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八 北洋的人

正文 八 北洋的人

    “少爷,龙先生和陈先生来了。www.lingdiankanshu.com”

    门外,赵龙的声音打破了沉寂,挥挥手示意小丫头先退下后,李默想了想,忽然拔出墙壁上的指挥刀放在桌上,这才说了声:“请进。”

    其实自从清理了所有洋人后,按照龙国章想法,把这些人往海里一丢,在想办法驾船回去,可他没想到,陈平却阻止了他,而且坚持要等到李默醒来在说。

    不得已,龙国章只得耐着性子,将一帮洋鬼子绑在甲板上吹风,好不容易等到早上,见着小巧去拿吃的,这才拽着陈平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一进屋,龙国章首先看到了桌上的指挥刀,阳光顺着舷窗映照在刀身上,格外雪亮。心下不由奇怪,难道这位李少爷喜欢一大早耍刀玩?

    “龙大哥,陈大哥,请坐。”

    李默的话打断了龙国章的思绪,不明就里的他原本想拉着陈平坐下在说,没想到后者却先一步抓起长刀,食指一弹,“叮”,刀身竟发出一声清脆的龙吟。

    “好刀。”

    “是好刀,可惜没派上用处。”李默笑了笑,两眼盯住了陈平,其实昨晚他从龙国章不断和陈平交流中就已经看出,这一行人里真正拿主意的恐怕就是这位了。

    “看来李默少爷是认出我们了!”陈平虎目一亮,握刀的手猛然一紧。

    “知道!也不知道。”李默啃了两口面包。“丫的,这年头的黑面包真难吃。”诅咒了一下面包师后,才继续说道:“知道,是因为我父亲是金州卫汉八旗统领,所以我见过各位身上的水师装。不知道,则是从几位袖口云寿来看,都身居要职,为什么会沦落到这里。”

    “金州卫汉军统领?”陈平皱眉想了想,突然呼吸急促的问道:“难道那位李国泰李大人是你的父亲?”陈平盯着李默,他听说过这位大人的事迹,也知道半月前李国泰自杀的事其实和他也有关系,只是没想到面前这位居然是李国泰的后人,心里不免急切起来。

    丫的?难道这家伙和便宜老爹有仇?看着突然呼吸急促的陈平,李默点了点头,不料他刚点头,那里陈平忽然一揖到底,沉痛的一拍大腿,哭道:“都是陈平误了李大人啊!”

    “嗯?此话怎讲?”李默觉得自己有点像古人了,起码用词也开始文绉绉了。

    随着陈平娓娓道来,李默才知道,原来李国泰所查的销给倭寇的军火,正是陈平所管辖的,而当时他也递了折子给李鸿章,还悄悄通知了金州卫的哨卡,拦截货物。

    可他没想到,拦截的人居然是正巧查岗的李国泰,而且这事还惊动了朝廷,醇亲王为了掩饰贪墨,开始大肆捉拿和他作对的人,而陈平也是那时落网的倒霉鬼之一。

    李默没想到两人间居然还有这么一出,不过既然李国泰已经死了,也没必要在追究什么,何况李国泰上折子揭发北洋内的黑幕本来就是自愿的,所以这事也怪不到陈平身上。

    既然都是沦落人,一番交流后,李默也渐渐知道了龙国章和陈平的来历。

    原来,龙国章原是福州水师的人,可不想被李鸿章一纸调令随同福州水师里部分将领都拉到了北洋,可他天性不懂逢迎,在水师里备受挤压,虽然最终也算是当了管带,可一想到那艘连海都不能出的小破舢板,他起就不打一处来。你可以骂他,可以打他,甚至可以把他一脚踢回老家,可用这种方式羞辱人,绝不是他龙国章可以接受的。

    于是他一怒之下,便将负责安排各船事物的一位京城来的八旗子弟痛打一顿,没想到那小子实在是不经打,没几下便断了双腿,而龙国章也落得个看管待审的下场。

    至于陈平,则更不简单,祖籍广东,与龙国章乃是老乡,当年他随祖父远渡重洋去往英国,年纪轻轻便进入了英国皇家海军学院,在英国时认识了当时同样留学的方伯谦等人,而后见到“扬威”、“超勇”回国,方伯谦等人也一个个成了管带,便决定报效祖国,可谁想到加入广州水师没多久,便遇上了中法战争,水师大败,自己还落得个被革职查看的下场,虽然后来在方伯谦的帮助下,花了银子来到了北洋军中,可几经周折,不仅没有成为管带,而且因为名字,连船都没让上,只分配了个文案,负责陆勤杂务。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龙国章和陈平两人的雄心倒也淡了,脾气相投便结拜了兄弟,原想在混几年回福州算了,可谁料去年太后修园子,抽调3000万两白银,致使北洋上下经费一下子紧张起来,紧接陈平又发现,总揽海军事务衙门的醇亲王不仅私扣军费,更实在炮弹上做文章,这下激怒了陈平,立刻告知了李鸿章,而且还悄悄通知金州卫所,希望能将这批军火拦下来。

