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花府大宴(五)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花府大宴(五)

    正厅中的大宴已经开始了,数千人济济一堂,乐曲已经转为龟兹乐,汉族乐器钟、磬、笙、筝、卧箜篌与西域乐器竖箜篌、曲项琵琶混合使用,再加上昭武胡人特有的筚篥、五弦琵琶、贝、铜钹、拍板、大鼓等乐器,由几个乐坊合奏,舞者多达一百八十人,气势豪迈雄浑,舞蹈铿锵有力。www.lingdiankanshu.com

    忽然乐声嘎然停止,变成了单独的鼓舞,鼙鼓声声,节奏紧张而激昂,十八名舞姬从舞者中回旋而出,这是传自昭武九国的拓枝舞,又叫胡旋舞,榴裙飞舞,热烈奔放,手腕、脚踝上的金环相击,清脆悦耳。

    而席中的客人们则兴致高涨,笑语声不断,一队队侍女和宦官托着食盘在酒席间穿梭,将一块块金鼎中烹制的美味肥羊,放进桌上的盘中,一条条从渭河中捕来的鲤鱼被烩成了美味,汁酱四溢,香气扑鼻。

    这次杨花花的寿辰其实是李隆基一手操办,摆设器具大多来自宫中,其侈丽精美,令人瞠目,饮具镶金嵌玉,有垒金嵌玉盏、紫香罗木水晶注碗、白玉双莲杯盘、水晶提壶;席间摆设有花盆、花瓶,有撒马尔罕金瓶、呼罗珊银瓶、也有本土越州青瓷瓶,

    盆、瓶中的花卉名均用象牙牌标出,白玉盘中盛着巴蜀运来的葡萄和南诏进贡的芒果、菠萝以及岭南送来的荔枝,在寒冬腊月尤显珍贵。

    李庆安最满意地是酒,酒盛在水晶提壶中,共有两种,一种是高昌进贡的上等交河葡萄酒,这种酒是用最好的葡萄酿成,只供应皇宫,公卿大臣只由圣上赏赐,市场上根本买不到,这次杨花花过寿,李隆基将大明宫酒窖中一半的葡萄酒都搬来了。

    而另一种酒是来自波斯的三勒浆,顾名思义,是用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三种酒调和而成,是一种低度白酒,这种酒虽少,但在龟兹大酒肆中也喝得到,只是价格昂贵,一杯酒就要三百文钱。

    相比之下,李庆安还是更喜欢交河葡萄酒,葡萄酒注入冰镇的水晶碗中,红得晶莹剔透,仿佛是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机会难得,李庆安一口气已经喝了三碗了,甘甜醇厚,喝得他痛快淋漓。

    “李将军,好酒量啊!来,我再敬你一杯。”

    坐在他旁边的正是御史中丞王珙,王珙也是名门世家,在大唐地位尊崇,唐高宗时,王家长女甚至为大唐皇后,王家盛极一时,为了铲除名门望族对大唐政治的影响,唐高宗毅然废除了王皇后,武则天上位,这就意味着王家开始走向衰落。

    但世家子弟享有最好的教育,在科举取士的大唐,他们占有极大的优势,王珙便是王家的杰出子弟之一,他年约三十五六岁,长得一表人才,尤其他温文儒雅,更显得风度翩翩。

    王珙今天是带着妻女来赴宴,他妻子女儿在另一席就坐,他则和李庆安同席,两人喝了一口酒,王珙眯着眼笑道:“李将军,相国对你很看重啊!你可别让他失望了。”

    王珙是李林甫的心腹,李庆安的事情他也知道,不过他对李林甫为何如此看重李庆安,他也有一点困惑,唯一的解释便是李庆安背景单纯,而且受高力士所器重。

    李庆安已经看见了李林甫,他坐在右首第一席,和高力士同坐一席,此刻李林甫也喝了不少酒,正眉飞色舞地和高力士说着什么。

    李庆安放下水晶碗便低声问道:“王中丞,不知李相国想安排我做什么?”

