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三十三章 讲故事

第三十三章 讲故事

    随着林黛一声惨叫,正屋的灯亮了起来。

    周氏穿好衣服,拿着油灯走出房间,来到天井,从敞开的窗口看了进来,月光皎洁。林黛正坐在床沿上,贝齿咬着右手食指,一脸害怕的样子。

    “出什么事了?”周氏关切问道。

    林黛刚要回答,沈溪抢先道:“娘,屋子里有老鼠。”

    周氏释然道:“老鼠罢了,旧房子哪能没有?又不是没见过,别大惊小怪的。黛儿,快回你自己的房间睡觉。”

    说完周氏捧着油灯回房去了,沈溪挥挥手:“娘让我们快些睡……黛儿,你快回房去吧,故事明天再讲。”

    林黛东张西望,犹豫了一下,下地后掀开门帘往隔壁屋子去了。

    沈溪躺着,心里想事情,不多时听到微弱的脚步声,侧过头只见林黛下身穿着很短的白色亵裤,上身是一件红色的小肚兜,抱着周氏刚给她塞的新枕头,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面色苍白地看向自己。

    “怎么了?”沈溪笑着问道。

    “你……你说的故事好吓人啊,我……我不敢一个人睡。”

    林黛被沈溪刚才那鬼故事吓着了,楚楚可怜的模样别说多让人心疼了,沈溪身子往床榻里挪了挪:“要不……咱们还是跟以前一样,我睡里面,你睡外面?”

    “好。”

    林黛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即过来,而是返回她的屋子抱起单薄的被子,把枕头用下巴夹着,迈着轻盈的脚步一路小跑,来到沈溪的床边,麻溜地把被子、枕头铺好,然后直接钻进自己的被窝,哆哆嗦嗦好像是受惊的小鹿。

    沈溪支着头,笑盈盈看着她做这一切,待一切规整才问道:“这么热的天,你盖着被子,不怕捂出痱子来啊?”

    “不热,还……有些冷。”

    沈溪没想到他的鬼故事威力这么大,把林黛这小萝莉吓得不轻,六七月的天气盖着被子还说冷,可见人的心理作用之奇妙。

    沈溪笑道:“要不要听故事?”

    “不要听不要听不要听……”林黛说着用手捂着耳朵,半晌后发觉沈溪没说话,这才把手放了下来。

    “我故事还没讲完呢,你不想听就算了。不过,我这儿有个更好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和尚带着三个徒弟去西天取经的事情。”

    林黛虽然年长沈溪三岁,但到底是孩子心性,刚才还害怕得要命,可听了沈溪的话,她依然忍不住问道:“和尚是不是就是成天剃着光头,沿街找人化缘的那些人?”

    “我说的这个和尚可非比寻常,他乃是大唐的得道高僧,知道什么是得道高僧吗?就连高高在上的皇帝都对他很敬重,在长安开设法坛让他讲经说法,普度众生,他可是有大本事之人。”

    “哦。”

    林黛点了点头,被子稍微松开了些,“后来呢?”

    单单一句“后来呢”,就能引起很多故事。

    沈溪这次讲的是《西游记》。

    虽然《西游记》里鬼怪的东西很多,但主要说的不是吓人的鬼魅,而是说的孙悟空的神通、猪八戒的懒惰还有沙和尚的任劳任怨。加上个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唐僧,故事非常具有趣味性,对孩子的诱惑很大。

    沈溪粗略地讲了一下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故事,便装作睡着了,林黛推了推他,嘴上嘟囔:“快说,后面怎么样?。”

    “后来他们就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林黛不满道:“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了,过什么幸福生活呀。再说了,唐僧还没出来呢!你说说,后面怎么样了?”

    沈溪半眯着眼看了下对故事非常热衷的小萝莉,再次闭上眼:“夜已经很深了,等以后再说吧。我要睡了,呼……”

    林黛有些不开心,故事听到精彩的地方就停下,她非常失望。

    就在林黛闭上眼准备睡觉的时候,窗户被风吹动发出“吱吱”的声响,她马上记起前面沈溪讲的那鬼故事,身子赶紧缩进被窝,闭着眼不敢往别处瞧。

    第二天早晨,周氏过来喊两个孩子起床的时候,发现林黛竟然又跟沈溪睡在了一起。

    周氏把两个小家伙叫起来,带着斥责的口吻道:“黛儿,你年纪大了,要学会自立,你和憨娃儿成亲之前要持节守礼,知道吗?”

