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三十章 卖画租屋

第三十章 卖画租屋

    周氏赶紧拿着戏本去找丈夫,沈溪跟在后面提醒:“娘,官府刚跟咱要,咱这就拿出来了,别人会不会怀疑咱们从中作梗?”

    “怀疑就怀疑,能早些了结事情才是正经。主家不喜欢咱们跟官府牵连太深,咱们不能让王老爷为难不是?”

    沈明钧拿到戏本后,赶紧送去了县衙,夏主簿果然没再计较。按照沈明钧的说法,夏主簿翻阅一遍后很高兴,夸奖几句亲自把他送了出来。

    沈溪心中却腹诽不已,连赏钱都没有一文,等于是白白得了个戏本,那夏主簿能不高兴吗?

    “事情了结了最好,老爷说,最多再过两天咱们就得从这个院子搬走……实在不行,娘子你回村里去,让小郎住学塾,跟大郎和六郎一样寄宿。”

    周氏好不容易才在城里安顿下来,城里千好万好,不但有丈夫和儿子,生活也比乡下丰富精彩得多。回到村里,连个说贴己话的人都没有,每天只能想着盼着丈夫儿子,那种苦日子她可不想过。

    “黛儿怎么办?黛儿这丫头聪明伶俐,教给她的针线活一学就会,将来她可是要嫁给咱憨娃儿的。”

    周氏有些不忍地看向可怜兮兮眨巴着大眼睛的林黛。

    沈明钧叹了口气,道:“黛儿由你带回村去,下来我攒攒钱,看看年底的时候能不能把你们接出来。”

    沈明均态度很坚决,根本就不容周氏反驳。

    沈溪开口道:“爹,您这样可不对……还没出去找过,您怎么知道没地方住?什么都不试,就让娘回村去,娘会怎么想?”

    沈明钧沉默不语,倒是周氏轻拍了下沈溪的脑袋:“你个臭小子知道什么?但凡有点儿办法,你爹也不会让我回村!”

    沈溪躲到旁边嘀咕:“本来就是嘛,不管怎么样,没有努力过怎么知道不行呢?就好比我,读书几天就可以比六哥强,事前谁能想到?”

    “还说!”

    周氏教训了沈溪一句,看向沈明钧,“当家的,憨娃儿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我看还是先到外面看看,实在不行我就带黛儿回去,以后憨娃儿在城里你可要好生照应,莫让他被人欺负了。”

    第二天下午,沈溪放学后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去了“思古斋”,因为字画店的掌柜让他今天过去拿银子。

    进入字画店,今天的客人不少,沈溪蹲在墙角,默默观察。掌柜忙着招呼生意,并没有留意到他。

    沈溪一直等店子里没客人了,才上去抓着掌柜的后襟:“掌柜的好。”

    “呦,是你小子,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怎么没瞧见你?”

    掌柜笑呵呵地回到柜台后面,“来看画卖出去没有?你小子运气好,有位贵人看上你的画,昨日已派人送来银子,一共六两。我先扣了你一两银子的保管钱,再拿你四成的佣金,现在给你二两银子……你看账目对不对。”

    掌柜拨动着算盘珠,一副童叟无欺的架势。

    沈溪却皱起眉头。

    这无商不奸说得还真没错,先不论是否真的卖了六两银子,但仅仅是明白的账目明显就有问题。本来说好抽三成,现在却说扣四成,实际上却扣了足足六成。还无端出现个保管钱的名目,白白丢进去一两。

    “掌柜的,您算的不对。”沈溪抗议道。

    掌柜瞅着沈溪,他心想这屁大点儿的孩子还懂得算账?

    “你说哪里不对?”

    沈溪扒拉手指头,装作算起来很困难的模样,为的自然是不让掌柜怀疑他是心算出来的:“您收四成的佣钱,应该是剩下三两银子才是。要不您老再算一次?”

    掌柜笑了笑,点头道:“好,那就再算一次。六两银子,我收四成,剩下三两六钱,现在扣去一两银子的保管钱,剩下二两六钱,这次你看对不对?”

