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82章 世道要变了 狂求收藏

第82章 世道要变了 狂求收藏

    ps:看《奸雄天下》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在大运河西岸宋军中军本阵之中,一处临时搭起的望楼之上,贾似道、李庭芝,还有廖莹中,都是一身袍褂整齐站在上面,凝神向南眺望。⊥頂點說,..

    这个望楼简陋至极,连遮蔽风雨太阳的都没有,就是四根大木支起的一个高台。站在上面,连远在五华里外的扬子桥城,都能一览无余。

    刚才发生在宋军左翼的“砲打北虏”一幕,自然也逃不出高台之上这几人的眼底——虽然这一幕看着有闹剧的意思,但是贾似道和李庭芝这两个真知兵的文官已经高兴得眉飞色舞了。

    贾似道直到现在,还在抚掌大笑:“痛快,真是痛快!老夫将兵十八载,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痛快的一战!要是能多几支砲军,北虏还有何可惧?中原又如何不能恢复?”

    他身边的李庭芝不住头,而廖莹中却有些不解:“相公,砲军克步军似乎无疑,但也不是无解……现在北虏步卒散开了队形,只怕不容易杀伤了吧?另外,北虏的骑兵马队阵形更散,靠区区数十架发石机也未见能有大用处。”

    李庭芝嘿了一声,指着那些阵形松散的张家步卒:“这等散乱阵形如何能战?也就是我军无马,要是有个三五百骑,一阵践踏就能驱散了。即便无马,夏家军的选锋要胜他们也不难……至于北虏的骑兵,那是何等精贵?方才我军逆袭的时候,他们可曾上来践踏?”

    他这么一提醒,廖莹中也焕然大悟。以往宋军即便在步战中取胜,也只敢稍稍追击十几步,就会被北虏骑兵迫回。而就在方才,陈德兴率领的几百锐卒大模大样杀出了足有一百五十步之遥,也没有看到蒙古铁骑上前。陈德兴拿出来的发石机加震天雷的战术,虽然“简单”,但却异常有效,一下子就废掉了北虏的两大杀手锏——汉军步卒和蒙古铁骑。

    “那么起来,只要有足够的砲军,吾大宋或许真有恢复中原之望?”廖莹中吸了口气,脸上也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恢复中原——凡是南宋有志之士谁人不想?只是一场又一场的失败,让南宋的高层对恢复之事完完全全的绝望了。

    “恢复或许不易,但是自保当是无虞了。”贾似道拈着胡须笑道。恢复中原可不仅是军事问题,更涉及政治和财用两方面。贾似道对此的认识是相当充足的,政治上不能万众一心不可言恢复——对于恢复,南方的士绅平民都已经倦了厌了,一次次的北伐,一次次的失败,每一次用兵都要搜刮他们的财帛,而最后总是一无所获!而自端平入洛时起,朝廷的财用已经严重入不敷出,“一国之用,皆系于纸”(发行纸币)就是最好的写照,这样的财政,需要的是休养恢复,而不是雪上加霜……

    “当然,也可依着陈德兴之言,由海路北上袭扰北虏,使之不能专力南侵。”贾似道想了想,又对李庭芝道,“若朝廷真要行此谋划,当设立北地沿海制置使司,你可权任此职。”

    制置使的地位略低于安抚使,沿海制置使又因为没有多少陆上的地盘,重要性便又差了一些。以李庭芝的资历和官位,倒是足够担当了。

    李庭芝叉手行礼:“下官谢相公提携栽培。”

    就在这时,在宋军大阵的正面,红袄军所部,将近6000步卒,配合着4000下了战马的蒙古骑兵,已经缓缓展开,向雄胜军的军阵,层层而来。

    蒙古和宋军,在扬子桥附近的决战,就此步入了**。

    ……

    此时此刻,在宋军的左翼,顺天张家的步卒,已经靠近了一百二十步的死亡线!这些跟随顺天张家打生打死的士卒,都是战阵经验相当丰富的老兵,自然知道用这种松散的阵型去冲阵纯是送死。

    但是这些生长于华夏末世的北地汉儿,却是将生死看得极淡的一群人。发生在二十多年前的蒙金战争打得极其残酷,北方汉地的人口几乎去了十分之**。北地汉儿不是家破人亡,就是流散四方,辗转于沟壑。能够生存下来的人,都是依附于这乱世当中的各处豪强——也就是所谓的汉军世侯,为他们卖命,为他们劳作,运气好的才得一条活路。而他们的命运,自然也和庇护他们的豪强捆在了一起。若是没有上面的豪强遮风挡雨,这些一钱汉在蒙古人眼中不过是三等四等的贱民,比牲口都不如!

    至于这些汉军世侯在跟随屠杀了北方汉地大半人口,还打算一路屠到江南去的蒙古人卖命的事,是没有人会去想得太多。

    大队的宋军选锋也离开了鹿砦、拒马和车阵的保护,在旷野上排出了严整的队形。这次陈德兴并没有出阵,而是让陆恶虎带着三百长枪手和夏家军的七百校刀手和八百强弓手一起出击。

    “篷篷篷……”

    令人颤抖的闷响又一次响了起来,陈德兴指挥的砲军再次发威,六十三枚震天雷好翻滚着划空而来,一刹那间就在张家军阵中砸倒了一片!和惨叫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张家军官的呼喝声:“朝前朝前!别呆在这里挨雷,去和前面的鸟南人拼了!等抢下了扬州城,放开了让你们洗三天!”

    三千多人的松散阵型,转瞬之间就分成了两半,一半拼了命的往前,一半却停步不进,还有一些垂死重伤者倒在地上哭喊。

    看到这样乱哄哄的场面,但凡有战场经验的人都能猜出这次交兵的结果。

    吕师虎看了看身边的陈德兴,低声问了句:“还是实心弹么?”

    陈德兴头:“一帮乌合之众,不配浪费火药了。”

    “乌合之众?”吕师虎苦笑起来,“顺天张家的锐卒居然变成了乌合之众……庆之,你可是真有本事!我算是服了。”

    陈德兴微微一笑,道:“我的那本事,吕世兄也学得差不多了吧?等到了四川,可有大显身手的机会了。”

    吕师虎并不话,只是郑重的了一下头。

    陈德兴的确把真本事教给他了,让他在吕家将门中的地位提升了可不止一个台阶,如果肯转武阶,成为伯父吕文德的接班人都是可能的!这份人情,的确不了!

    “胜啦!胜啦!”

    欢呼声这时突然响了起来,原来是前线的交锋已经有了结果!以分散阵形扑击宋军严密步阵的张家军几乎是一触即溃,就好像水浪扑击在坚硬的岩石上一样,散成了无数水花,倒卷而去,只是留下了一地的尸体和垂死的伤员……

    张弘范这次也学乖了,没有身先士卒,而是带着几十名张家骑士,远远的督战,脸上的神情如一块寒冰,毫无表情地注视着眼前一切。方才的交兵,全部过程,他都尽收在眼底。

    不是俺张弘范倒霉,头一次上战场就遇上了陈德兴这颗丧门星,而是这世道要变了,真的要变了……(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