    林黛迷茫地看着周氏:“娘,什么叫持节守礼?”

    “唉,你这孩子,让娘怎么跟你说呢?总之,你不能跟憨娃儿睡在一张床上了,你要回自己的房间去睡觉,换衣服或者是洗澡的时候也不能让憨娃儿看到。”

    林黛似懂非懂:“可是……娘为什么跟爹睡在一张床上?”

    院子里沈明钧的声音传来:“哎呀,小孩子懂个什么,等他们大一些再跟他们讲……小孩子都想有个伴,你我小的时候不也这样?”

    周氏白了丈夫一眼,脸上带着几分妩媚的笑容。

    起床梳洗的沈溪一看这状况,就知道老爹老娘的夫妻生活很和谐,小两口这是真正的居家过日子。

    “快去晨读,一会儿吃饭,去学塾别迟到了。黛儿,你赶紧收拾好,一会儿跟娘去学女红……”

    ……

    ……

    转眼到了七月初,一家人搬到小院有半个多月时间了。

    这段日子,家里风平浪静,沈溪每天都遵循固定的线路生活……早上去上学,中午就着带去的饭团垫肚子,下午放学回家。他一天在学塾里的时间只有两个时辰,中午吃过饭苏先生会让他们趴在桌上睡午觉。

    每天下午回家,周氏基本都不在,林黛也跟着去了裁缝店学女红,家里空荡荡的,现在没了生存压力,沈溪不急着做赝品画,就跑到药铺那边,帮惠娘看铺子。

    其实沈溪是想跟惠娘多亲近一些。

    惠娘的长相在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只能算是清秀,甚至和美女二字都牵连不上。此时的人喜欢鸡卵脸、柳叶眉、鲤鱼嘴的脸型,个子娇小最好,像惠娘有着天然无雕饰的瓜子脸以及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只有沈溪才会一看就惊为天人。

    渐渐地,惠娘的女儿陆曦儿对于沈溪这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小哥哥越来越熟稔,也越来越亲近。

    沈溪陪她捉迷藏,踢毽子,偶尔还会给她做竹蜻蜓。这对于一个自小没有父亲关爱,而母亲又忙于打理店铺生意无暇陪着她玩的小女孩来说,沈溪就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礼物。

    而晚上吃过饭,林黛就会抱着小枕头过来跟沈溪一起睡,最开始她是因为害怕,到后来则是听沈溪讲故事入了迷。

    《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现在还没出生,因此民间根本就没有关于美猴王孙悟空的传说。沈溪将整个故事分成零零散散的片段,不分先后顺序,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但说的基本都是《西游记》中那些家喻户晓的经典段子。

    这是林黛最喜欢听的故事,后来沈溪感觉《西游记》没什么可说的了,想讲点儿别的,可林黛不买账,非要让沈溪继续说《西游记》。

    “……故事都说完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你不烦,我都觉得乏味了,咱们今天先睡觉,明天我再想想还有哪处漏了说给你听好不好?”

    也许是跟沈溪混得熟了,林黛也不自觉将女人的缠人劲儿施展出来,沈溪想要睡觉,她就使劲摇晃沈溪的胳膊,那张精致无瑕的小脸上满带着哀求,纯真无邪中带着几分痴怨缠绵,沈溪实在不忍心拒绝。

    沈溪没办法了,突然生出恶作剧的心思,开口道:“师兄口渴了,二师弟你去帮我从水缸里盛一碗水来,给师兄解渴,可好?”

    林黛茫然地点了点头。

    沈溪作为讲故事的人,口渴了让她盛点儿水过来,她还是乐意效劳的。等她端着碗回来,沈溪喝过之后,林黛才发觉沈溪脸上的笑容有些不太对劲。

    “谢谢二师弟。”沈溪笑道。

    林黛这才知道被沈溪占了便宜,把碗往旁边木箱子上一放,上来抄起枕头就往沈溪身上打,嘴里道:“你个坏人,居然说我是猪八戒。”

    “难道你不是吗?二师弟?”

    枕头打在沈溪身上一点儿也不疼,沈溪一边躲一边笑。

    林黛气鼓鼓地躺下,侧过身死死地瞪着沈溪,一副要把沈溪瞪到认错为止才罢休的架势。沈溪躺下来也看着她,两个人双目对视,视线在空中对撞,到最后还是林黛气馁了,转过头去,粉颊不知为何红了,连耳朵都火烧火燎的。

    “我才不要做二师弟,我要做大师兄。”一阵睡意袭来,林黛闭上了眼睛,很快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