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花府大宴(一)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花府大宴(一)

    次日一早,长安城便飘荡着一些不同往常的气氛,到处是行色匆匆的宦官和侍卫,他们忙碌地采办着各种物品,从务本坊进进出出。www.lingdiankanshu.com

    长安春明门外的码头上也是彩船云集,船上满载着从各地运来的时令蔬果和山珍海味,装在一辆辆马车上,浩浩荡荡地向长安城内的务本坊驶来。

    各大舞馆乐坊也纷纷关门闭户,他们都接到了太常寺的邀请帖,让他们组织各自有名的舞姬乐女,天一亮赴务本坊集中,与此同时,数十家有名的酒肆也一同歇业,数百名厨师被请去了务本坊。

    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在了务本坊,天刚亮,务本坊内便爆竹齐鸣,鼓乐喧天,一队队宦官侍卫在坊内挨家挨户地分送糕饼糖果。

    “今天是三夫人的寿辰,与大家共喜。”

    这个神秘的三夫人顿时成了长安街头巷尾议论的焦点,有人说她是长安第一富豪王元宝的新妾,但立刻被人反驳,王元宝的新妾过寿,怎么会有宫廷侍卫和宦官出来帮忙。

    随着知情人透露,这个三夫人的真实身份渐渐浮出了水面,她正是贵妃娘娘的三姐,芳名花花,今天圣上特地为她操办寿辰,由圣上亲自操办寿辰,这可是天宝以来的头一遭,据说请帖便发出去了两千张,这个三夫人似乎没有门第之见,七品以上的朝廷职官、各位王子王孙、各大名门世家,各个高官显爵以及长安的豪门巨富,皆在邀请的范围内。

    为此,皇宫内派出了五百名宦官和一千名侍卫为这次寿辰忙碌,从天不亮开始,杨花花府前的大街便禁止通行,整个一条大街变成了停车驻马的场所。

    早在两天前,长安东市的店铺里便生意兴隆,各大府邸都在购置上等绫罗及名贵香粉首饰,就是为了参加这一次难得一遇的名流大聚会。

    但最为壮观的却是送礼的队伍,尽管请柬上写明,寿礼后送,但仍有不少想讨好三夫人的达官贵人依旧赶在寿辰这一天送礼。

    杨花花欣然笑纳,特地开侧门接受贺礼,一时间,送礼的队伍排出去两里长,各种珍玩古董、名人字画,各种绫罗绸缎、金银财宝,大箱小笼,堆积如小山一般。

    整整一个上午,杨花花都在各色寿礼中度过,金银珠宝,各种昂贵的礼物堆积如山,杨花花拿起这样,又放不下那样,一时间她心花怒放。

    她过去家境贫寒,丈夫早死,拖着一个儿子,日子过得十分窘迫,对钱的渴望一直是她的最大梦想,如今,梦想变为现实,今天收到的寿礼至少价值几万贯,还有后续的寿礼送来,最少也会有十几万贯,她二十九岁的这场生日,将彻底改变她的人生。

    “哈!哈!哈!我发财了。”房间里充斥着杨花花开怀大笑之声。

    她拾起一只锦缎包,上面插着一张标签,‘安西中郎将李庆安贺。’

    “这家伙会送什么?”她自言自语地打开了包裹,包裹里竟是一套文房四宝,尽管质地上乘,但还是令杨花花啼笑皆非,这家伙,怎送得如此古怪,不过文房四宝中还有个小盒子,令她心中充满了好奇,这会是什么?

    .........

    从中午时分开始,便有性急的客人赶来了,在杨花花的府邸中无聊地度过一个下午,一直到下午临近傍晚时,才渐渐到了宾客盈门的**,一辆辆马车从长安的四面八方驶来,在京兆府衙役的引导下有序地停靠在大路两边。

    宾客们大多是携带妻女而来,男人们打扮大同小异,身着常服,头戴纱帽,但女人们却步履轻盈、珊珊作响,虽是寒冬,但贵妇们大多穿着露胸长裙,着半臂短襦,只是外面套一件裘氅,她们配环带翠,个个细润如脂,粉光若腻,远远望去,杨花花府前一片浮翠流丹,令人眼花缭乱。

    李庆安是在人最多的时刻赶来,尽管杨花花给他送请帖时再三嘱咐,他不用准备任何寿礼,但过寿送礼是人之常情,他也不想空手而去,中午时便去西市买了几色礼物,无非是上好的文房四宝之类,让店小二拿了自己的帖子连同寿礼一起给杨花花送去。

    “李老弟、李将军!”

    李庆安快到杨花花府门前时,忽然听见后面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杨钊来了,他依旧一瘸一拐,但精神却好了很多,估计是昨晚得到了老婆的谅解。

    “杨兄,你怎么现在才来?”李庆安上前拱手笑道。

    “我早来了,是专门在这里等你。”

    “哦?杨兄有什么要紧事吗?”

    “你随我来!”

    杨钊将李庆安拉到一个角落,低声道:“你几时把那对姐妹还我?”

