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花府大宴(四)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花府大宴(四)

    她是一个人坐在榻上,旁边应该是她姐姐的位子,但独孤明月却不在座位上,独孤明珠见李庆安笑着向她点点头,她心中欢喜,悄悄溜了过来,坐在他的旁边。www.lingdiankanshu.com

    “刚才姐姐说你也来了,我还正准备找你呢!没想到你就坐我前面。”

    李庆安倒也喜欢这个小娘,他微微笑道:“你今天怎么没化血晕妆?”

    “我倒是想,但祖父不准,说这种正规场合不准化那种妆。”

    独孤明珠小嘴一撅,“他说要么就别来!”

    李庆安点点头笑道:“其实这样打扮也挺好看,至少我知道你究竟长什么样子。”

    独孤明珠不高兴地拖长了声音,“喂!你说得太夸张了吧!难道你今天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吗?”

    “呵呵!和你开个玩笑,对了,你姐姐呢?”

    “她去自作多情了。”

    独孤明珠红润的小嘴向远处一撅,“你没看见那边吗?”

    李庆安向上首望去,只见约三十步外,五六个少女围着一个年轻英武的男子,正是刚才在木桥边看到的那个少年郎,他逸兴瑞飞,正和少女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什么。

    而独孤明月却不在几名少女之内,她而是坐在一丈外的一张空榻上,若无其事地和另一名少女聊天。

    “那个少年郎是谁?你姐姐好像对他有意思。”

    “原来你也看出来了,哎!”独孤明珠叹了一口气道:“我姐姐喜欢他,可他却不太喜欢我姐姐,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你先告诉我,他是谁?”

    “他啊!他便是当今皇帝的长孙,太子殿下的长子,广平王李俶。”

    “原来是他。”李庆安点了点头,他知道此人就是后来的唐代宗李豫。

    “他不喜欢你姐姐,那他喜欢谁?”李庆安又好奇地问道。

    “谁知道呢?”独孤明珠撇了撇嘴道:“他喜欢谁都没用,老皇帝让他娶谁他就得娶谁,就算娶个母夜叉,那也是他的命。”

    独孤明珠语气中对这个广平王颇为不满,这也难怪,她姐姐在一年前的曲江诗会上喜欢上了这个小王爷,单相思了一年,可这个广平王却似乎不理解姐姐的心思,倒不如嫁给李庆安算了。

    想到这,她又偷偷打量了李庆安一眼,暗暗把他和李俶对比了一番,两人年纪相差不大,李庆安稍年长几岁,但两人的气质却完全不同,李庆安成熟刚硬,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魅力,尤其脸上那条伤疤更使他充满了男子汉的气息,给人一种可以依赖的感觉。

    而李俶温文尔雅,容貌清秀,他知书达理,举手投足间有一种雍容贵气之感,但这些都是他的面具,谁也不知道他真实的一面。

    如果让独孤明珠选择,她宁可让姐姐嫁给李庆安,至少这个人挺有趣,可姐姐又偏偏喜欢文采斐然的广平王。

    独孤明珠叹了口气,她什么都可以让姐姐听她的,唯独在这种事上她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一名宦官快步走到李庆安身边,低声道:“我家夫人请李将军去一趟。”

    “好的!”李庆安站起身,对明珠笑的:“我去去就来。”

    “奇怪了,杨花花找他做什么?”独孤明珠望着李庆安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李庆安从侧门出去,随着宦官穿过几道门,来到一座大房子前,宦官恭恭敬敬禀报道:“夫人,李将军来了。”

    门开了,杨花花娇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她今天是寿星,打扮得格外艳丽,穿一件用艳丽蜀锦裁成的宫裙,身上绕着轻纱,逶迤几丈外,她依然和平常一样,淡扫峨眉,虽没有化妆,但她天生丽质,配上雍荣华丽的服饰,更显得她风姿卓越,有一种神仙玉骨般的楚楚动人。

    “七郎,我以为你今天不来呢!”

    “三姐过寿,我怎能不来?”

    李庆安打量一下杨花花又笑道:“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似九秋之菊,果然是清丽不俗,别有一种美态。”

    “真的吗?你别哄我啊!”

    杨花花被夸得心花怒放,她微微侧身,指着发髻上的一朵翡翠珠花钗媚笑道:“怎么样,好看吗?”

    这翡翠珠花钗就是李庆安送她的生日礼物了,她特地插在发上让李庆安来看。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送的礼物呢!先申明,那一千贯是高翁代我送的,我可没有那么多钱。”

    “我知道的!”

    杨花花嗲声道:“若真是你的钱,我也不会要,只要你人来吃饭,再送我这朵珠花,我就心满意足了。”

    “来!你随我来,我也送你一样东西。”

    杨花花媚然一笑,拉着李庆安便走进房中,感受着杨花花那柔若无骨的玉手,李庆安的心忽然怦怦地跳了起来。

    外屋空空荡荡,摆着几张木榻,杨花花却直接把他来进了里屋。

    ‘吱嘎!’杨花花把门一关,神秘地笑道:“你看看,有喜欢的吗?”

    李庆安的目光被吸引住了,这间房内俨如一个兵器陈列室,墙边竖着几十件兵器,大多做工考究,显然都是出自名家之手。

    “这是半个月前我收拾仓库地下室时偶然发现的,估计是原来太平公主的遗留之物,他们说这是太平公主的珍爱,我倒觉得这些破铜烂铁占地方,准备把它们统统扔掉,不过扔掉又觉得有点可惜,据说它们有的很值钱,我准备把它们卖给圣上,如果你有喜欢的,可尽管拿走。”

    这时,李庆安走到一副弓前,这是一把几乎和他一样高的长弓,通身呈黑色,挂在雪白的墙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神秘的光泽。

    杨花花在身后有些得意地笑了,她知道李庆安会注意这把弓,她特地请名匠重新修葺调试过。

    李庆安摘下这把巨弓,放在手中仔细端量,弓沉甸甸的,弓背通体乌黑油亮,上面画有宫廷射礼的各种仪式,工笔精美,显然是出自名家之手,弓背正中刻有两个白色的篆字,‘射金’。

    李庆安‘扑哧!’笑了出来,这个名字果然很强大。

    李庆安摸出一枚玉抉,套在拇指上,左手握弓背,右手轻轻地拉了一下弦,也是七石弓,但劲力比他的百兽弓更加强大,手感极好,他又换成左手拉弓,左右各放几声空弦,弦声嗡嗡作响,李庆安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把长弓,名字也不错。

    他转身笑道:“三姐,我就要这把弓。”

    “这把弓我会派人送到你住处,七郎,你能欣然接受它,我很高兴。”

    杨花花取出一只皮革弓袋,递给了李庆安,就在李庆安接过弓袋的刹那,杨花花忽然握住了李庆安的手。

    “七郎!”

    她把两手搭在他的肩膊上,用深澈、热情的同时又像探询般的眼光注视着他,她仿佛在看一件珍宝似地仔细地审视着这个年轻英武的军官,在她第一次城外遇见他时,她便心动了。她仿佛回到了自己少女时代,心中有了一种羞涩的快乐,令她心醉神迷,她喜欢眼前这个男人,这一刻,她感觉今天所得到最好的一件珍宝都不能和他相比。

    就在这时,远远传来钟声,这是开宴的时刻到了,杨花花连忙理了理云鬓,给他抛了个媚眼道:“七郎,开宴了,我们得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