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四 掌握自己的命

正文 四 掌握自己的命

    “什么!”

    正一边啃着干粮,一边望着气窗想办法的李默下意识的惊叫一声,直到四周所有人的目光都对准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www.lingdiankanshu.com

    不过对于这些眼神,李默倒是无视了,反正有赵龙他们在,即使龙国章这些人过来,他相信也没人能碰到的自己。

    所以不顾目光,便一把将小巧拉到了黑暗中。

    “少爷,你弄痛我了。”黑暗里,也没有外人,所以小巧也没隐瞒自己的声线,甜甜的,糯糯的声音如同天籁般,吹得李大少爷心里一哆嗦。

    “靠,老子可不是啥也不懂得小处男,用得着这么说话嘛!”看着小巧微微撅起的小嘴,李默心里祈祷自己不要有怪大叔念头的同时,却早已将小巧从前那般模样脑海深处调了出来,而这一想,加上女孩特有的小女儿神情。

    虚火上升啊!

    “丫的,病刚好就胡思乱想,你才十二岁!知……”猛鄙视自己的李默忽然眼神一呆,拍了一下脑门,说道:“笨死了,我怎么就忘记了呢,老子才十二岁啊!标准的小正太!”

    原来,李默正对着只能通过一个小孩的气窗犯愁呢,就被小巧吓到了,还处于穿越前意识中的他忘记了自己现在也是个孩子,而且由于长期卧病,所以比一般的十二岁小孩瘦了一大圈,看起来也就**岁的模样,穿过气窗根本没什么问题。而至于气窗上面覆盖的铁条,对他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

    看着不断对着自己身体比划,一副兴高采烈样子的少爷,小巧彻底糊涂了,嘴唇微咬,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摸少爷额头,同时问道:“少爷,你这是……?”

    “嗯?哦,没啥。”看到小巧一副少爷又烧糊涂了,还要用手摸自己额头的样子,李默连忙一摆脸,转移话题:“小巧,你刚才说你有枪?”

    见少爷终于不“犯傻”了,小巧松了口气,忽然扭过身去,悉悉索索的一番摸索后,将一块东西塞入了少爷手中。

    枪!左轮。

    虽然李默更喜欢海军,但不代表他不懂枪械,更何况他曾在美国留学五年,认识了很多专门收藏古董枪械的朋友,所以刚一入手,立即就感觉了出来。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一把左轮手枪也不算小,这小丫头到底是藏在哪里了呢?难不成?李默扫了眼男儿装扮的小巧,邪念顿起!

    虽然很想让这丫头“演示”下如何藏下一把枪的,不过这地点,这时间,也不太适合吧!眼看四周众人的注意力渐渐移开,李默从黑暗中探出半个身子,借着微弱的光芒打量起面前这把手枪。

    柯尔特P1840,名枪啊!点44口径,容弹六发,曾在美国和墨西哥的战争中大放异彩。

    “这是福伯交给我偷偷藏起来的。”整理好衣襟的小巧乖巧的扭过身子,见到少爷直勾勾望着自己,顿时觉得浑身上下都怪怪的,就像是洗澡被人偷窥一样,全身不自在。

    幸好很快少爷的注意力就来到了洋枪上,看着少爷熟练地拨弄几下,又打开弹仓,大为惊讶,刚想询问少爷什么时候学会用枪,但话刚到嘴边,就听少爷问道

    “嗯?怎么没子弹?”

    接过枪,李李默大为兴奋,没想到李福和小巧居然还藏着这么重要的宝贝,学着西部电影里牛仔们的动作,手腕向左一抖,飞快的打开弹仓后,这才发现里面居然没有子弹,顿时蔫了下去。

    没子弹?枪还有什么用?还不如一把匕首让人放心。幸好,小巧很快就回道:“子弹?哦,少爷等等。”说完,一拉自己的衣襟,摸索起来。

    “日,这丫头,少爷我要子弹,你解衣襟干嘛?”随着巧儿解开衣襟露出一片白腻,可怜的李大少心都快跳出来了。

    还好,很快小丫头就从衣襟里掏出个小布包,也打消了李云飞想扒开看个仔细的念头。

    “忍忍,长大了再吃!”看到小丫头重新扣好衣襟,李默慢慢打开布包,随着少女特有的体香弥漫而开,十粒黄橙橙的子弹终于出现在眼前。

    “小巧,少爷,你们这是干嘛!”

