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天下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花府大宴(六)

正文 第七十三章 花府大宴(六)

    排队很快,不一会儿便轮到了独孤明珠,她的技巧还不错,站在一丈外投壶,五支箭投中了三支,高兴得小娘又蹦又跳,跑去领了一枚金钱,喜得她拿着金钱左看右看。www.lingdiankanshu.com

    轮到独孤明月了,她也是站在一丈外投壶,她扬起雪藕似的皓腕,素手投出锋芒,将箭向金壶投去,姿态柔美飘逸,极为动人。

    李庆安站在她身后,抱着胳臂,欣赏美人的娇姿。

    不过独孤明月的投掷水平却不高,一连投三支都没有进,她不由有些沮丧,又取出第四支箭,这时明珠在旁边紧张地道:“姐姐,看准了投。”

    一支箭从素手中飞出,‘当!’的一声,击中了金壶口左边缘,箭弹了起来,落在地上,周围响起一片惋惜之声,也广平王李俶也注意到她了,独孤明月举起最后一支箭,深深吸了口气,这时,广平王在一旁低声道:“往右边偏一点。”

    “不!再向左边偏一寸。”李庆安纠正她道。

    从常理看,她前几支箭都击在金瓶左边,应该是向右略偏一点,独孤明月犹豫了一下,箭还是向右略略一偏,不料,这一次连金瓶都没有击中,直接落在左边的地上。

    明月有些遗憾,她回头看了一眼李庆安,李庆安却耸了耸肩膀,他的目光何等锐利,早就看出独孤明珠的玉指有个习惯性的小动作,在投掷的刹那,食指会勾一下,正是这个小动作使她的投箭投向相反方向。

    “再来一次!”

    李庆安拾起一支箭递给独孤明月,对宦官笑道:“给她试一下,不算分。”

    宦官笑了笑,举起红旗,

    独孤明月又一次举起了箭,这一次广平王没有吭声了。

    “记住了,向左只偏一寸,其他一切不变。”

    独孤明月咬了一下嘴唇,这一次她听李庆安的话了,花箭向左略略偏了一寸,花箭飞出,‘咚!’的一声,一箭命中壶底,四周一片鼓掌声,独孤明月俏脸晕红。

    “你怎么知道?”

    李庆安微微一笑道:“你投箭的姿势很好看,所以我就看得仔细了,你的指头总喜欢在投出时勾一下,所以就改变方向了。”

    “是吗?我自己都从来没有注意到。”

    独孤明月心情好了起来,她笑道:“那我去排队再投。”

    “姐姐等一下,看看庆安怎么投。”明珠一把拉住了姐姐。

    这时,宦官捧着五支箭走上来笑道:“将军,这应该是你们拿手的游戏了,你准备在几丈外投?”

    李庆安接过箭笑道:“能让我先试一箭吗?”

    “可以!”

    李庆安体会一下手感,便站在三丈线外,随手一箭向金壶投去,‘咚!’的一声,箭划出一道抛物线,精准了投进了壶中,明珠惊讶道:“你真是厉害啊!”

    “这不算什么。”

    李庆安笑了笑,他是安西第一箭,这种投箭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在安西,他便是此道中的顶尖高手了。

    “我开始了!”

    李庆安将五支连珠般地投出,一连串清脆的击瓶声,五支箭全部投入瓶中,周围一片惊叹,这么轻而易举就拿了十五分,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独孤明珠更是高兴得直拍掌,她跑去领到一支最高奖品,价值五十贯的翠羽簪,这奖品当然是归她了。

    “我也再投一次。”

    李俶着实有些不服气,李庆安随手而投,便能五发全中,他从小就玩,却一共只有两次在三丈外五箭全中的记录。

    李俶拾起箭站在三丈外,这时所有人都站在两边,眼中都充满了兴趣,一场游戏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对决。

    李俶稳定一下心绪,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壶口,寻找他曾有过的最佳的感觉,身体慢慢倾斜,举起的箭,手腕微微颤抖着。

    ‘嗖!’地投出去了,箭在瓶边上弹了一下,还是落入了瓶中,随着第一支投中,李俶也慢慢冷静下来,出手更加自然,他也一样五支全中,这时周围响起一片鼓掌声,

    李俶长长地松了口气,斜睨了李庆安一眼,十五分,他也能办到。

    李庆安淡淡一笑,他也接过五支箭,而这一次,他却站到了五丈之外。

    .........

    偏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向金瓶望去,五丈外,李庆安如行云流水般地将五支箭一支不漏地射进了金瓶,在他们印象中,还从来没有人办到过。

    李俶有些沮丧地低下了头,五丈外,他从来没有成功过,独孤明月望着他,又看了看李庆安,她轻轻咬了一下嘴唇,脚下却没有动。

    崔倚云走到李俶身边低声道:“殿下,他是军人,射箭自然是他所长,再说殿下已经很不错了。”

    “不错!射箭自然是军人的天赋。”

    旁边大步走上来一名军官,他看了一眼李庆安,拱手笑道:“在下范阳军史思明,愿和凌山血箭小试一番。”

    ‘史思明!’李庆安眼中一亮,原来眼前这名中年军官便是大名鼎鼎的史思明。

    “史将军,久仰了!”李庆安还一礼笑道:“不知史将军想怎么和我比。”

    史思明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李庆安,他眯眼笑道:“很简单,我们也来掷金壶,不过是在十丈外,二十支箭,看谁投进多为胜,李将军,如何?”

    李庆安一笑,“好!我跟你比了。”

    ........

    安西李庆安要和范阳史思明比试十丈外掷金壶的消息顿时轰动了整个大厅,十丈外掷金壶固然令人感到惊讶,但安西第一箭和天下第一箭比试的噱头才是真正的卖点。

    杨花花顺应众意,立刻将比赛场所搬到了大厅中间,一班乐师舞姬被赶出了大厅,但他们却没有走,而是挤在门口看这场热闹,不仅是他们,两边次厅喝酒的人也闻讯赶来凑热闹,一些非官方发言人也酝酿好了词句,观察着每一个细节,准备明天在长安的各大酒楼中讲述发生在三夫人府中的一场盛况。

    十丈的距离约相当于现在的二十六米,在二十六米外将一支箭投入一只细细的瓶口中,这是何其之难,但对于李庆安和史思明这样的箭术绝顶高手来说,并不是很难,难的是二十支箭要全部投入瓶中,这不仅是箭术的考验,更是一个人毅力和坚韧的巨大考验。

    比试的方法有点类似于今天的射击,竖两只一样的高瓶,两人站在十丈外的横线上,同时掷箭,在规定的时间内投出,投完一箭记分后,再投第二箭,这样,比试就更加刺激,压力更大。

    “安大帅,我们来压一注如何?”高力士微微笑道。

    安禄山欠身笑道:“高翁有兴趣,我当奉陪,我押史思明一千贯。”

    “我也押史将军一千贯。”庆王李琮笑道。

    “那好吧!我就押李庆安两千贯。”

    高力士笑了笑,又回头问李林甫和杨花花道:“你们二位可有兴趣?”

    杨花花娇笑一声道:“哟!我的寿宴变成赌场了,那奴家也来凑个趣,我押李庆安一千贯。”

    “相国呢?”高力士的目光投在了李林甫的身上。

    .......。

    快报:九月一日本书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