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四十章 神秘少妇

正文 第四十章 神秘少妇

    天色已到正午,雪突然变大了,斜风裹挟暴雪扑打在人们的脸上和身上,十几步外便看不清道路,明德门外的一间茶棚下挤满了避雪和吃饭的民众,李庆安一行人也找了几张空桌子吃饭,等待雪势变小再继续前行,但雪却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减弱的样子。www.lingdiankanshu.com

    这时,远方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渐渐地雪中出现了一辆马车,十几名随从护卫两边,向这边疾驶而来,马车在茶棚前停了下来。

    一名中年随从跑到马车前,恭恭敬敬道:“夫人,前面就是长安了,先下来休息一下吧!”

    “好的,尚公公,你也一路辛苦了,大家一起吃点东西吧!”

    女人的声音悦耳动听,听得出她的年纪应该很年轻。

    车门开了,从车上下来了两名女子,前面一个是丫鬟,众人的目光都投向后面一个少妇,她年纪约二十七八岁,穿着一件亮蓝色的长襦裙,肩上披着红帛,衣服非常合身,将她苗条的身姿和丰满的胸脯惟妙惟肖地显现出来。

    她黑发高耸,呈波浪形地垂于脑后,在脖颈上方形成了一片飘忽不定的黑色云霞,这个女人长得很美,但给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她的俏丽,而是她淡扫蛾眉,不施一丝粉黛,令人有一种神清明秀之感。

    “她应该是皇室中人。”

    段秀实小声对李庆安道:“你看见没有,她身旁那个中年随从是名宦官。”

    李庆安点点头,他刚才已经听见了,女人称中年随从为尚公公,而且她的口音似乎和别人不同,倒和原来戍堡的钱缗很相似,钱缗老家是益州成都人。

    茶棚里坐满了人,只有李庆安他们这里还有几个空位,普通人都不敢和他们同桌。

    少妇秀眉紧蹙,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李庆安这一桌上,便快步走了过来。

    “这位将军,我坐你旁边可以吗?”少妇盈盈向李庆安施了一礼,笑容明媚。

    李庆安一摆手,笑道:“夫人请坐!”

    他对这个女人倒有了几分兴趣,别的女人见到他们都躲得远远的,而这个女人却丝毫不惧他们,长得又秀美,令人忍不住对她心生好感。

    少妇坐下,她回头对中年宦官说了几句,中年宦官立刻进房间里买食物了,这时,荔非元礼厚着脸皮笑问道:“请问夫人芳名?”

    他旁边的弟弟荔非守瑜立刻沉下脸斥道:“老大,不得无礼!”

    少妇却秀眉一飘,媚然笑道:“奴家名花,请问几位军爷从哪里来?”

    荔非元礼咧嘴大笑道:“我们是安西军,从连云堡而来。”

    少妇掩嘴窃笑,“难怪你们衣裳褴褛,不像一般的军人,原来你们是从安西过来的。”

    尽管荔非元礼百般讨好她,但她似乎对李庆安更感兴趣,这个年轻人的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她,与她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尤其他额头上那一道长长地伤疤,更增添了一种阳刚男人的魅力。

    “这位将军,我已经说了我的名字,你却什么都不告诉我,这似乎有点......”

    “夫人,我来给你介绍,这小子叫李七郎,你别看他长得小白脸似的,他可是一点也不解风情,千娇百媚、如花似玉的吐蕃公主居然被他一箭射死了,远不如我老荔懂得爱护女人。”

    “你这个大胡子倒也挺可爱啊!”

    少妇调笑一句,却把娇躯向李庆安身边靠了靠,好奇地问道:“李将军,被你射死的吐蕃公主真的很美吗?”

    李庆安笑着摇了摇头,“只是一个普通的吐蕃女子而已,不是什么公主,我也没射死她,是她自己失足跌下山崖。”

    “你胡......”

    荔非元礼话没说完,便被荔非守瑜狠狠给了一拳,他见众人都对他怒目而视,这才猛地想起来,高帅严禁泄露此事,他不由一阵心虚,挠挠头皮干笑道:“没关系,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子,又有何惧?”

    这时,李庆安站了起来,向少妇微微一抱拳笑道:“夫人,请慢用餐,我们就先走一步了。”

    他一摆手,“我们走吧!”

    众人随他走出茶棚,纷纷翻身上马,冒着风雪向长安城而去。

    少妇望着他背影,眼中充满了兴趣,‘一箭射死了如花似玉的吐蕃公主,这个李七郎倒有点意思。’她低声地自言自语道。

    ........

    长安占地广阔,分为宫城、皇城和外郭城,宫城位于全城北部中心,是帝王居所,皇城在宫城之南,为大唐朝廷的行政中心,外郭城则以宫城、皇城为中心,向东西南三面展开,以朱雀大街为中轴线,分为两市一百零八坊,分别被长安县和万年县管辖,整个长安城内居住着百万长安民众和数十万来自天南海北的客旅。

    进了明德门,正对面便是朱雀大街,朱雀大街宽约百步,可并排行约七十辆马车,雪已经小了很多,朱雀大街的行人不多,大街上更显得空旷无垠,笔直大街一直延伸十余里,尽头便是皇城大门朱雀门。

    朱雀大街两边种满了高大的树木,树冠如伞,银装素裹,紧靠着大树则是又高又厚的坊墙,十八座街坊如棋盘一般整齐地排列在朱雀大街两旁,白墙黄瓦,一眼望不见尽头,显得格外壮观。

    街上行人稀稀疏疏,打着油纸伞,男子大多身着袍衫,个个身高体胖、精神饱满,而女人在雪中格外地娉娉婷婷,上穿绣花罗襦衫,下系一条榴花染舞裙,颜色绚丽,红、紫、黄、绿各色争艳斗妍,其中以红色最多,‘眉黛夺得萱草色,红裙妒杀石榴花’。

    众人沿着朱雀大街一路前行,不多时便来到了位于春明大街的崇仁坊,这里集中了各地的进奏院,主要供地方官员进京食宿,安西都护府在崇仁坊内也有一座进奏院,占地面积颇大,有客房一百余间,由一名安西的低级小官负责打理。

    进奏院的官员早已得到消息,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待他们一进门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各位将军,一路辛苦了,我给你们准备好了热水和干净的被褥,先舒舒服服洗个澡,再好好睡一觉,保证你们个个元气立刻恢复。”

    “罗参军,这附近可有马球场?”段秀实笑着问道。

    “有!崇仁坊就有两个,天天都挤满了练球的人,不过你们来得有点晚了,范阳军的马球队早在三个月前便到了。”

    说到这里,罗参军向两边望了望,压低声音道:“听说他们节度使安禄山亲自带队来参赛,声称这次一定要夺走冠军。”

    “哼!他们做梦吧!”白元光哼了一声道。

    “元光,不可轻敌,上次他们本来就有夺冠的实力,但最后是明显地让给了羽林军马球队,我们败在他们手下,也是实力不济。”

    “今年我们多了个李七郎,鹿死谁手还不定呢!”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李庆安另有公务在身,便悄悄对段秀实道:“成公,高帅有事吩咐我去做,我想先办事。”

    “你去吧!路上当心点。”

    李庆安悄悄离开了进奏院,带着韩进平和另一名弟兄来到了平康坊,他们在一座占地广阔的大宅前停了下来,这里就是大唐右相国李林甫的宅子。

    ......

    (老高求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