    李福虽然看到了李默拉着小巧躲到了角落,却没想到不一会,小巧就把这把好不容易骗过海盗带上船的手枪拿了出来,霎时吓得脸都变色了。要知道这把枪可寄托着他所有的希望,原打算是到了陆地,用这把枪,找个机会带少爷逃走,可没想到小巧居然在这个时候就把它拿出来,这要是被海盗发现了,那不是全完了吗。

    李福连忙转身,用身子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后,刚要从李默手里拿回手枪,却见到少爷右手一抖,刷刷刷,六颗子弹瞬间装完,随后又是轻轻一甩,只听喀嚓一声,枪已上膛。

    “少爷你会用。”这一连串花哨的动作,直让这位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两眼发呆。

    “嗯,老师教过!”让手枪夹在指间飞快的旋转了几下,又抖了个枪花,飞快的玩了一把快速装弹,自觉有几分西部牛仔影子的李默,立即无耻的将所有责任推给了那位洋老师,谁让他是西洋鬼子呢,就为了少爷的大计,多担待些吧。

    “老师教过?”不仅是李福,被吸引过来的赵龙几个都被这阵眼花缭乱的旋转和枪花抖直了眼睛。“我们咋不知道呢?”

    无怪赵龙几人眼睛发直,要知道在大清国,洋枪还是件稀罕玩意,如果有一把的话,谁不是小心翼翼当宝贝似的藏着,哪有这样拿来玩耍的!即使在新军里呆过几年的赵龙,临了也只捞到一把单发手铳,被海盗抓到后,为了少爷的安危,这才让海盗们缴走。

    就这把手铳,就已经让赵龙心疼死了,到底是大少爷啊!洋枪居然是拿来玩的,亏得自己还当宝贝,为了掩护小巧藏枪,还死了一位弟兄。

    “看啥?这几下就花眼了?”李默将枪往要带上一插,倒真有些土匪草头王的模样,见到眼睛发直的众人,呵呵笑道:“没出息,等我干掉了洋人,给你们一人弄一把玩玩。”

    “干掉洋人?少爷你可别胡来!”李福老脸都白了,自家这位少爷原本就是个惹祸的主,这次大难之后心性虽说收敛了很多,但现在有枪在手,要是真闹出个好歹来,如何对得起将军临终托付!

    先一眼将小巧瞪回少爷身后,李福这才说道:“少爷,还是把枪交给老奴吧,等靠岸后我们在……。”

    “不行。”没等说完李默就打断了话语,见到李福吹胡子瞪眼就差要抢夺手枪了,才连忙示意几人坐下来,慢慢说道:“知道这些洋人要把我们送去干吗?”

    “去开矿啊,少爷不是说了吗?”面对李福等人的摇头,躲在身后的小巧忽然插口答道。

    “嗯?你也懂英文?”李默大讶?开矿的事他只和龙国章用英语说过,没想到这丫头也听懂了,看来老爹还真给自己留下了一些好帮手。

    李默的话,反倒是让小巧吃惊了:“少爷怎么忘了?自打斯洛老师来了之后,奴婢一直陪着您,自然会几句洋文。”

    “哦……,一下没想起来。”李默心里有鬼,连忙打岔。

    不过李福他们倒是没怀疑,毕竟少爷自打出了海就一直高烧不退,一下子想不起来也很正常,何况此刻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脱困。

    “不错,是开矿。”李默点点头:“既然是开矿,那肯定地处偏僻,洋人们想必早就拟好了防止我们逃跑的办法,何况人生地不熟的,面对几十条长枪,就靠这个,你们认为有可能逃脱吗?”

    拍拍手枪,见到大家面色渐渐开始凝重,李默继续加了把火:“我们都是大男人,倒是没啥,可要是巧儿被发现了,那怎么办?”

