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将门虎女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将门虎女

    安西节度使府位于龟兹王宫正对面,是一座占地数十亩的庞大建筑群,里面军衙、仓禀、府宅一应俱全,也是安西至高无上的权力中心,此刻,高仙芝袒露上身跪在节度使府门前已经两个时辰了,大门紧闭,夫蒙灵察始终没有露面。www.lingdiankanshu.com

    这时,一名好心的守门侍卫悄悄走上前,“高帅别跪了,程都护就在府内呢!”

    高仙芝一怔,他不由轻轻叹息一声,程千里在府内,那自己这一跪不知何时才能起来了?

    忽然,一匹战马飞奔而来,马上高雾怒容满面,她一身唐军盔甲,腰挎横刀,后背弓箭,奔至近前,她一勒战马高声喊道:“爹爹,起来!”

    高仙芝一挥手,低声令道:“你快回去,大人的事情,你不要过问!”

    “不!我不回去。”

    高雾紧咬嘴唇,她忽然张弓搭箭,一连三箭射向节度使府大门,‘哚!哚!’三箭钉死在朱红大门环内,箭尾颤抖不已。

    “夫蒙灵察,你出来!”

    高仙芝又急又气,但他又不敢站起身,只要咬牙切齿道:“雾娘!你不要胡闹了。”

    “爹爹,你才是胡闹!”

    高雾冷笑一声道:“你是朝廷任命的副都护,你领的军队是大唐帝王的安西军,不是他的私军,就算他要罢免你,他又有什么借口?爹爹,你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他羞辱你也够了,你再跪下去,就是羞辱自己了,起来吧!堂堂正正和他去谈。”

    高仙芝又叹了口气,也有些心灰意冷了,跪了两个时辰都不出来,他也明白夫蒙灵察是铁了心要罢免自己了,也罢!

    他撑地慢慢站了起来,腿已经麻木不堪了,他穿上了衣服,高声对大门道:“夫蒙大帅,我诚心向你认罪,可你却不肯接受,也罢了,我已经尽心了,要革要贬,由你去吧!”

    他搀扶着女儿的马刚要走,小门忽然开了,传来了程千里冷冷地声音:“箭射节度使府,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吗?”

    高仙芝停住脚步,慢慢转过身,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道:“程都护,你什么时候成了大帅府上的看门人?”

    程千里仰天大笑,笑声刺耳,忽然,他笑声一停,得意洋洋地道:“高仙芝,你不仅善做,而且能言,可惜时运不济,我不妨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四镇都兵马使了,由我暂代,明天我就和你办理交接。”

    “那就恭喜程都护了。”

    高仙芝脸色铁青,转身道:“雾娘,我们走!”

    “那这三支箭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

    程千里话音刚落,高雾一侧身,张弓一箭便向他射来,“卑鄙小人,你去死吧!”

    程千里大吃一惊,急身躲闪,长箭‘嚓!’地从他脸庞擦过,钉在门上,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程千里勃然大怒,狂吼道:“快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

    就在这里,门内传来一声咳嗽,“程都护,怎么这样大呼小叫?”

    夫蒙灵察终于出来了,他瞥了一眼门上的箭,不高兴地斥责程千里道:“雾娘只是一个小孩子,从小就调皮,你和她计较什么?”

    夫蒙灵察出来了,高仙芝倒不好走了,他慢慢走上前,躬身施礼道:“参见大帅!”

    “哦,是仙芝啊!什么时候来的?”夫蒙灵察笑眯眯问道。

    “回禀大帅,我已经来了两个时辰了。”

    “什么!”

    夫蒙灵察转身虎着脸问亲兵道:“高都护来了,你们为什么不通报我?”

    几名守门的亲兵战战兢兢,谁也不敢说话。

    “哼!胆大妄为。”

    夫蒙灵察一摆手令道:“给我拖下去,每人打三十军棍!”

