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武道乾坤 > 第一卷 天元风云 第39章 反目就反目

第一卷 天元风云 第39章 反目就反目

    “我知道了,现在对你或许不公平,可以的时候我会给你自由。www.lingdiankanshu.com”林若想了一下,回应了一句。

    “谢谢。”凌飞烟微微的欠身。

    摇摇头,林若闪身离开了玄灵空间。

    林若一出玄灵空间,小郎起身就到了林若的身侧,用头蹭着林若的身躯。

    “继续休息,一会我们再赶路。”林若拿出一粒辟谷丹和两粒聚灵丹给小郎服下,接着拍着其脑袋,示意再休息一会。

    半个时辰之后,林若站到了小郎的后背继续赶路了。

    林若日夜赶路,朝着沧溟山脉进发,二十几天的时间,林若出了十几万里,离着沧溟山脉不是很远了,路程已经赶出了一大半。

    就在林若急匆匆赶路的时候,无为道院青竹分院陈家的大堂内,陈浮端着茶水思考着。

    “爷爷,前几天的审核集会林若不来参加,不处理对下边怎么交代?难道他比别的弟子高一头?”陈倾言很不满意的说着。

    “林若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盯着不放了,他不来参加审核集会,跟姬执法打过招呼了,姬执法专门说过此事。”陈浮放下了茶杯,闭眼思考着。

    “姬执法只是来我们青竹分院帮助指导弟子修炼,难道还要插手我们的青竹分院的事情么?他是不是过火了?”陈舟也有些不满意了。

    “他只是管着林若一个人事,其他事哪有参与?你们不要捣乱了。”陈浮也心烦得厉害,觉得林若是块烫手的山芋,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弄出自己收拾不了的乱子。

    “陈分院主,星辰神宫北斗阁来使者了,断副掌门正在无为大殿接见,通知您也过去一趟。”一位弟子在门外汇报着。

    “通知我过去?接待星辰神宫的人用不到本座吧?”陈浮有些不明白了。

    “听说好像是青竹分院的人杀了北斗阁的两个弟子,有一位还是北斗阁的嫡系弟子。”传信的弟子说出了自己听到的一点话语。

    “青竹分院的弟子杀了星辰神宫北斗阁的嫡系弟子?这怎么可能,是不是弄错了?”陈浮诧异的问着,有点摸不到头脑了。

    “这个弟子不明白,还是请陈分院主亲自去问。”传信的弟子欠身回答着。

    “好!本座马上过去,陈舟,我们青竹分院有在外历练的弟子么?”陈浮对着传信弟子挥挥手,看着儿子询问着。

    “没有,在上次残云山脉历练之后,再没有弟子出去历练。”陈舟肯定的说着。

    陈浮心里踏实了一点朝着无为大殿走去,同时也纳闷星辰神宫作为紫荆帝国的三大宗门之一,没有理由无的放矢。

    来到了无味大殿,陈浮发现平日处理宗门事物的几大巨头都在,两位副掌门喝着茶水,几位长老在闭目养神。

    “陈分院主,这位是星辰神宫北斗阁张元龙大护法,张护法这位是青竹分院的陈分院主。”凌风给双方介绍着。

    “陈分院主,你们青竹分院的弟子杀了我们星辰神宫北斗阁的弟子,其中的一位还是阁主的后代。”张元龙看着陈浮,开口直奔主题了。

    “现在青竹分院的分院主也来了,本座打断一下,你说那个林若是青竹分院的弟子不假,不过为什么会杀星辰神宫北斗阁的弟子呢?”断岳不等陈浮说话就开口了。

    无为道院两位副掌门的性格不同,凌风性格比较柔和,而断岳性格是十分刚烈,杀戮果决。

    “不说什么原因,杀人总是不对的,本座希望贵宗能把人交出来,这样双方不失和气。”张元龙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呵呵,张护法你不觉得你说的好笑么?不说原因?如果是贵宗的人要杀人,我无为道院的弟子被迫还手,也要交人?”断岳脸上是笑着,但是话语里锋芒毕露。

    “杀人总是事实,而且杀的是我们北斗阁的嫡系弟子,这不交人说不过去吧?”张元龙想不到断岳的态度这么强硬。

    “张护法这是要扭曲事实了,你们北斗阁的弟子是弟子,我们无为道院的弟子就不是弟子了?首先你要说出林若为什么杀人?”断岳站起了身子。

    “有冲突可以解决,没必要一连杀两个人吧?杀了就要给个说法,难道断副掌教要为了一个弟子,让我们两宗反目?”张元龙想不到断岳会这么护着一个弟子。

    原本张元龙听下边的人说杀人的是一个下阶武王,以为可以简单的要出人来,但是结果万万想不到断岳会这么强势。

    “反目?反目就反目,你这是欺负上门了?觉得我们无为道院好欺负了?”水千河从外边走了进来。

    林若什么情况,水千河心里清楚,交人?那是不可能的。

    “什么?”张元龙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告诉你反目就反目,星辰神宫想怎么样,我无为道院接着。”水千河冷声说着。

    “水长老,如果事情这么处理,恐怕对双方都没好处,毕竟林若杀了人。”张元龙坐不住了站起身来。

    “杀人?该杀的人杀了又能怎么样?”水千河冷笑了一声,看了张元龙一眼袍袖一挥坐下了。

    张元龙站起身子,水千河坐下了形成了鲜明对比。

    “此事,本座会照实汇报给宫主。”张元龙被水千河的话堵的脸色铁青。

    “来人,送客!”此时的断岳也是十分的不客气。

    “哼!”张元龙弄了一个灰头土脸,十分不满的一声冷哼,离开了无为大殿。

    “林若杀人了?”陈浮有些纳闷了。

    “林若早在二十几天前就出发出去沧溟山脉了。”水千河整理着袍袖。

    “他怎么可以不打招呼就私自行动?”陈浮觉得林若这是打自己的脸。

    “他跟姬执法打过招呼,姬执法也跟本座汇报过,不算是私自行动。”水千河对林若和陈家的冲突也是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掌门的意思,要让林若呆在青竹分院,水千河早就将林若带走了。

    “本座知道了。”陈浮作为分院主,但是跟水千河的执法长老身份一比还差很多。

    “这小家伙还真是不一般,能越级战斗是本事,什么人都敢收拾这是胆识。”断岳摸着下巴的胡子赞许着,至于刚才星辰神宫的态度全然没放在眼里。

    “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到了哪里了,这将近二十万里路够他赶一阵子了。”凌风笑着说道。

    “估计真武堂的弟子现在差不多到了,那小子没有代步魔兽,什么时候能到还真不好说。”另外一位长老说道。

    “好了,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陈分院主约束一下青竹分院的弟子,不要什么事情都做,嫉妒、欺弱,这都不是我们无为道院弟子该有的毛病。”水千河起身离开了无为大殿,临走还是敲打了陈浮两句。

    陈浮的脸色很难看,不过自家事自己心里清楚,同时也明白宗门的高层也了解了青竹分院的事。

    回到青竹分院的陈浮越想心里越堵的慌,后辈不争气净做没名堂的事情,林若这边也全然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事情上边都知道了,自己还蒙在鼓里,而宗门的高层明显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在中间成了摆设,想到此处陈浮一挥手将茶杯甩到了地上。

    “父亲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陈帆走了进来。

    “什么事情?什么事情?你们问我什么事情?林若!又是这个林若,你们当初为什么招惹他?”陈浮气得胡子直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