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别院听琴(上)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别院听琴(上)

    三人一路骑马,不多时便来到了平康坊内,平康坊是长安最繁华热闹的娱乐区,青楼教坊林立、酒肆客栈密布,同时各种官办私立的舞坊乐馆也数不胜数,很快,荔非守瑜便来到了一座大宅前,门前停满了马车,人进人出,往来不绝,李庆安看了看大门上的牌匾,上面写着‘梨园别院’四个字,梨园李庆安知道,那是长安的音乐艺术中心。www.lingdiankanshu.com

    荔非守瑜问了看门的小厮几句,便回头对李庆安笑道:“就是这里,你们随我来吧!”

    “我先警告你,守瑜等了芊娘快三年了,你今天如果坏事,小心我剥你的皮!”进门前,李庆安警告荔非元礼道。

    荔非元礼义愤填膺,“你当我老荔是什么人了,我会抢自己兄弟的女人吗?”

    李庆安踢了他一脚,“别废话了,快走吧!”

    两人随荔非守瑜走进了大门,迎面便是一座占地极宽的池塘,曲廊环绕,曲廊的中布满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厅堂,而池塘正中是一座绣楼,是表演歌舞的地方,一队舞姬正在绣台上翩翩起舞,乐声悠扬。

    今天别院里花团锦簇,时值隆冬,没有真花,都是锦缎扎成的假花,上面有红色横幅写着四个大字,‘腊日乐会’,李庆安这才想起来,今天竟是腊八节。

    “客人,这就是松鹤堂,你们稍坐,我去请芊娘。”

    三人在厅堂里坐了下来,李庆安见荔非守瑜满脸严肃,便低声笑道:“怎么,很紧张吗?”

    荔非守瑜点点头,“我怕她已经不认识我了。”

    “这倒没关系,只要人还在,从头开始也可以啊!老荔,你说是不是,老荔....”

    没听见荔非元礼回答,李庆安奇怪地回头望去,只见他已经不在座位上,再找一圈,却见这混蛋在墙边调戏一名女乐师。

    “你可知道我是谁,听说过小勃律战役的功臣吗?”

    “奴家只听说过安西二李。”女乐师低头小声道。

    “呵呵!这就对了,我就是二李中的安西第一箭李庆安,怎么样?玉树临风吧!”荔非元礼厚颜无耻道。

    李庆安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浑蛋不知拿自己的名字招摇撞骗了多少女人,他上前对准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随即捏着他的脖子,把他拖了过来。

    “你这浑蛋敢坏老子的名头,说!你冒充我骗了几个女人了?”

    荔非元礼举手发誓道:“天地良心,今天是第一次,前几天我都是用李嗣业的名头,他是天下第一刀,比你的名头更响一点。”

    “今晚我就告诉嗣业去,让他剥你的皮!”

    就在这时,一声环佩声响,门口走进来一个怀抱琵琶的女子,她着一身淡绿色长裙,长得很秀气,皮肤柔嫩,体态娇小婀娜,她怔怔地望着荔非守瑜。

    “守瑜,真是你吗?”

    “芊娘!”荔非守瑜激动地站了起来。

    琵琶缓缓地滑落在地,泪水从她的眼中涌了出来,她忽然低喊一声,一头扑进了荔非守瑜的怀中。

    ........

    众人连忙退出了房间,轻轻把门关上了,荔非元礼长叹一声道:“哎!怎么没有女人等我老荔呢?”

    “有啊!拔焕城的那两个胡娘不是在等你吗?”李庆安打趣他道。

    “拔焕城的两个胡娘,”荔非元礼有点想不起来了,他疑惑地问道:“是哪两个?”

    “就是我第一天来戍堡时.....”

    “呸!”荔非元礼重重吐了口唾沫,“你小子在损我吗?”

