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武道乾坤 > 第一卷 天元风云 第1章 倒霉的杂役

第一卷 天元风云 第1章 倒霉的杂役

    天元大陆亿万里河山是武者的世界,天下百姓崇尚强者,导致民风彪悍。www.lingdiankanshu.com

    紫荆帝国境内的昊天峰就是修炼的圣地,是无为道院的山门所在,能进无为道院只有两条途径,一是进门当杂役,二是成为无为道院的弟子。

    每当无为道院招收弟子,帝国境内的名门望族争相将家族弟子送来考核,但是能被无为道院收进门墙的却寥寥无几。主要是无为道远收徒的条件极为刻薄,不是上佳的资质是绝对不收。

    如果不能成为宗门弟子,自尊心强的就垂头丧气的返回了,有恒心的会去报名当杂役,以图宗门长辈高兴传个一招半式。

    林若就是一个倒霉得不能在倒霉的例子。三年前无为道院招收弟子的时候,林若费了千辛万苦前来参加考核。倒霉的是招收大会刚刚召开,就被一个横空出现的邋遢老家伙说资质不行,不用考核了,不能成为宗门弟子,安了一个杂役弟子的身份强行将其带进山门。

    本身这是不符合规矩的,招收弟子由长老们审核;杂役是总务处负责招收、安排调度,但是老家伙当时表现的很霸气,袍袖一挥将前来阻止的长老震退了,接着扣着鼻子来一句,“这个杂役我要了,你们不服气就去找袁天罡。”

    袁天罡是谁?那是无为道院的掌教,修炼界的惊天巨头,谁敢轻易的直呼其姓名?但是邋遢的老家伙敢,还是毫无忌惮的敢!

    为了一个杂役谁能去找掌门?谁愿意自己去找不自在?结果林若的杂役身份就做实了,连考核都没考核,直接成了杂役。

    “你又在偷懒,打死你个败类,啪!”刚刚劈完柴出来透口气的林若,后脑勺挨了一巴掌。

    跌跌撞撞了两步,林若倒在地上,青石上出现了两道鲜红的血痕。

    林若咬咬嘴唇,低头看了看擦破皮流血的膝盖慢慢的站了起来。

    “怎么?还不服气?我的赤焰你喂了么?”陈倾琳瞪着眼睛娇喝着,大有要继续发飙的意思。

    “我刚劈完柴,一会去喂赤焰,不知道二小姐还有什么吩咐?”赤焰是陈倾琳豢养的一匹良驹。 如果说在无为道院林若最不喜欢谁,那就是眼前的陈倾琳了,典型的刁蛮、任性,还有些泼。

    “如果赤焰出一点问题,本小姐就打断你的狗腿。”陈倾琳拉着裙摆离开了。

    看着陈倾琳摇曳的背影,林若有些恼火,不就是仗着是祖上的余荫欺负人么,只会狗仗人势。

    这时候林若有了离开的想法,自己是来学功夫的,不是来受气的,这样下去的话,自己还不如继续在江湖上转。

    林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有记忆以来,就是跟着一个年老体衰的爷爷在天下飘。爷爷说自己是捡的,身上只有一块刻着名字的玉佩,爷爷死了,无牵无挂的林若才来到了无为道院。

    林若将赤焰的草料添好,摸着玉佩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林若,你腿怎么了?是不是那个陈师姑又欺负你了?我去跟长老说,太过份了。”半路上,一个跟林若年纪相仿的男孩走了过来,喊住了林若。

    “这次不是大的,是小的,她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云铮你就不用管了。”林若苦笑了一下。

    云铮是跟林若十分交好,两人是一同前开参加招收大会的,云铮因为资质好,被青山分院的一位长老收进了门墙。

    林若所在的是青竹分院,陈倾琳就是青竹院主的二孙女,平时欺负林若的还有其姑姑陈帆,陈倾琳就是跟其姑姑学的。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云铮生气的说着。

    “这里我不想呆了,一会我跟带我进来的老家伙说一声,打个招呼就离开。”林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也好,明天我跟师父请个假,送你离开,让我父亲帮你谋个事情做。”面对进门三年,没有作为的林若,云铮也是无奈。

    送走了云铮,林若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林若居住的地方叫真邪谷,离着青竹分院的中心比较远,跟邋遢的老家伙居住在一起,白天林若到分院去工作,晚上回来休息。

    回到了住处,收拾了一下东西,林若拿出药瓶开始给破了的膝盖上药,看着腿上的伤疤,林若的手在抖,心里是怒火冲天。

    “又被打了?”邋遢的老家伙走了进来。

    “不稀奇,别人都修炼,就我不修炼,同一年进宗门的人,有的已经是中位武师、道师了,更有甚者已经到了上位,而是我普通的杂役,挨打是正常的。”林若的语气很平静,平静里边带着不甘心。

