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六 杀人
    越接近窗口,那股子熟悉的海腥味就越重,大风沿着头顶呼啸而过,随着头部慢慢探出窗口,李默也终于看清楚了自己重生后的第一条船。www.lingdiankanshu.com

    这一眼,让他明白,自己真的是回到了十九世纪。

    平直的大甲板布局,两座高高耸立的桅杆份外惹眼,除了桅杆外,在舰桥后面,居然还有两个烟囱。

    “丫的,真回来了。”

    对这种风帆加烟囱的布局李默并不陌生,实际十九世纪中叶,蒸汽机开始使用后,这种布局还是非常普遍的。要是在以前,遇上这样一艘老古董,他肯定是要好好欣赏欣赏,可现在却没工夫多看一眼。

    李默大概估计了一下,长约33米,宽8米左右,排水量应该有五六百吨。虽然浪比较大,但风速不算很高,所以此刻两座桅杆依然张满了帆,这样一来,甲板的视线倒是被挡住了不少。而且这个货仓位于船桥后面,这样一来就避开了船桥内的灯光。

    唯一可虑的是不远处一座临时搭建的木屋,从缝隙中透出的灯光来看,里面应该有人驻守。

    李默深深地吸了口气,从开始,他就没真想让小丫头断后,虽然没有了枪,但不代表他没办法,何况这艘船上可不止这一把枪,只要能找到海盗,并抢一把枪,那么他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办法来。转了转头,看看木屋没动静,脚下用力一蹬,一挤

    “嘶……。”

    随着身子钻出气窗,一阵剧痛顿时从左臂上传来,李默连忙看去,只见胳膊被残留的铁条划出了一道长半尺的伤口,皮肉向外翻开卷在一起,血流如注。

    “倒霉。”

    啐了一口后,李默连忙就地一滚,躲到木屋视线的死角里,飞快的撕下一只裤腿,准备绑住伤口。谁料到刚撕下裤管还没动手,就看到一个黑影飞快的窜到了眼前。

    “少爷,啊,少爷你……。”

    “别出声!”一把捂住小丫头的嘴吧,又看看木屋没啥动静,李默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见到少爷出去后,小巧也飞快的钻了出来,可刚出来就发现少爷不见了,正准备四处寻找,没想就摸到了身边一团血迹,吓得连身形都忘记了隐藏,直追到李云飞窝藏的角落里。

    “我没事。”飞快的绑好伤口,李默安慰了一下小巧后,继续说道:“我先去看看,你躲在里别动。”

    “恩。”不愧是心腹丫头,虽然看着伤口依然泪眼兮兮,但也知道这时候不方便多问,忽然将手枪一递:“少爷,你拿着吧。”

    看着手枪,李云飞笑了笑,忽然凑上去亲了一口,低声说道:“放心吧,少爷不会把你留下的!”说完,丢下已经不知所措的小丫头,用标准的匍匐前进方式,爬到了木屋脚下。

    木屋不大,一看就是临时用钉子拼凑起来的,顺着木板缝隙的灯光往里看,就看到一位头发乱糟糟,大胡子比龙国章还长的洋鬼子,正靠在观察窗那一侧的木板上,睡得正香呢,而在他身旁,一支步枪正靠在墙壁上,远处小桌子上,还有一把同样的左轮手枪,一看这家伙居然有一长一短两支枪,这倒是让李默犯难了。

    冲进去,肯定会惊动了对方,就算是能抓住对方,可仅靠小巧和自己两人,恐怕还不能完全控制住对方,除非是直接开枪,可开枪后呢?纷涌而来的海盗足以将自己和小巧撕碎。

    如何才能不惊动其他海盗的情况下,干掉观察哨呢?李默看了看四周,很快发现船帆下方还有一截麻绳,顿时有了主意,连忙向小巧招了招手,又指了指绳子。

    小丫头不愧是心腹,乖巧伶俐,很快明白了少爷的意思,学李默的匍匐前进法,爬了过去捡起帆绳,只不过那姿势,那翘翘的小屁股,实在是。

    “有伤风化!”李大少爷下了结论。

    很快,小丫头就带着绳子爬到了身边,虽然很想趁机对着小屁股摸一把,但大事为重,以后有的是时间。

    李默收回目光,指了指缝隙中的大胡子,做了个勒住脖子的动作。小巧明白过来,将手里的绳子打了个活扣,犹如绞索一般,递给了少爷。

    李默将绳锁从观察窗慢慢伸了进去,随着绳索一点点落下,两人的心都快到嗓子眼了,好在电影中敌人忽然翻个身,或者忽然生个懒腰这种狗屎桥段没出现,所以绳索很快就套在了大胡子脖子上。