    “少爷…,巧儿不怕,只要……”

    小巧话没说完,就被一只默不作声的赵龙打断了:“少爷放心,大不了拼了条命,赵龙也有把握把您和巧熙带出去。”

    “呸!屁话!拼命,拼命!你有几条命?何况你能打得过这洋枪?”李默虽然相信赵龙的实力,但此刻他们几个都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本钱,眼看赵龙被自己堵得脸色不好,才语重心长说道:“你们几位都是我在这个世上仅剩的亲人了,我不希望你们为了我出事,所以也不敢等到靠岸后再拿命去拼。”

    这几句话,李默说的非常陈恳,加上他想到了前世的父母和妻子,如今天人相隔,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时真情流露,倒也唬住了李福和赵龙等人。

    “少爷放心,小巧死也跟着您。”见少爷如此真心待他们,小丫头第一个伸出双臂,从后面抱住了李默。

    “手感不错!”李默反手安慰的拍了拍小丫头,继续说道:“我的办法是,由我带着枪,穿过那个气窗,然后从外面打开舱门,在想办法夺船。”

    赵龙他们几个也没想到如此看重自己,正所谓危难见真情,加上李默此刻的心情,满目哀伤,顿时让他们劝阻的气势弱了几分。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由您带枪?”少爷这是为了大家,要自己冒险啊!顿时一个个把头摇地跟拨浪鼓似的,尤其是李福,更是直接要少爷交出手枪。

    “丫的,总不能和他们说本少爷前世接受过军事训练,干翻几个海盗犹如砍瓜切菜吧!”李默有些无奈,咋一说自己去,就这么麻烦呢。

    赵龙倒是有些大将之风,没有瞎哄哄,而是冷静的分析起来:“气窗倒是可以走,可那里的铁条有手指粗,根本拧不断,而且上船时我就看了,气窗出去要走十步才到舱门,洋鬼子在舱门边搭了个小屋子做观察哨,日夜有人把守,一旦有动静,肯定会惊动,而且就算打开了舱门,恐怕就靠一只洋枪,也没法抢到船,再说,咱们几个,都不会行船,就算最后成了,又找谁开船呢?”

    李默暗暗点头,不愧是自己老爹的心腹手下,没跟着瞎哄哄,这么快就分析起得失来。

    李福见到赵龙反对,更是连连摇头:“我看还是等靠岸了再想办法。”

    “不如我们大闹一场,把洋人惹来,直接从舱门口杀出去。”另一位亲卫张顺提议道。

    “那更不行了,洋人一来,必定四五条枪,那么窄舱门,又要冲下往上攻,肯定冲不过去!”张顺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同样是亲卫的李强踢了一脚。

    “要不让小巧上去试试!”张顺被踢后,也觉得不妥,于是又说道。

    “还没到让个小丫头出马的份!”李默直接打断了大家的话,说道:“铁条没问题,我有办法,只要出得去,就可以想办法不惊动洋人的情况下打开舱门!至于驾船吗?呵呵,不是有他们嘛!”李默朝着远处的龙国章努努嘴:“他们可是正儿八经的水师出生。”

    “不行,那也不行,万一有个好歹,就算是老奴死了,也没脸去见老爷!”李福还是摇着头,要收走李默的洋枪。

    “不行也得行,这事还就这么定了!谁在阻止,我现在就自尽,一了百了,总比猪狗不如的去挖矿好!”眼看左也不同意,右也不同意,反倒是激起了李默的混蛋脾气,一把拔出枪指着自己的脑袋。

    这一下倒把李福给镇住了,谁也没想到少爷居然来这招,气得手脚发抖,还好赵龙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老管家说道:“少爷要上去也可以,但必须答应赵龙两件事,不然我死也要拦着少爷。”

    “好吧,说。”见到头号大将赵龙终于妥协了,李默点了点头。

    “带小巧一起去。”赵龙看了眼李默身后的小巧,继续说道:“上去后,如果没机会打开舱门,那么少爷就必须立即想办法自己逃走。”

    “好。”李李默点了点头,心想:“上去了,你们又出不来,还不是老子说了算。”

    “第二,枪给小巧带着,如果逃不走,又被发现,那就留下小巧掩护,少爷立即自己下来!”赵龙一咬牙,说出了第二个条件。

    “什么!”

