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三 有枪
    幽暗的船舱内臭气熏天,此刻又是发生了哄抢,乱作一团,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男子正向最后被抛下的黑影爬去。www.lingdiankanshu.com

    借着微光,李默看清楚了最后被抛下的东西,应该说那不是东西,而是一位衣衫凌乱不整的女子,被海盗抓去,又被衣衫不整的抛下来,足以说明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虽然光线灰暗,又不时被哄乱的人群挡住,可李云飞依然能看到那双无神的眼睛里所蕴含的悲愤和泪光。

    “这就是命,这就是大清国的草民!草命!”李默的心猛地震了一下。

    就在这时,更他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个悄悄挪过去的男子,借着混乱忽然一把按住女人的嘴巴,另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的去解自己的裤子。

    “该死!”李默忍不住了,在这个昏暗散发着是臭味的船舱内,同为大清子民,原本同宗同主,原本该一起携手共度患难的众人,此刻却因为食物和清水大打出手。如果说这是因为饥饿和干渴还可以容忍的话,那么此刻那个正在掀裤子,欲行不轨的男人,却一脚踩到了他的底线!

    “赵龙,给我杀了他!”此刻的李默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年纪,也忘记了病痛后虚弱的身子和酸疼,猛地站了起来,指着角落里正上下其手的男子暴喝起来。

    李国泰膝下仅有一子,加之妻子因为难产而死,所以非常疼爱这个儿子,为了他将来有个好身子骨,从小让他和赵龙一起学武,他八岁时,更是花了大价钱请来了洋人老师来授业。

    在此刻已经完全融合了李大少爷记忆的李默看来,那位洋老师也就是个破落户,但那家伙看在钱的面子上,倒也花费了几分心思,尤其是语言和举止上,再加上李正泰的宠爱,此刻李默暴喝而起,剑指横挑,倒是让年仅十二三岁的小身子骨有了几分气势,连带着众人的哄抢也不由一闭。

    赵龙和其他两位亲兵正在休息,忽然听到少爷暴喝,微微愣神后,连忙顺着指尖看去,这一看,也顿时怒气冲天。

    “王八蛋。”

    随着赵龙等人大骂,很多人看到了角落里的一幕,但这时众人的目标都在水和食物上,更何况这事前几天也发生过,船上的几个女人那个没有被糟蹋过,难道说这个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小家伙烧糊涂了?还以为自己是大少爷?玩锄强扶弱的游戏?

    拜托!命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得住!谁还管这些破事!

    在众人的目光中,只见赵龙大跨几步,将已经被吓得哆哆嗦嗦的男子一把举起,没等对方求饶,一拳打在对方的腹部,顿时将对方打晕过去。

    但这样还不能让赵龙放手,因为少爷说的是“杀了他”,何况小时间见过倭寇**掳掠无恶不作的他对这种事尤其反感,前两天只是碍于少爷重病没法做,此刻既然少爷都发话了,自然没了顾忌,一把将男子高高举起,想给对方来个狠的!

    “住手!”就在这时,一言不发的李福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站了起来,扫过如铁塔般举着男子的赵龙,这才说道:“少爷,人死了会发臭的!”

    李默正发愣为啥一向比李国泰更溺爱他的老管家为何要阻止赵龙,没听到却是这样一句,更是对李福高看了几眼。

    人死了会发臭,如果在陆地上倒也算了,大不了找个地方一仍就是,可这是在海上,杀是杀痛快了,可谁知道还要在这船舱里呆多久,一旦产生了瘟疫,恐怕大家都活不了。

    李默也没想到这位看似不起眼的,瘦瘦弱弱的老家伙反应比自己还快,想了想后才说道:“那就废了他!”

    “好。”

    赵龙不愧随着李国泰打过俄国大毛子,对人的弱点显然极为了解,只见他反手对着男子的脸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让男子醒了过来,也让他遭到了更大的打击,因为赵龙接着的右脚已经狠狠踩在了对方的裤裆里。

    “哦~!”一声惨叫传出,刚刚被打醒的男子没等彻底醒来,下身的剧痛就又让他昏了过去。

    “死不了!”踢开昏死的男子后,赵龙冷冷的扫了眼已经寂静无声的船舱,这才面无表情的坐到了李默说道。

    “老大,行啊,这一脚真他妈爽。”

    “要是在陆上那就更爽了!”

    “可惜,咱哥几个也好久没见着血腥味了!”

    剩下的两位亲兵见到赵龙入座,鼓噪起来,那样子仿佛对李福不让见血还有些不满。

    一旁的李默听得眼角直抽抽,这老爹留给自己的都是什么人啊!先不说赵龙,这剩下的几位,从他们眼睛此刻的兴奋劲看,恐怕都不是啥善茬,加上老李福,反倒显得自己这位李大少爷显得太善良了。

    李默哪知道,自己那位便宜老爹也不是啥好鸟,当年带着大军抗俄时,就在北疆没少惹事,后来只是因为有了他这位宝贝儿子才开始收心养性,要不是他发现水师里有人和他最痛恨的倭寇串通,也根本不愿意惹祸上身。

    “我们已经走到了绝路,要想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大家一起携手。”李默缓缓的扫过已经呆滞的众人,指指地上破碎的水桶和被抢碎的干粮,继续说道:“这船不大,距离靠岸起码还要五天,想必洋人们带的粮食和水也不多,像现在这样,大家都得死!”