    杨钊惦念了一夜,那对姐妹他还没有机会品尝呢!就被李庆安带走了。

    杨钊越想越担心,越想越怒,他极力克制着,等待李庆安的答复。

    李庆安一愣,“杨兄怎么不早说,我以为你不要她们了。”

    “怎么,出什么事了?”杨钊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来。

    李庆安懊恼道:“我是没有地方安置她们,所以送她们每人一百两银子,昨晚连夜便派人送她们回幽州老家了。”

    “什么!”

    杨钊顿时火冒三丈,他一把揪住李庆安的脖领道:“你这个混蛋!你竟敢把她们送走,你给我把她们追回来。”

    李庆安推开了杨钊的手,淡淡一笑道:“两个女人而已,杨兄至于为了她们和小弟反目吗?”

    “混帐!你算什么东西,你能和我的两个美人比吗?”

    杨钊激怒之下,几乎失去理智了,他不顾体统地咆哮起来,“你快去!给我把她们追回来,否则,我要你好看!”

    “好吧!我这就派人去追,能不能追回来可就不知道了,杨县令自求多福吧!”

    说完,李庆安推开他,向杨花花的府邸走去。

    “李庆安,你若不把她们还我,我和你没完!”杨钊在身后跳脚大喊大叫。

    .........

    “

    户部杨侍郎贺三夫人寿辰,贺礼白玉圭一双。”

    .....

    “骠骑大将军,范阳节度使安大帅贺三夫人寿辰,贺礼黄金五千两,明珠三百颗。”

    府门前,司仪高声唱名,杨花花是寡妇,家里没有男人,便由内兄杨铦和杨锜两人站在门口接待宾客,另外,杨花花的大姐和二姐也站在内门负责接待女宾。

    “五千两黄金!”门口响起一片惊叹之声,杨铦和杨锜一起迎了上去,对安禄山拱手道:“安大帅亲临,我们有失远迎,惭愧!惭愧!”

    两人的势利又引来一片鄙视的目光,安禄山呵呵笑道:“只是一点心意,不足挂齿。”

    安禄山已经把自己的前途押在杨家之上,他深知升官发财并不一定要立多大的功劳,瞅准机会,讨得圣上欢心有时会更加有用,这次圣上亲自给杨花花做寿,这就意味着圣上才是这次寿宴的主角,这个时候他不下血本,还要等什么时候?

    安禄山又给二杨介绍自己身后的一名身着戎装的将领道:“这位是我手下大将,平卢兵马使史思明,也来贺三夫人寿辰。”

    史思明约四十岁左右,他也是名胡人,原名干,长得身材彪悍,骁勇善战,尤其擅长弓箭,天宝初年他曾进京献俘,在李隆基面前表现了百步穿杨的高超箭术,深得李隆基赞赏,称他为天下第一箭,赐名史思明。

    史思明从小便与安禄山交好,深得他的信任,和蔡希德一起成为安禄山的左膀右臂。

    他是昨天才押解三百名契丹人进京献俘,正好赶上了杨花花的寿辰,杨铦和杨锜见识粗陋,不知史思明何许人,只拱拱手,表示欢迎,史思明微微点了点头。

    “杨使君,不知这次送礼人最多者是谁?”安禄山小声地问道。

    杨锜附在安禄山耳边低声道:“到目前为止是安大帅最多,不过有消息说,庆王也备了厚礼。”

    “庆王?”安禄山一愣,庆王想依附杨家做什么?

    “大帅,庆王来了!”

    只见一辆镶金嵌银的华丽马车缓缓驶来,杨铦和杨锜一起迎了上去,“殿下到来,有失远迎。”

    安禄山却没有进府,闪在一边注视着庆王的马车到来。

    身材肥胖的庆王李琮被扶了下来,他是李隆基的长子,地位尊崇,按理,老二李瑛在开元二十五年被废后,就应该由他这位老大来继承太子之位,而且许多重臣都支持他继承东宫之位,不料,最后却是老三李亨奇兵杀出,夺走了太子之位。

    李琮灰心了,这些年一直沉溺于酒色之中,连李隆基对他也有了一点微词,不过自从韦坚案和杜有邻案爆发后,李琮忽然发现李亨的太子之位其实也并不稳,他心中又燃起了几分希望,说不定他最后还能入主东宫,他开始变了,一洗荒淫之态,不再沉溺于酒色,变得乐善好施,礼贤下士,在朝中也结交了一批重臣,连户部尚书张筠也暗中支持他,这可是唯一能和李林甫抗衡的重臣。

    今天杨花花过寿,在李琮看来,这自然是讨好父皇的一次机会,他老早便透出风声,将出重礼庆贺。

    李琮微微拱手笑道:“呵呵!三夫人过寿,李琮怎敢不来,特送上薄礼一份。”

    司仪接过礼单便高声唱道:“庆王殿下来贺,贺礼上田一万亩,农庄三座,奴五百人。”

    .......

    (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