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武道乾坤 > 第一卷 天元风云 第70章 就是嚣张

第一卷 天元风云 第70章 就是嚣张

    “看见了么?林若空手对敌!”

    “那是有绝对的把握,就没将陈倾言师兄放在眼里。www.lingdiankanshu.com”

    “有好戏看了,拭目以待吧!”

    下边弟子的窃窃私语声,传进了陈倾言的耳朵,让其脸色由白转青,接着变成了青紫色。

    “接招了。”忍受不了的陈倾言出手了,施展出了无为道院的剑法战技龙影剑法,长剑带着犀利的剑气朝着林若身前斩来。

    林若脚下一震,身子斜着飘开了两丈,躲开了陈倾言剑法的攻击。

    对着林若的躲避,陈倾言龙影剑法展开了,一时之间擂台上都是犀利的剑气。

    “剑法是不错,可惜在你手里不行。”随着林若的话语一落,擂台上的剑气都消失了,大家仔细一看的时候,发现林若右手负在身后,左手成爪,捏住了陈倾言的长剑剑身。

    “撒手!”发现自己的长剑被林若抓住,陈倾言长剑一震,猛的下切,打算废掉林若的左手。

    “呵呵,你说撒手就撒手么?”陈倾言是奋力的震动长剑,但是长剑纹丝不动,这还是林若没有催动灵神爪的情况。

    “你攻击了半天,也该我了。”林若右脚飞起,一脚踢在陈倾言的胸膛。

    “咔嚓!”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陈倾言的身体凌空飞起,飞出五丈落到擂台下,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武器是不错,但也看什么人用,现在就是废铁一块。”林若左手一发力随着紫金色的光芒闪动,陈倾言的长剑,被林若生生的捏断。

    林若的这一手让围观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陈倾言的长剑不是什么神兵,但也是精钢铸就的利器,就这么被林若徒手捏断了。

    “林若胜!”陈舟咬着牙,宣布了林若胜利的结果。

    随着林若的胜利,只有其他的两个人随意的挑战了一下华云,不过都被华云轻易的击败,原本这两个弟子是打算挑战武师修为的顾若风,奈何等他们挑战的时候已经没有了软柿子。

    “今年青竹分院参加宗门弟子大会的人选是林若、柳恒和华云。”陈浮面无表情的宣布了结果。

    随着宣布结果,林若转身离开了青竹分院的广场,等候明天的集合,去无为大殿参加整个宗门的比试。

    “穆师兄,我们喝一杯?”弟子都散去了,姬落喊住了穆天云。

    主要姬落发现了林若和陈家是水火难容,打算找为人厚道的穆天云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没有缓和的可能。

    “好,那就去我那里喝一杯。”穆天云点点头就带着姬落去了自己的住处。

    “穆师兄,这林若和陈家就没有缓和的可能么?”喝上酒,姬落开始询问着。

    “难,几乎是没可能了,陈家可以说是自食其果,陈帆师妹、还有陈倾琳在林若不是弟子的时候,几乎是天天打骂,是谁也咽不下这口气。”穆天云叹口气摇着头说着。

    “那陈分院主、陈舟师兄就不管?”姬落皱眉询问着。

    “如果是管了,想必林若也不会这么大的火了,就是因为林若是杂役,所以分院主根本就不制止,我试着管过一次,但是陈帆师妹根本就不给面子。”穆天云苦笑着说道。

    “哎,现在这事情越演越烈,很难处理了,明天我看看跟上边说说,让林若离开青竹分院吧!”姬落也没有办法了,为了不出乱子打算跟水千河说说。

    “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现在陈家除了分院主和一个常年闭关的长老就无人是林若的对手,长老是不会管这事的,而陈浮要顾及身份势必又不能出手,林若的个性是倔强,也不会放手,到后来会闹得不可收拾。”穆天云也赞同林若离开青竹分院。

    回到了真邪谷的林若,心情好了一些,等着找机会击败陈帆,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跟陈家的恩怨也算了解了。