    看到绳索套上了对方,小丫头松了口气,示意少爷是不是该动手了,可没想到李默又做了个小绳结,几下套在了那长枪上后,才回过头,将绳子一端递给了自己。

    “拉!”李默朝小巧做了个手势后,猛地一拉绳索。

    猛然间,绳子紧绷收缩,让李默感觉那头仿佛绑上了一只受惊的鳄鱼,一股股大力传来,眼看着就要被挣脱,幸好此刻小巧已经把洋枪给拿到了,见到少爷连身子都趴到了绳子上,连忙冲了过来一起死死拽住。

    片刻之后,绳子那头终于平静下来,李默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不敢大意,直到小巧做了个对方已经死了的手势,这才松开了绳子。

    没有了岗哨,李默大胆了很多,肩膀微微一撞,拉着小巧进入了木屋。

    望着已经死透的大胡子,原本就用尽了力气,又是头次杀人的两人,都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气,来驱散心里恐慌。

    “看来还是心里不过关啊!”为了不让死尸继续吓着小巧,李默将大胡子男翻了个身,这才笑道:“怕吗。”

    “不怕,少爷在,小巧就不怕!”

    望着倔强的小巧,李默笑了笑,将她瘦小的身躯揽入了怀里。

    海风呼啸而过,带走了大胡子临死前的呜咽声,也让李默看到了一丝掌控命运的希望。只不过这到缝隙太小了,还必须把他撕扯的更大才行。

    松开小巧后,李默开始寻找战利品。

    长枪是温切斯特M1866标准型,即使站在1889年来看,也已经落伍了,此时毛瑟1888应该已经开始列装了。短枪是一把柯尔特M1847左轮手枪,是个好东西。除此之外只剩下一柄刺刀,几便士零钞,看来海盗也不是个个腰揣金币的主。

    清点完东西后,将缴获的M1847插在腰间,同时将原来那把还给了小丫头,李默才背起长枪,带着小丫头向舱门方向爬去。

    赵龙说的没错,舱门距离气窗只有十步左右,可惜一把巨大的铁锁挡住了李默的喜悦,虽然他很想试试手枪开锁的谣言是不是正确,可此时枪声一响,靠着他和小巧一长两短,也还是个苦战。

    “拼了!”看了眼远处忽明忽暗的灯光,李云飞咬了咬牙,摸出刺刀,把长枪交给小巧,示意他从窗口递给赵龙他们,也算是缓解一点下面的紧张气氛,而自己则继续往船桥摸去。

    虽然担心少爷,可想到船舱里的福伯等人恐怕已经等急了,小巧只得乖巧的点点头,匍匐着爬向气窗。

    很快,李默就到达了船桥后方,从这里看去,船桥并不大,沿着舷梯而上的舱门虚掩着,可他还是不敢冒险,因为他知道,船桥下面还连居住舱呢,按照这艘船的排水量估计,起码有三十个以上的海盗。

    “如何才能摸进去不被发现呢?”随着船桥越来越近,李默已经可以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心里也越来越急。

    拼了!

    把脑海中所有的战争电影场景重复了几遍,李默还是没找到如何不被发现混入船舱的办法,只得咬咬牙,拔出刺刀向舱门口走了过去。

    “嘿,我说查理斯,该你了,去看看马吉有没有偷懒。”

    “得了吧,还用问吗,马吉一定是睡着了。”

    “那你更该去看看了,要是让那些黄皮猴子跑了,鲁道夫会杀了我们。”

    “放心吧,除非他们会变成臭虫,不然他们钻不出气窗。”

    “这该死的浪,我真该去睡一觉。”

