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石国来客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石国来客

    李庆安在酒肆背后痛痛快快撒了一泡尿,准备往回走,不料冷风一吹,他的胸腹间顿时翻腾起来,冲到一个角落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慢慢抬起头,喘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他眼前却出现了一块湿帕子。www.lingdiankanshu.com

    “不能喝就别逞强,难道你没看出来那些家伙就是成心灌你吗?”高雾埋怨地说道。

    “谢谢!”李庆安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感觉好多了,他想站起来,可是腿上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

    “雾娘,扶我一把。”

    “哎!你这人啊,还安西第一箭呢!你现在恐怕连弓都拿不动。”

    雾娘把他搀了起来,扶着他慢慢往回走,“我下来透透气,正好看见你在这里难受,想不管你嘛,又觉得你可怜,管你嘛,可又觉得你是活该,你们这些臭男人,喝酒就那么重要吗?”

    “我也不想喝,可是你也看见了,我不喝他们今天会放过我吗?”

    “哼!你喝不喝关我什么事,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以为我是关心你啊!”

    说着,高雾扶着李庆安走进了酒肆,“你先别慌上去,歇一会,酒醒了再上去,我是出来透气的,我要去走一走。”

    高雾向一个伙计招招手,“伙计,给这位军爷倒杯茶,要浓一点,等会儿记着扶他上去。”

    “好咧!姑娘放心,我会办好。”

    高雾安排好了李庆安,这才背着手悠悠然走了。

    李庆安靠坐在一只橱柜上,胸腹里十分难受,仿佛身子虚脱了一般,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这时,门口走进来几名粟特胡人,他们风尘仆仆,显然是从很远的地方而来,刚刚抵达龟兹城。

    “掌柜的,给我们每人来一碗汤,再来三十块饼。”

    他们说的是汉语,非常流利,一进门便坐进一个角落,低声商量着什么,李庆安坐在后门入口处,背对着他们,相距约十几步远,他没有把这几个粟特人放在心上,只管慢慢地品尝一杯浓茶。

    “几位客人,这是你们的汤。”

    “这位小哥,这是一百文赏钱,我想打听一件事。”

    “哟!客人太客气了,您尽管问。”

    “我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听说过带着火焰的宝石?”

    李庆安的茶杯剧烈地晃了一下,头脑一下子清醒了,就仿佛大白天遇到鬼一样,他无比惊讶地回头向几个粟特人望去。

    一年来,他几乎要把那块所谓的太阳石忘记了,他曾经又去了好几家珠宝铺,没有一家的价格超过八十贯。

    两个月前,他又去了拔焕城,才发现那家‘粟特老店’早已经关门了,那个愿意出一万贯钱来收购他宝石的粟特人那苏宁已经成了遥远而不真实的记忆,没想到在一个最不经意的时刻,他忽然又听见了关于那块宝石的消息。

    一共是五个人,从他们坐的位子来看,是两个主人和三个仆人,两个主人一个四十多岁,留着一撮山羊胡子,而另一个人是个年轻人,大约二十五六岁,头戴一顶镶有金边的尖顶虚帽,模样还算清秀,瘦长条脸,尖下巴,脸上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一双细长的眼睛里黑多白少,给人一种虚伪的感觉。

    “客人,真是抱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带火焰的宝石。”

    “你再想想,唐军官兵中也从没人提到吗?”

    中年人一边问,却有意无意地向李庆安瞟来,李庆安已经伏在桌子上,一副醉熏熏的模样,可他的耳朵却竖得笔直,对方的每一句话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或许是收了一百文钱不好意思,伙计想了想道:“倒是有人提起过宝石,不过都是十几贯钱那种普通宝石,带有火焰的宝石从来没有人说过。”

    中年人低声对年轻人说了几句,虽然听不清楚他们说什么,但可以看出年轻人脸上露出了失望了表情。

    “我看还是要先找到那苏宁,再追寻宝石的下落。”

    年轻人说的是突厥语,李庆安听得清清楚楚,‘那苏宁!’那就没错了,他们要找的就是自己那块神秘的宝石。

    “可是那苏宁已经失踪了。”

    “这倒没关系,我有办法找到他,咱们先回拓枝城。”

    年轻人显然是个急性子,说走就走,他站起身便大步向店外走去,中年人慌忙收拾桌上的饼,见年轻人已经走了,他不由着急地喊道:“远恩,不要急,我们在龟兹住一晚再走。”

    胡乱地收拾一通,他连忙追了出去。

    ‘远恩?’李庆安暗暗思忖道,‘原来这个年轻人叫做远恩。’

    “客人,真是抱歉,我一定替你留意红宝石的情况。”店伙计恭敬地送他们出去。

    他刚转身回来,李庆安便向他招了招手,“伙计,你过来一下。”

    “李校尉,你请吩咐。”

    李庆安取出一贯钱笑道:“刚才那伙人,你去盯住他们,给我记住,在龟兹城他们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这一贯钱是给你的辛苦费,如果你探来的消息让我满意,我会再追加你一贯赏钱。”

    店小二喜出望外,他一个月也才能挣五百文钱,转眼就是两贯钱到手,他立刻接过钱道:“请李校尉放心,我一定探来最好的消息。”

    ........

    次日傍晚,李庆安正在军营里写报告,一名士兵进来禀报道:“将军,军营外有人找,他说自己是中原酒肆的伙计,是将军让他来的。”

    “我知道了!”李庆安取了两贯钱便起身向军营外走去,中原酒肆的伙计来,当然就是为了昨晚那几个粟特人的事情,就算伙计不来,他也会去酒肆询问情况。

    军营外,酒肆伙计正伸长脖子张望,见李庆安出来了,他连忙上前陪笑道:“李校尉,我有他们的消息了。”

    “你发现了什么?”

    “他们昨晚从酒楼离开后,便去了城门口的悦来客栈,一直就没有出来,也没有人来找他们,天不亮,他们几个人便骑马离开了龟兹城,听客栈掌柜说,他们是回石国了,好像是去找一个叫什么苏宁的人,然后我见他们向西而去,我又在路边蹲了一天,他们一直没有回来,我便赶来向将军汇报。”

    说完,他眼巴巴地望着李庆安,他一夜未睡,又在路边蹲了一天,就指望能得到另一贯赏钱。

    “你做得很好!”

    李庆安笑着把钱递给他,“这是两贯钱,加倍赏你,如果有他们的消息,你立刻来告诉我,我会另有重赏,知道吗?”

    酒肆伙计千恩万谢地接过赏钱,连连躬身道:“将军放心,只要他们来,我就会立刻通知将军。”

    李庆安回到营帐,他打开了自己的随身箱子,从下面取出一只小木盒,轻轻打开,笼罩着一团淡淡光泽的宝石出现在他面前,他小心地拾起这枚鸡蛋大的红宝石,宝石内那一团神秘的火焰又升腾而起,李庆安地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他很想知道,这枚宝石内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