    “你怎么知道五天后就能到港?”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角落里传来。

    李默扭头望去,问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一脸络腮胡子格外好认,而他身边,还有二十多人围坐在一起,正是刚才夺取物资的水师中人。

    人性本贪,能在这种生死存亡时刻,还保持冷静控制自己,已经是非常难得。加上李默一直注意对方,尤其是对这些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感到非常奇怪,所以借着说话的机会,仔细打量起来。

    而当他的目光对方的衣服袖口时,却是瞳孔猛地一缩。

    这是一件宽袖圆领的石青色马褂,每边袖口各有三个空心云头图案,而面前这位,袖口的空心云头内居然绣了六个寿字。作为共和国海军人员,恐怕没几个人会不知道那段历史,而李默恰恰仔细研究过北洋水师,自然认得面前的水师军装。

    不过此刻对方的水师装并不让人奇怪,而奇怪的是袖口金线所修的寿字,因为根据记录,为了结合西方军衔的符号,北洋水师内曾独创了一种以云绣口内描寿字而区分军衔的方式。

    舰队司令,袖口的每个空心云头内用金线绣制3个古体的“寿”字,中央为长型,2侧为圆形,每袖3个云头内,共9个古“寿”字。舰长、大副、二副等航海军官的识别符号为长型的古“寿”字,区别在于数量的多少,例如舰长管带为每袖7个古“寿”字,依此类推。

    而此刻面前这位这位大汉居然也有六个寿字,说明他至少为兵舰管带,而这在北洋水师中已经算很高的地位了。这样一位人物,居然出现在了这里,也难怪李默都控制不住自己,张大了嘴巴。

    飞快的从袖口收回目光,一边挂肠搜肚思索着曾经的记忆,可无论怎么努力,李默都记不起北洋内竟然有这样一段历史,终于放弃想法,指了指头顶,淡淡回答:“我会英语,刚才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我叫龙国章,你会英语?他们说什么?”龙国章看了看头顶的甲板,有些吃惊。

    可龙国章话一出口,却轮到李默惊讶了,因为这个看起来粗犷有余,细腻不足的大胡子,用的居然也是英语。

    “会英语?而且还是水师管带级别的人物?难道是革命党?被抓后逃出来的?”念头一闪而过,不过很快就被李默自己掐灭了,现在是1889年,哪有什么革命党!孙文先生现在应该还和自己一样,留着大辫子在香港上学呢,至于有名的《上李傅相书》,此刻估计还没酝酿出来呢。

    “听的不太清楚,不过应该是送我们去挖矿。”李默用上了英语,把刚才听到话重复了一遍。话语有些含糊,不过这也不能怪他,毕竟这年头的英语和他所学的差了很多,尤其是一些俚语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这样一说,龙国章倒是不再怀疑,因为早几天前他就听到了那些洋人的对话,虽然不知道这些洋人要自己这些人干嘛,可也隐约听懂了开矿的意思,更何况刚才他还见到了李默贴着耳朵偷听,所以到没有怀疑。

    两人忽然的一通鸟语,到让周围的人有些莫名其妙,纷乱的人群也渐渐安坐了下来,唯有李福的目光不时扫过李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得对,此刻唯有团结一心,才能活下去。”一份寒暄,龙国章率先点了点头,回头道:“老三,把东西拿出来,按照人头分配!”

    龙国章应该是这群人的头,因为他一说完,身后立即走出一位男子,把刚才抢来的东西放在了中间。

    “张顺,把我们的也拿出来,按照人头平均分配。”看看眼面前的大胡子龙国章,李默心里暗暗佩服,也扭头说道:“凡有不服的,和刚才一样!”

    “好嘞!”

    听到少爷的吩咐,张顺先是呆了一下,扭头去看赵龙,见到赵龙点点头后,这才有些不情愿的把食物和水放到了中间。

    有了龙国章和李默的带头,那些抢到食物和水的人也纷纷拿了出来,交给他们按人头分配。

    眼看众人都拿到了食物和水,虽然少了些,起码一天内不用再发愁,龙国章向李默点了点头,这才慢慢坐了下来。

    “或许该做些什么了!”李默将身子靠在了冰冷的舱壁后,又看到了那位躺在那里,犹如已经死去般的女人,望着那双写满了无助和屈辱的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吃着小巧递上来的干粮,李默快速的扫试了一下四周,最后将目光对准了头顶那个不大的通风口。

    “要是有把枪就好了。”李云飞自言自语道。

    “少爷,我有枪!”

    一句话如同惊雷般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