    “四个人。”李默一边听着船舱内的聊天,一边从他们谈话分析着,从话语来说,那个叫鲁道夫的家伙,应该就是船长,而马吉,则是被自己勒死的大胡子。

    突然,船体猛的摇摆一下,没有准备的李默连忙想去抓住扶手,可没想到刀柄触碰在栏杆上,发出了铛的一声脆响声。

    顿时,一股寒流沿着脊椎猛然而上,李默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稳住身子,抓紧刺刀,将自己紧紧地贴在舱壁上。

    “是谁?马吉,是你吗?”脆响惊动了船桥内的四人,不到一会,船桥舱门拉开,走出一位提着煤油灯的男子。

    李默知道,决不能再等了,一个翻身猛地窜到了男子面前,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只见白光一闪,刺刀就已经划破了对方的喉咙。

    一击得手,李默连忙扶住正在倒下的身子,轻轻地将他放倒在地,这才吐了口气。

    不愧是汉军八旗都统的儿子,六岁习武至今,总算是留下了一副好身手,起码刚才发动时,李默还是很担心这副身体拖他的后腿。

    将尸体飞快的拉近黑暗中后,李大少爷学着电影里那样,捏着喉咙含含糊糊喊了声:“快来帮忙,这该死的绳子断了!”

    呼呼而过的海风让声音听得更加模糊,而这正是他需要的结果,一个箭步飞快的爬上了船桥后的高处,从上往下俯视着窄窄的楼梯。

    “胡里奥,怎么了?”

    果然,没几秒中,另外两个男子就出现了,一前一后往舷梯下走来,等到后面那位从自己脚下走过时,李默故技重施,一跃而下的同时,一个回身猛刺,立即将后面的那个家伙喉咙割断,而这时,他左手的已经拔出了手枪,对准了另外一位。

    喉管被割断后喷洒而出的鲜血如泉水般飞溅而出,霎时就将李默全身都淋了个通透,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嗜血的怪物。

    从听到风声,到扭头看见伙伴如同刺穿雉鸡般,查理斯早已吓得面无人色,没等他做出反应,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就已经对准了他,顿时吓得跪倒在地。

    望着身材矮小,一脸稚嫩,却浑身是血的李云飞,查理斯更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个孩子仿佛已经变成了死神,冰冷的海风刺的他浑身直哆嗦。

    “告诉我,货仓的钥匙在哪里!”

    查理斯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他想不通,货仓各个出口的加固都是他一手完成的,怎么可能有人能跑出来?可那条垂在脑后的大辫子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对方的身份。

    “不,一定是魔鬼,他是魔鬼!”望着身材矮小,一脸稚嫩,却浑身是血的李默,查理斯更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前这个孩子仿佛已经变成了死神,冰冷的海风刺的他浑身直哆嗦。大脑一片空白的他听到询问,甚至没想过对方怎么会英语,下意识的指了指船桥:“在里面,就在里面。”

    “谢谢!”

    趁着对方愣神的当口,李默猛地举起手枪,对着查理斯脑后就是一下,和军训时教官说的一样,这家伙果然哼都没哼一声,就昏了过去。

    从第一人到现在,说来话长,实际上才短短几分钟。而就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却有三条生命消失在自己手里,但李默却没有任何后悔,他不能把命运寄放在别人那里,即使老天爷也不行。

    而他也知道,能够这么顺利,绝大部分都要归结于被他抢占了身子的那位,六岁习武,整整六年的苦练,这家伙的身手真的不错,唯一可惜的是年前这场大病,让身体有些亏空,连续的几下之后,已经让他有些气喘吁吁,冷汗混合着呼啸的海风,差点让他拿不住手枪。

    运气总会有一天用完,所以今天这番经历告诉李默,以后无论怎样,都要天天锻炼身子,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今天已经验证了很清楚了。

    “少爷。”

    通知完李福他们的小巧终于摸了过来,见到浑身是血,站都站不稳的少爷,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连忙赶了过来扶住李云飞。

    “别怕,都是他们的血!”李默笑了笑,却不知道此刻自己脸上都是鲜血,这种笑容反而更加让小巧害怕。

    “少爷,你。”看着李默,小巧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少爷似乎变了,变得连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了。

    “好了,别看了,去拿钥匙。”

    面对只剩下一个人的船桥,李默深深吸了口气,带着小巧,就这样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