    立刻过来十几名亲兵,将这几人拖了下去,片刻,门内传来鬼哭狼嚎的叫声。

    夫蒙灵察歉然道:“仙芝莫生气,是我把他们宠坏了。”

    旁边的高雾却冷笑一声道:“可是这位程都护却口口声声说,大帅已经罢免了我父亲的都兵马使之职,这又怎么说呢?”

    夫蒙灵察一怔,他不满地向程千里望去,这个蠢货,一天都忍不住吗?程千里表情十分尴尬,低下头不敢说话。

    高仙芝已经心灰意冷了,夫蒙灵察再客气也改变不了自己被罢免的结局,他拱拱手道:“不打扰大帅休息,仙芝回去了。”

    “仙芝,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办法,是皇上的意思,我抗争无用,也只能照办了,以后有机会,我再上书皇上表你的功劳,你就耐心等候吧!”

    夫蒙灵察找了个光面堂皇的借口,按理,那么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可偏偏高雾不买帐,她较真地质问道:“大帅,皇上为什么要罢免我父亲?”

    “大胆!”

    夫蒙灵察立刻翻脸了,“我几时说过是皇上的意思?高都护,管好你女儿的嘴。”

    就在这时,一名亲兵指着远方大声道:“大帅,你快看!”

    夫蒙灵察望去,只见远处大群军官簇拥着边令诚向这边走来,他心中不由愣了一下,这是要做什么?

    “夫蒙大帅好悠闲,难道没看见军营起火吗?”边令诚走上前,劈头便问道。

    ‘军营起火?’夫蒙灵察有点懵了,他竟一点也不知道,他旁边的高仙芝却陡然发作了,大步上前指着大群军官喝道:“你们胆大妄为,竟敢在军营放火,是谁干的!”

    几百名将领吓得纷纷跪下,“高帅,弟兄们听说你被罢免,都闹起来了,我们也控制不住,特来求边监军做主。”

    “你们是想害死我吗?竟敢要挟监军,这次是谁挑的头?”

    高仙芝怒火中烧,他一把揪住贺娄余润的领子,“黑胡子,是你干的吗?”

    贺娄余润吓的连连摆手,“高帅,和我无关。”

    “那是谁干的?”

    高仙芝严厉的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几百名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低下了头,谁也不敢吭声,边令诚见高仙芝几句话便震住了局面,紧张的心终于放下了,他转身对夫蒙灵察道:“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和我没有关系,可你们如果因此引发兵乱,哼!哼!”

    夫蒙灵察心中暗暗叫苦,他没想到边令诚居然会出面,而且是帮着高仙芝,边令诚虽然没有权力指挥军队,可他却有权力弹劾自己,甚至情况危急时,他还可以直接停自己的职权,这个宦官他是万万不敢得罪,可问题是他已经罢免高仙芝了,再让他收回命令,他怎么下台?

    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开口才好,可雾娘却抓住了机会,在一旁高声道:“监军,刚才夫蒙大帅说皇上决定罢免父亲的都兵马使之职,我想知道,皇上有什么理由罢免我父亲?”

    夫蒙灵察魂都要吓飞了,他慌忙摆手否认,“没有!我绝对没有说过这话,我、我也没有罢免仙芝的都兵马使之职。”

    收回成命尽管面子难下,但总比犯下假传圣旨之罪要好得多,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恶狠狠地瞪了高雾一眼。

    边令诚点了点头,回头对众将道:“你们也听到了,大帅并没有罢免高帅的军职,大家快回去,给我安抚好士兵,不准再闹事!”

    众将大喜,纷纷站起身要走,就在这时,数十匹马向这边疾奔而来,最前面是一名内侍省的中使,怀抱一卷黄麻纸卷轴,他冲上前大声问道:“这里谁是高仙芝?”

    高仙芝连忙应道:“卑职就是!”

    中使举起卷轴,高声道:“圣旨到,高仙芝接旨!”

    ......。

    (恳请投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