无他,正是因为他们人人刀弓在手,已经是宋军防御体系的一部分,自然不能压迫太过。要真把农民逼得没了活路造起反来,可就便宜北面的蒙古人了。

    “那两座堡寨还在俺们手中?”

    陈德兴已经看见堡寨城墙上面挂出了宋字大旗,显然还没有被蒙古人占据——这种堡寨修得都非常坚固,每座寨子里都有千人以上的青壮,便是老弱妇孺也堪一战。真要拼起命来,也是够进攻方喝一壶的。

    “那是鞑子故意不打的,”吕师虎虽然没有上过前线,但是对蒙古人的战法却颇有心得。“鞑子一向自以为是野战无敌,即使留两个堡寨给我们,也是稳赢。也柳干这厮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在运河边上吃瘪,而是我们渡河去运河东面。”

    此刻运河之中,还有几十艘宋军的战船在缓缓航行,其中包括两艘轮的车船。他们都是两淮水军的战船,从扬州城一路跟随过来的。只要贾似道一声令下,这些水军立即就能用船在运河上搭起浮桥,以供大军渡河。

    “吕机宜,你是鞑子故意留个破绽,就是想诱我们依托这两座堡寨决战?”一旁的黄智深摇了摇头,道:“枢密相公怕还是会在运河上架桥的吧?”

    “不会!”陈德兴摇摇头,“枢密相公要打就不会架桥,架了桥就没有背水一战的形势了。”

    “那北虏若是占了两座堡垒呢?”黄智深虽然熟读兵法,但毕竟是商人出身,没有地方去学实用的战术,现在成了个好奇宝宝,问个不停了。

    “若是那样,俺们就不会过来了。”陈德兴一笑,对黄智深道,“百万,记着了,打仗赢六成。赢面最多六成,再多就很难打起来了。也柳干如果不卖几分破绽,俺们扭头就走回了扬州他怎么办?真的去猛攻扬子桥?”

    “那么枢密相公……”

    “当然也要让也柳干看见赢面,这样他才会和俺们战啊!要不然他拍拍屁股走了,俺们去哪里割脑袋报功?”

    三个人谈话的时候,调兵的号角声又响了起来,然后是一遍遍的传骑通令。先是强勇军当先而出,分成两部去占领两个堡寨作为大军支撑。然后是武锋、敢勇、雄胜、镇淮、武定、雄边、忠节等七军接到号令,在两处堡寨之间,背水展开战阵。于此同时,原来遮护大军右翼的车队也一分为三,粮车向运河岸边集中。运输器械(器械已经取下)、鹿砦、营帐(营帐也卸下了)、拒马等物品的车辆,也随着雄武、勇锐两军分向南北两头而去——这是要用车阵和鹿砦、拒马遮护大军两翼。

    整个战场之上,到处喊声、口令声、踏步声,好像乱成了一锅粥,但是从高空俯瞰的话,就不难发现,一队队一列列的宋军甲士,正井然有序的运动,只是片刻,就在运河以西摆好了决战的架子。(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