    “我不是教了你一套功法么?怎么不算修炼?”邋遢的老家伙拉过项若房间仅有的一把椅子坐下了,眯着眼睛端详着林若。

    “你教我了一套功法?是教了,养生的?还是强身的?我是来学功夫的,不是当沙包的。”林若放下裤腿。

    “生气是好事,愤怒才是动力,你来宗门有三年了吧?今年十几了?”邋遢的老家伙不紧不慢的说着。

    “十三岁入门,今年十六。”林若冷冷的说着,不明白老家伙问这个是什么意思。

    对于这个邋遢的老家伙,林若了解甚少,只是知道其是无为道院一个特殊的存在,其不管任何人,任何人也不管他。

    当初给林若安排杂役身份,老家伙除了强势的一句你们去找袁天罡,其他话没有。负责招收弟子的长老阻拦不住,至于有没有层层上报,有没有结果是另外的事情了。

    林若和老家伙居住的真邪谷是禁地,平时没有人来,哪怕是分院主家的几个太岁也不敢过来。

    “入门三年了,这样吧!我教你的功法你坚持修炼,我考虑一下再教你点什么。”老家伙用几年没洗的袖子揉揉鼻子,思考了一下说道。 “那功法一点效果没有,我没有修炼的必要。”林若对自己修炼的没名字功法很不满意。 “混账东西,功法没用?三年来你挨了多少打,可伤到过筋骨?你以为是因为什么?”邋遢的老家伙站起身,袍袖一甩将林若扇到了床下。

    林若被扇得两眼直冒金星,不过脑袋很清晰,仔细想了一下,确实是这样,上个月陈帆打自己最狠的一次,打断了一根木棍,接着用铁棍又打了自己几棍,自己也只是受了皮外伤。

    “自己慢慢想,怎么?收拾东西想跑?敢跑,我把你腿打断。”老家伙瞪了林若一眼,气呼呼的离开了。

    林若有点傻眼,这邋遢的老家伙发飙还是很凶的。同时知道自己修炼的功法并不是垃圾。最震惊的是林若知道老家伙是一个修炼之人,不简单的修炼之人。

    想了一下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不想吧,林若摇了摇头爬上床继续修炼了。

    静下心来修炼着无名的强身功法,林若感觉一道暖流在身体旋转,十分的舒服。不管白天多累,只要一修炼功法,疲惫就尽去了,这也是林若一直修炼的原因。

    天微微一亮,林若就起床了,既然不能离开,活还是要干的。

    将水房几个水缸的水打满了,林若来到了前院点名。杂役弟子每天早上都是要点名的,点名之后才能吃饭。 看着肥粗扁胖的杂役管事嘴巴一张一合的,林若心里先鄙视了一番,每天早上都跟念经一样的讲半刻钟有一点意思么?

    “林若,陈师姑那里缺一个小厮,点名要你过去,你过去之后处理完那边的事情,这边的事情也要完成。”胡元瞟了林若一眼吩咐着,嘴角挂着幸灾乐祸笑意。

    “我忙不过来!”林若豁出去了,自己去侍候那狠毒的女人,绝对没好日子,不如现在就做个决断。

    “你敢不听安排?来人,给我抓住了狠狠的打,没发现这小子还是一个倔种,给我打到服气了为止。”胡元怒了,林若这是挑衅,这是无视自己管事的权威。

    “住手,大清早的吵吵嚷嚷成何体统。”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大门口传了进来,一个紫袍人负手出现在门口,人未到声先到。

    “见过分院主。”所有的杂役都匍匐在地,林若思考着跪是不跪,自己只是杂役,不算宗门的弟子,为什么要跪下?

    “你是何人见到本座为何不跪?”陈浮盯着林若询问着,一股无形的气势朝着林若冲击着。

    “我林若虽为杂役,但也是男人,好男儿顶天立地,分院主不在天地君亲师之列所以不跪。”林若知道自己要倒霉了,不过下跪林若不愿,哪怕是受罚也不愿。

    “你就是林若?很好!很好!这是你的令牌,今天开始你就是无为道院的弟子了,至于谁是你师父,以后再说。”陈浮拿出一个令牌扔给了林若,扭身离开了。

    看着手里刻着自己名字的令牌,林若有点傻眼。自己成为无为道院的弟子了?最让其震惊的是师父以后再说这句话。

    无为道院收弟子,都是师父挑弟子,哪里成为弟子了还没师父的道理?林若想问,不过陈浮已经离开了。 拿着令牌,林若伸手弹了几下辨别着真假,接着用力抓抓头发确定着自己是不是做梦。 心中也明白自己就算是弟子了,也是一个没有师父的甩手弟子,只是一个名义变了。

    “林若?青竹分院只有一个林若,啊!胡元见过林师兄。”自言自语嘀咕了一下,发现青竹分院再没有叫林若的人,胡元知道分院主没有弄错,明白林若是要翻身了,连忙开口讨好着。

    “见过林师兄。”其他的杂役弟子,也都欠身讨好着。

    “我是师兄了不假,但是我没你这样的师弟,刚才你不是要把我打服么?我先给你打服!”林若伸出右臂,对着胡元的眼睛就是一拳。

    对于胡元这样的势利小人,林若是极度的讨厌,看着那令人呕吐的奉承样,顿时压不住心里的火了。

    “师兄别打了,我知道错了。”胡元不敢还手开始求饶了。

    “哎呦,林若你的本事大了。”一声讥笑在门口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