    可醇亲王那是什么人?那正式北洋水师身上的头号吸血鬼,至比紫禁城里的那位老佛爷更毒上三分,最关键的是,他还是光绪的亲爹,统领着水师总理衙门,直接掐住了李鸿章脖子,于是一番交锋后,和李国泰一样,成了政治的牺牲品,落得个“处流放”下场。

    幸好龙国章和陈平两人在水师里人缘不错,加上同他们一样的人也不少,于是两人便伙同了二十多人,夺了一艘小船逃了出来,可哪想刚出海就遇上了鲁道夫一伙四处抓人,缺少武器,又是各个身强力壮,上海的苦力人选,所以鲁道夫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又是醇亲王!”

    李默听完,也不禁感叹命运尽是如此巧合,那位爱新觉罗的后人,似乎总和他李默过不去,害得他享受不到大少爷的生活,还差点沦为猪狗不如的矿工。不过他恐怕没想到,北洋内居然还藏着这样一位大家伙,不仅是英国海军高材生,而且还参加过中法海战,只可惜,如今诺大的北洋新军,都快成了权力的斗兽场了,即使再有才能?以那位的眼光,有怎会放在眼中?!

    而陈平也是倒霉,古人一向迷信,因为“陈”和“沉”乃是同音,所以陈姓将领不得下海的规矩由来已久,即便是现代海军,这种无意识的潜规则也不是没有过。

    不过叹息之后,李默也知道自己是遇到宝贝了,先不说龙国章和其他人,单单是这位参加过中法海战的英国海军学院毕业生,就足以让他垂涎三分了!

    看来那位醇亲王还真是送了件宝贝给自己,可问题是怎么才能将他们揽到手里呢?

    李默正想着,是不是发挥自己的王八之气,然后一网打尽?

    幸好他的王八之气还没发出,陈平就开口了:“不知道李默少爷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目光扫过龙国章和陈平。李默分明看到了对方眼中那种无奈和对未来的迷茫,曾几何时梦想着驾船纵横四海的两人,此刻居然如同走到了末路的枭雄,来问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以后怎么办,足以说明两人此刻的心境了。

    其实陈平和龙国章也没有办法,说到底俩个人都是罪犯,就算回到福州,恐怕还会罪及家人,除非潜逃南洋,可想想此刻南洋华人的遭遇,也足以让两人犹豫不决。

    当然,陈平还有一条路,但想到自己祖父散尽家财,才让自己以派遣生的名义进入大英帝国海军学院,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外派生,和方伯谦等人无法同日而语,也没办法前往英国海军实习,所以对他来说,还不如去南洋闯闯更自在。

    “很简单,两条路。”既然话都说开了,李默也不再绕圈子,直截了当道:“第一条路,护送我们到目的地后,船归两位,天下之大,想必以两位大哥的本事,没有去不得的地方。”

    “那第二条路呢?”陈平皱起眉头追问。

    “跟着我,和赵龙他们一样,虽不敢保证两位今后大富大贵,但却可以保证,五年之内,两位都可以指挥真正的铁甲舰,纵横四海!”

    李默豁然而起,这番话说的掷地有声,他知道这世界根本没啥王八之气,唯有利益结合才是王道,而要让两人死心塌地的跟随自己,就必须为所有人画一个天大的馅饼,至于能不能做到。“那个还是再说吧……。”心里没底的李默自知此刻绝不能弱了士气,目光锐利的盯着陈平和龙国章两人,等着看他们的反应。

    “五年?铁甲舰?呵呵,李默少爷莫不是说笑吧。”

    别说铁甲舰,就算能有艘炮船,恐怕龙国章和陈平都会立即答应,想当初他们不就是为了一展抱负才来到北洋新军嘛!可联想到目前众人的处境,这番话听来却是说不出的荒谬。

    “五年,不长不短,两位大哥何不试试呢?”李默不甘心就这样放走两人,但他也知道自己此刻没啥吸引人的筹码,所以硬着头皮说道:“若是五年内我无法办到,两位可以带人离开!”

    “五年……。”龙国章喃喃念叨,扭头看了看陈平,两人对视一眼后,陈平毅然决断:“好,五年为限!”说完,立刻伸出了大手。

    “相信我,李默绝不会让两位失望!”

    两大一小三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三人互看一眼,同时大笑起来。

    “那我们现在该去哪里?”随着气氛豁然开朗,龙国章立刻问道。

    李默嘴角向上一弯,狡黠一笑:“那就应该去问问那位鲁道夫船长了!”