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八十一章 贵宾桌

第八十一章 贵宾桌

    当天临走之前,沈溪安排人把地方收拾好,前面靠近书台的地方摆上了两张铺上绿色桌布并放置花瓶的圆桌,每张桌子各配上一张垫了垫子的太师椅,并特意留下了空位,以便临时加座。

    要在这位子听书,得包下整张桌子,这样一来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便不用再与他人拼桌,同时如果要请个朋友来听书个事情什么的,也能有个相对雅致些的空间。

    第二天一大清早茶肆门刚打开,外面已经聚集了一堆人等着听书。的茶肆名传宁化县城,尤其是昨天听过书的,都想知道岳飞和童林的后续如何,听了后好回去跟人炫耀,同时茶余饭后也多了许多谈资。

    本来很多人看到有好位子,抢着要去坐,却被沈明钧和韩五爷拦住了。

    “诸位,规矩是这样的,我们摆这两张桌子,是想让韩五爷书的时候清静一下。”

    沈明钧把之前沈溪教给他的话当众了,“人多嘴杂,离韩五爷太近,这书容易被打搅。但若是有哪位喜欢清静的人想要坐在前面听书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会好茶好心招待,只是坐这个雅座需要两百文。”

    一众茶客不由哗然。

    一杯普通的茶水是一文钱一碗,好儿的是两文钱一碗,昨天在这里听书,叫儿零嘴边听边吃也花不了十文钱,没想到今天这前面的桌子,一下就要收两百文,那价格实在是贵得离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宝蓝色襕衫、体态略显臃肿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笑道:“那我先包一张桌子,来人,把两百文奉上。”

    话音刚落,他身后立即站出来一个人来,奉上铜板,然后恭敬地退了下去。

    旁边人一瞧,马上认出这是城东的吴员外,吴员外家大业大,自然不在乎区区两百文钱,人家来听书图的就是清静和独具一格的品味。

    吴员外穿着低调,但坐下来后却派头十足,旁边一张桌子暂时没人坐,这样吴员外就更显得身份尊贵,在众人围观下脸上满是得意之色。

    ¤↘¤↘¤↘¤↘,m.≮.c¢om


    “贵客,您请,您请。”

    韩五爷自然认得吴员外,赶紧上前倒茶。

    吴员外笑着道:“五爷以前书,我也听过不少,昨日听人提及你岳武穆的故事很是精彩,今天特前来捧场。”

    “吴员外赏脸前来,老朽怎担当得起?”

    韩五爷回到案桌后坐下,正要开讲故事。这时候又有人走进茶肆,手里提着串着两百文钱的钱串,丢在柜台上,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

    “另一张桌子,我包了。”

    来人身着绫罗绸缎,同样是个胖子,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住在城西的大地主孙家老爷孙和乐。

    这孙和乐祖上有人做官,在本县一向跟吴员外不对付,来听书碰上了老对手居然较起劲儿来。

    登时场面有了几分火药味。

    沈溪赶紧推了沈明钧一把,让他上去帮忙和两句。

    沈明钧哪里懂得如何圆场,还是韩五爷圆滑世故,见到两位大主顾争锋相对,赶紧道:“今日来的都是客,老朽这就开讲了。”

    只要故事开讲,再多的争执也得放下,怎么也要等听完书再。

    沈溪去学塾前,韩五爷滔滔不绝讲《岳全传》,等沈溪下午回来,这时候已经在《童林传》,只是吴员外和孙和乐都已经离开。

    看得出来这二人对岳飞的故事更感兴趣,或者是因为斗气,要听一起听,一旦另一人不听那索性都走了。

    老百姓对于这两段故事都很感兴趣,就算前面两张“贵宾桌”都空着,也不影响听书的热情。

    等下午散场的时候,银钱一统计,除了盈利一千二百文外,吴员外和孙和乐居然还给韩五爷打赏了三百文。按照之前的,韩五爷在茶肆书,不用任何本钱,分得净利润的一成,至于旁人打赏这种事,都归韩五爷所有。

    但这次韩五爷却怎么也不肯把这三百文钱揣进自己腰包。

    “五爷,咱不是好了么,这钱既然是两位贵客赏给你的,如果算在总账里,就有些不合适了。”

    沈溪作为掌柜,自然要表明态度。

    不是这钱该给谁的问题,是之前既然有过协定,就必须按照规矩办事,这是生意场上的诚信问题。

    韩五爷笑道:“人家来捧场,听的是故事……书人遍地都是,可这故事不是我写的,所以这钱我受之有愧,倒不如算在一起,按照商定的分了,我拿得也心安理得。”

    沈明钧不太会话,既然韩五爷坚持,他也就头应允了。

    最后这三百文钱按照九一开的比例分账,但还是沈溪机灵,提醒沈明钧如果员工做得好应该有“勤工奖”,于是多分给了韩五爷和下面做事的宋城、絮莲一些。

    回家路上,沈溪兴高采烈,茶肆生意日益火爆,终归是帮老爹赚到钱了。现在茶肆规模还是了些,若是能把铺子扩大,肯定能赚得盆满钵满。

    两人刚落屋,周氏看到沈溪便破口大骂。

    虽然沈明钧这几天都很顾家,每天都回来,但早出晚归忙活个不停,根本就没心情跟周氏尽鱼水之欢,惹得周氏的脾气也跟着上来。还有一,沈溪这几天放学后都没见影子,每次都借口跟沈明钧到王家去玩了。

    “……你个臭子,书不好好读,就知道玩,这是准备跟你爹一样一辈子给人当长工?以前没书读的时候成天苦着脸,让老娘无比心疼,现在有书读却不勤奋,以后怎么指望你有出息?”

    周氏还是知道什么叫三从四德,丈夫她只能埋怨几句,心中有了不痛快就骂儿子,甚至打几下那也是家常便饭。

    沈溪求助地看向便宜老爹,可这时候沈明钧也不知该儿什么。好在周氏骂过之后气差不多消了,沈明钧抓紧时间上去了两句,事情总算是揭了过去。

    一家人吃过晚饭,沈溪心里琢磨最近做事确实有些不靠谱,总是去帮老爹打理铺子的话,药铺这边和家里就无法兼顾了,前几天生意没上轨道去看看无可厚非,若以后天天去肯定会被周氏怀疑,还不如专心写本。

    现在《岳全传》和《童林传》正火热,但他都只是写了前二十回的内容,后续的故事尚需要他补充。同时他还得拿更多的故事交给韩五爷,这样才能让茶肆的生意蒸蒸日上。

    ************

    ps:第一更送上!求收藏和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