    忽然,他像变成了石雕一样,直勾勾地望着前方,嘴张的老大,眼珠都快暴凸出来了。

    “我的老天啊!天下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李庆安回头,只见远处的侧门涌入一群乐女,怀抱着乐器,她们个个姿容俏丽,罗裙姹紫嫣红,这群乐女向两边分开,她们中间出现了一名身着白裙的少女,她显得是那么于众不同,只见她身材高挑,皮肤晶莹洁白,乌黑的秀发挽了个发髻,露出长长的雪白的脖颈,俨如天鹅般的高贵,又似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女,可惜她脸上覆着一层轻纱,看不清容颜。

    李庆安有些怔住了,这个女子似乎在哪里见过?他的目光落在她身后侍女抱着的琴上。

    “是她,没错,就是她,那天晚上弹出天籁之音的少女。”

    她的背影,腰肢轻轻摆动,柔美窈窕的曲线,李庆安又想起那天晚上的惊鸿一瞥。

    一直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小楼中,李庆安才低声问一名女乐师道:“刚才穿白裙的女子是谁?”

    “听说院主今晚请来了长安三琴中最神秘的琴仙,可能就是她吧!”

    “为什么神秘?”

    这时荔非守瑜和芊娘走了出来,芊娘笑道:“她之所以神秘是没有人知道她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只有上元、中元、和腊日这三个节日她才会出现弹琴,而且最多只弹三曲,今晚她来我们别院弹琴,所以引来了这么多琴客,而且你们运气很好,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果然是绝色佳人。”

    李庆安见他俩十指相扣,便拱手笑道:“祝贺二位了!”

    荔非守瑜脸一红,连忙松开芊娘的手,把李庆安拉到一边道:“芊娘已经答应跟我去安西了,我现在去给她赎身,然后我就带她走,你要和我们一起走吗?”

    李庆安呵呵笑道:“既然来了,我想听听琴仙的弹奏。”

    他又问荔非元礼道:“老荔,你要走还是留下?”

    “我老荔从来都是风雅之人,当然留下!”

    .......

    半个时辰后,腊日乐会拉开了序幕,腊日也就是腊八节,是唐朝的大节,腊日三天加旬休一天,前后朝廷有四连休的假日,这期间的各种文艺活动也丰富多彩,大唐以歌舞盛名,各个舞坊、乐馆也就成了长安文人雅士们的向往之地,更何况长安还有十几万准备参加下月春闱的士子。

    因此梨园别院宾客盈门,来听曲看舞的士子们挤满了池塘两边的走廊,各间雅室也早已被人订满,此时池塘中央的舞台上数十名乐师正演奏清商乐中的《春江花月夜》,琴、瑟、筑、琵琶、笙、箫、笛各种乐器此起彼伏,音色优雅舒缓,更有四名舞女在乐曲的伴奏下翩翩起舞,舞姿细腻,令人心旷神怡,一名歌女轻吐朱唇,缓缓地唱着旋律优美的歌曲。

    ........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

    回廊两边的听众皆听得如此痴如醉,寂静无声。

    李庆安在他那个时代也听过《春江花月夜》,可在唐朝听,却更有一番滋味。

    荔非元礼却听得头痛不已,他想溜走去青楼喝酒,却又怕李庆安说他重色轻友,只得耐着性子听,最后他实在听不下去了,便悄悄问旁边的乐师道:“琴仙什么时候出来?”

    “琴仙是最后压场。”

    乐师笑道:“军爷,红花还须绿叶陪衬,不听听这些普通乐曲,怎么显得出琴仙的水平。”

    “我不管这些,我只问你,下面就是琴仙演奏吗?”

    “下面还有《西凉乐》和《龟兹乐》各两曲,然后是《白雪》、《公莫舞》、《子夜》三曲,最后才是琴仙姑娘独奏。”

    “那还要多久?”荔非元礼苦着脸问道。

    “很快的,最多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他娘的,老子就再忍忍吧!”

    想着琴仙的美貌,荔非元礼决定做一回雅人了。

    ........。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