    王珙沉吟一下,道:“说老实话,我也不太清楚,相国做事从来都是深谋远虑,不是我们这些属下所能猜到,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李将军将执行相国的一项重大策略部署。”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杨花花的笑声,“各位来参加我的寿辰,花花深为感激,喝这一杯酒,表示我的谢意。”

    只见杨花花在十几名侍女的陪同下,过来一一敬酒,她又换了一条赤黄长裙,身着翠绿短襦,肩披红帛,裙摆逶迤足有五丈余长,两名侍女在后面远远牵着。她皓腕戴着十八颗夜明珠串成的珠环,头戴翠羽簪,别着珠花翡翠钗,一支做工精美的凤凰含珠步摇斜斜插在发髻上,一路走来,只见她广袖翩翩、帛巾飘舞、长裙曳动、环佩叮当、幽香袭人。

    杨花花脸上酒意微醺,腮晕潮红,端着一只拇指大的小水晶杯,她走到李庆安和王珙面前,笑吟吟地举杯道:“一个将军,一个儒臣,安排在一席,可谓双壁,来!我敬两位一杯,谢谢两位的赏光。”

    她将酒杯放在朱唇上轻轻一吮,一双妙目注视着李庆安,美眸中眼波流动,更有一种多情地韵味。

    李庆安举碗笑道:“用杯子喝酒不过瘾,我敬三夫人一碗,祝三夫人青春永驻,芳龄无穷。”

    说完,他大口咕嘟咕嘟将碗中葡萄酒一饮而尽,笑道:“三夫人的酒,是庆安从未饮过的甘醇,多谢了!”

    “李将军是豪爽之人,如此,我也要饮尽此杯了。”杨花花轻笑一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激起了一片喝彩声。

    杨花花向李庆安微微一笑,又去下一桌了。

    这时,独孤明珠悄悄来到李庆安身边,低声笑道:“李将军,我们也去玩吧!”

    “去哪里玩?”李庆安笑问道。

    “你看那边在投壶呢!姐姐也去了。”

    独孤明珠指着偏厅,只见偏厅上聚着一百多名年轻的男女,正在玩掷壶游戏,掷壶就是射箭的文戏,在几丈之外放一只高脚金瓶,玩游戏者将箭投入进金瓶则赢,这原是宫中的游戏,渐渐传入民间,由于男女皆宜,所以深受民众欢迎,成为宴会中必玩的游戏,一般设有彩头,根据投入瓶中箭数和距离远近,分为头彩、二彩、三彩等等十几种规则,奖励不一。

    这个游戏李庆安在龟兹常玩,他可是此道的高手,上次在梨园别院他没有什么兴趣,但现在闲来无事,加之又有小美人的殷勤邀请,便站起身便笑道:“走!一起玩去。”

    独孤明珠欢喜异常,一手拎着长裙,一手拉着李庆安的手便向偏厅跑去,唐人风气开放,男女之间牵手是极为正常之事,比如踏歌,便是数百男女牵手歌舞,因此独孤明珠拉着李庆安的手在坐榻之间奔跑,除了几个贵妇嘟囔他俩跑得太快外,并没有人在意他们。

    偏厅上摆着三只金瓶,由三名宦官做裁判,两人分箭记分,一人发彩,彩头或是珠翠首饰,或是金钱,也就是用黄金铸成的开元通宝,再有就是银裸子,大多值一两贯钱,价值不高,主要是用来调节气氛。

    一百多名青年男女排成三队,依次投壶,独孤明月也排在队伍中,她的目光却时不时投向广平王李俶。

    “姐姐,让我插个队好吗?”

    独孤明珠笑嘻嘻地跑到姐姐面前,独孤明月见李庆安跟在妹妹身后走来,知道是妹妹把他拖来的,便向他笑着点点头,又对妹妹道:“插队是不行的,要不姐姐把位子让给你,我重新排去。”

    “那算了吧!我还是自己去排,反正很快的。”明珠拉了李庆安一下,排到最后去了。

    掷壶游戏的距离有三种,一丈、三丈和五丈,每次投五支箭,根据投中数和远近相乘记分,比如一丈三中是三分,三丈三中就是九分,五丈三中就是十五分,距离约远分越高。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喝彩声,广平王李俶是三丈四中,得了十二分,这是今天的最高分了,所有人都大声鼓掌喝彩,许多少女眼中都闪动着异彩,无比钦佩地望着他。

    李俶也十分兴奋,毕竟少年心性,他也忍不住有了一种得意洋洋之感,上前去领了一支玉钗,随手送给了崔涣的女儿崔倚云,独孤明月眼中一阵黯然,转身离开队伍,和妹妹排在一起。

    “明珠,我和你一起投吧!”

    独孤明珠看在眼里,她趁姐姐不注意,附耳对李庆安道:“你要拿出本事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王爷。”

    李庆安笑着点了点头,“好!我来试试看。”

    .........

    注:掷壶游戏是大唐有名的游戏,但本书的规则是老高自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