    沈溪有种使不上来劲的感觉。

    刚才是先扣一两银子再抽佣,现在是先抽佣再扣一两银子,怎么都要多赚他银子。沈溪很想据理力争,但现在的问题是,没凭没据的人家就是不给他钱他也没辙,还不如装作算不出来,让出点儿好处先把剩下的银子拿到手再说。

    二两六钱那可是笔大数字。

    要知道沈明钧在王家做工,每月月钱才五百文,也就是五百个铜板,这二两六钱几乎相当于沈明钧半年收入了。

    沈溪扒拉着手指头算了半天,故作茫然地看向掌柜:“好像对了。”

    掌柜甚为得意,不管怎么说这笔买卖下来,他得钱一半以上,卖画的还没他这中间商赚得多,这种生意打着灯笼都难找。掌柜先给沈溪一个小银锞子,又拿出散碎银子在戥子上称了重量,最后道:“看清楚了,不多不少六钱,拿着银子出这门口,以后银货两讫,别回来胡搅蛮缠。”

    “谢谢掌柜的。”

    被人坑了银子,沈溪还要给别人鞠躬行礼,心里别提多冤屈了。这回他干脆来了个三鞠躬,权当是祭奠死人了。

    掌柜没看出什么不妥,沈溪把银子踹在兜里走出店门,警惕地四下打量,生怕掌柜起坏心,预先埋伏人手抢他的银子。

    “娘,你看,是之前那个哥哥。”就在沈溪犹豫是不是该冒险回家时,一个娇柔的声音传来,正是沈溪当日避雨的药铺。

    沈溪看了过去,只见那天见过的美貌妇人端着个簸箕走了出来,对自己浅浅一笑。沈溪灵机一动,顺势就钻进旁边的铺子。

    “孩子,你到店里来做什么?”就算沈溪硬闯,美貌妇人也没责怪他,在她眼中,孩子哪怕再调皮捣蛋也不会做坏事。

    “伯母,我帮一位老先生在旁边的店铺卖画,刚刚得了些银子,我年纪太小不敢带着银子回家,怕路上被坏人抢了。”沈溪闪动着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美貌妇人点了点头:“这样啊……有多少钱?要不你先寄存在我这里,等你回去叫大人来拿。”

    沈溪把怀里的小荷包拿出来交给妇人,美貌妇人打开来看后吓了一大跳,赶紧递回去:“孩子,这银子可有点儿多啊,伯母没法帮你保管,你还是……”

    沈溪实在没办法,他一介顽童,从字画店里出来怀里鼓鼓囊囊的,难免被人盯上,若有人抢他半点儿办法都没有。眼前他能相信的只有这妇人,连一个素昧平生的孩子都会主动迎进门避雨的女人,心地会差吗?

    “伯母,我有件事想问您……您知道这周围有出租的房子吗?我们一家人快没地方住了,要是您能拿这银子帮我们租个地方住的话,银子我就不要了。”沈溪带着哀求的口气说道。

    妇人呆滞片刻,她可不知道沈溪是借这个机会接近她。让她找房子,肯定是在周围,那以后有机会就能常来玩了。

    妇人略一思索,点了点头:“房子倒有,后面巷子便有三间屋子空着,那是我家的产业……我们娘儿俩一直住在药铺后面,那边没人住。要不……孩子,你让你家大人过来说吧。”

    沈溪带着欣喜若狂的笑容,道:“伯母,那银子您先收下,我带娘过来,您别急着关门啊!”

    说完一溜烟跑了,那妇人想追都不行,手里拿着银子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这孩子为什么如此相信她,二两多银子可不是笔小数目,居然毫不犹豫就交给她保管。

    妇人赶紧回到柜台后面,把银子锁进抽屉里。

    这时候沿街的店铺,有官府照看,一般的贼人就算在大街上明抢,也不敢把手伸到铺子中,那和公然造反没有差别,逮着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

    PS:谢谢历史思考者大大慷慨解囊,您现在是执事了哦!谢谢廖可茵、傻娃娃、老衲失羞、苍老师的好xieshen、訫无城府、落玖剑魄、天下纵横有我、潜水老虎、桑氏族长、寂寞午夜谁来大大的打赏!

    过年家里事情太多,天子只能保证不断更,偶尔爆发,谢谢大家的支持!天子继续求收藏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