    青竹分院的选拔是落下了帷幕,林若成了弟子嘴里的话题,主要是崛起的速度太快,势头太强势了,明显就是不把陈家放在眼里,其他哪个弟子敢?林若的强硬作风也成了其他弟子的偶像。

    陈家的大院里,气氛十分的压抑,陈倾言胸骨断裂,已经卧床养伤了,唯一个可以参加宗门大会的,被击败这对陈家的打击很大。

    “父亲,这事怎么办?就任由林若这么胡来下去么?他现在是处处针对我陈家。”儿子重伤,陈舟一肚子火。

    “刚才我仔细想过了,林若当了三年杂役,受了多少委屈,我们清楚,如果换做是你们,你们能不记恨么?今天如果他不手下留情,那一脚踢在倾言的丹田,后果你们想过么?”陈浮闭着眼睛,沉重的说着。

    “难道此事就这么算了?”陈舟很不甘心。

    “父亲,女儿跟林若打过几回交道,不是不讲理的人,过去我们确实有对不起人的地方,我们应该跟他谈谈才是。”陈倾凝开口劝着陈舟。

    “倾凝说的对,林若对青竹分院的其他人可曾过份过?今天遇见杂役都点头打招呼,那为什么偏偏针对陈家?过去的几年是我糊涂了。”说完话的陈浮闭上了眼睛,让其说出这番话真的很难。

    “爷爷,我们谁对不起他,跟他说声抱歉的话就过去了,青竹分院也需要他,他将来的成就真的不好说,而且宗门也是十分的维护他。”陈倾凝对着陈浮说道。

    “这个道理爷爷知道,不止是两位副掌门看重他,执法长老也在维护他,看你跟他的关系还不错,这事你处理一下吧,就说是我的意思。”陈浮对着陈倾凝摆摆手。

    “好,倾琳、姑姑,要不我们去找他一下吧!”陈倾凝看着姑姑和妹妹说道。

    “你们去吧!我不去,告诉他有事冲我来,不要再跟陈家过不去。”陈帆听见让自己去道歉的话,脸色不太好看,同时也拒绝了。

    “姑姑不愿意去就算了,倾琳你跟我来。”陈倾凝说完走出陈家的大堂。

    看着不知道怎么办的陈倾琳,陈浮挥挥手,“听你姐姐的,去吧!”

    想到中阶武王的哥哥都被林若轻易的击败,也有些担心林若找自己麻烦的陈倾琳出了大堂,尾随着陈倾琳来到了广场。

    “林若住在哪里,带我过去。”陈帆是长辈,陈倾凝管不了,但是妹妹是必须要管的。

    “他不住在青竹分院,在真邪谷。”陈倾琳小声的说完,就在前边带路了。

    “姐姐,真邪谷是禁地,我们是不能进去的。”到真邪谷的谷口,陈倾琳站住了,回身跟小声的说着。

    “林师兄在么?倾凝来访!”看了一眼石碑,陈倾凝对着谷内喊了一声。

    正在修炼的裂天爪的林若,听见陈倾凝的喊声,停下了修炼,看着自己**的上身,拉下挂在一边的长袍,整理了一下,来到了谷口。

    “林若见过陈师姐。”林若对着陈倾凝拱拱手,对于一边的陈倾琳直接就无视了,有仇怨也不想在陈倾凝的面前说。

    “林若,我这次专程来道歉的,舍妹年幼无知,屡屡的刁难林师兄,还请林师兄能原谅舍妹,也不要在记恨陈家了,倾琳还不道歉。”陈倾凝对着林若微微福身。

    “林师兄,以前是我不懂事,倾琳知道错了,还请林师兄原谅。”现在林若在陈倾琳的眼里是高手,不可触摸的高手,知道以后想不被林若找麻烦只有道歉。

    “陈师姐你援手之恩,林若没忘,既然陈师姐为令妹说情,令妹跟我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不记恨陈家,我做不到。”陈倾琳道歉了,以往的恩怨林若可以放下,但是与陈帆之间的纠纷林若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