    李默扭头看去,小巧的脸早已白的像层纸一般。

    李默真没想到,冷面人赵龙不仅面冷,而且心冷起来也毫不逊色,枪给了小巧,就意味着自己没了决定权,而且还必须在发现后自己逃跑,留下小丫头断后,要真那么做了,自己这个穿越人士,恐怕就成了全天下男人鄙视的对象!

    “不行,绝对不行!”李默摇着头,而赵龙也没得商量,坚持必须遵守,不然宁愿等靠岸后才拼一把。

    无奈,真无奈。无论是李福,还是提出条件的赵龙,实际上都是在为自己考虑,而小巧说到底只是个丫头,牺牲丫头,总比少爷出事好。

    而且,即使被发现,只要李默回到货仓后,赵龙就有一百个办法弄个替死鬼来应付洋人,因为他也知道,这些洋人宁愿消耗粮食而不杀他们,就说明自己这些人还有价值,那么他们就不会轻易杀光所有人。

    李默咬着牙,气呼呼的盯着赵龙,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给吞了,可惜双方武力值差别太大,加上此刻还要说服他让自己上去,所以除了瞪着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少爷,巧熙愿意断后!”

    当李默和赵龙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躲在背后的小巧忽然从后走了出来,瘦小的身躯忽然一下挡在了少爷面前,小手攥的死死地,说道。

    李默没想到这丫头会站出来,刚想把小巧重新拉回身后,忽然,赵龙猛地跪倒在小巧面前,看着对方说道:“巧熙,别怪你赵大哥心狠,少爷不能出事,决不能!不过你放心,如果,我赵龙发誓,必将屠光这群洋人给你报仇!”

    话刚说完,剩下李强和张顺也同时跪了下来,异口同声道:“我等和赵大哥一样,只要剩下一人,必将屠光所有洋人!”

    看着跪倒在地的三位,又看到俏脸渐渐坚硬的小巧,李默忽然发现,自己真的太不懂这些这人了,想想前世也曾见过不少有情有义的人,可和面前这三位,和站在面前的小巧相比,那些人算个屁!

    为了自己,小巧宁愿屈身断后,为了自己,赵龙他们三人明知不可能是火枪大炮的洋人对手,依然敢发下这种誓言,对于这样的人,自己还能说什么?做什么?

    李默眼眶红红的点了点头:“起来吧,我答应了!”

    既然少爷点了头,又有小巧断后,老管家李福也只得同意了,他知道,即使成不了,只要少爷重新躲回货仓,赵龙他们就有办法藏住少爷不被发现。

    “我先睡会。”看着赵龙拉着小巧教她如何用枪,李默实在是没法看下去了,深深吸了口气,忽然紧靠在舱壁,闭上了眼睛。

    “睡觉?少爷您不是要去……”

    “去你个头啊,这大白天的,上去还不是找死。”李默一脚踢翻满脸惊愕的张顺,没等他回过神来,就指了指角落里那个可怜的女人,说道:“去,把那个女人带过来,我找她有事。”

    “找女人……能有啥事?”张顺更疑惑了:“少爷,这不是地方吧!”

    操,一看就知道这家伙想歪了,恐怕以前这是没少做过,原本就气不顺的李默又踹了几脚:“我是要找她问问上面的情况!”

    “噢噢……”

    误会了……,张顺连连点头,转身去把那个女人抱了过来。

    龙国章一直在注意李默的一举一动,见到他们围在一起嘀嘀咕咕了半天,又是激动,又是指手画脚,没半响居然派了个人来把刚才那个女人抱走了,一时竟忘记了询问。

    “呸!还以为是个爷们,没想到……”

    而龙国章身边的几位却忍不住了,挽袖捏手,唾沫横飞,要不是龙国章还没说话,估计他们早冲上去。

    幸好张顺抱着女人回去后,没有想象的事情发生,只是老老实实的给了些干粮那个女人,还不时的谈论些什么,这才没酿成又一场群架。

    不过龙国章等人也没有放下心来,不时朝李默那边,尤其是赵龙,一看就知道,那家伙绝对是经历过大战,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不然下手不会那么狠准。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光线越来越暗,船的摇摆幅度也越来越大,船舱内不时响起呕吐的声音。

    “起风了!”

    黑暗中,一双眼眸豁然睁开,深深吸了口气。

    “现在起!我的命,只能由我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